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超维术士 牧狐

第2872节 初生者终将成王

    看着这扇缓缓打开的隐藏大门,安格尔眼里忍不住露出了惊疑之色。

    要知道,他进入这个树屋第一时间就通过精神力检查了周围的布置,没有任何的超凡痕迹。

    更加没有什么机关或者魔纹的存在。

    但现在摆在他面前的,无论是把自己当成灯的自发光小鸟,还是这扇不知通向何方的隐藏大门,无不说明这里并不如表面看到的那般普通。

    可他为何之前完全探察不出来这里有蹊跷?

    “你无须惊讶,智者第一次来的时候,也没有发现这里的机关。”拉普拉斯轻声道:“如果我没有掌控这片空间,让我来找,我也不会知道机关在何处。”

    安格尔迟疑了片刻:“连你们都没有发现,难道说……这个机关其实是移动?”

    拉普拉斯愣了一下,用饶有兴趣的眼神看向安格尔:“你是怎么猜到机关是移动的?”

    安格尔:“此前找不到机关痕迹,要么是实力不济没有发现机关,要么就是机关原本就不在这儿。”

    “既然连智者主宰第一次来时,都没有发现机关,那么答案就只剩下后者了。”

    这的确是安格尔的推理逻辑,不过,他能第一时间想到这些,却是因为不久前,去斯诺克基地时,他就遇到过移动的机关。如果不是他接管了基地实验室的魔能阵,说不定就困在那里了。

    才刚刚吃了一堑,安格尔再怎么不长智,也不至于刚翻篇就忘记。

    拉普拉斯露出了悟之色:“在才思敏捷上,你和智者很像。智者也第一时间判断出来了机关是移动的。”

    夸赞了一句后,拉普拉斯道:“你说的没错,机关本身是移动的。这里的机关藏在大树的树根之内,只有当鸟之灯亮起时,大树才会将机关从难以发觉的根部,提升到鸟之灯所在的位置。”

    拉普拉斯一边说,一边走向隐藏大门:“虽然情况是这样,但大树是如何做到这种机制的,目前我依旧不明朗。根据我和智者的共同猜测,最后一致认为,或许是大树在现实中有灵智。”

    “映照空间可以带进能量、带进未开智的事物,但开智的生灵,除非主动将对方拉进来,否则是无法映照的。”

    “而这片镜面记忆被我发现的时候,已经是在空镜之海漂浮了一段时间。已经没办法直接通过镜面记忆,将镜面对应之地的生灵拉入空间。”

    拉普拉斯说到这,用遗憾的语气慨叹道:“如果大树真的有灵智,只要能将它拉进映照空间,说不定就能知道这里的秘密了。”

    拉普拉斯此时在感慨遗憾,可如果真出现了能拉生物进入映照空间的情况,其实就等于将现实生物拉入镜域。

    这可不像安格尔的梦之旷野,只是睡梦神游,而是实打实的将一个生物从另一个世界,暴力的拉入镜域。

    这可是需要强大的实力作为底蕴的。

    而且,拉普拉斯“客场”作战,要将“主场”的生灵拉入镜域,本身在实力对比上,也还要自减三分。

    特殊之地的特殊生灵,实力强不强安格尔不知道,但真要拼起来,不一定真的能被拉普拉斯带回镜域。

    拉普拉斯:“不过,纵然大树的灵智没有被拉入映照空间,但这里还是遵照着一些特有规则。只要鸟之灯亮起,机关就会打开。”

    简单来说,就是没有灵智去控管机关的移动也无妨,有“肌肉记忆”在,只要机制正确,就能让机关持续的运行。

    ……

    安格尔跟着拉普拉斯走入了隐藏大门。

    门后是一个向上的盘旋阶梯。

    拉普拉斯走在前面,边走边道:“你刚才应该看到了,外面其实有不少的树洞。这些树洞内部,大概都和刚才我们看到的房间布置差不多。”

    “绝大多数树洞,都是有机关的。可以连接到一个大厅。”

    “就是这。”

    拉普拉斯停下脚步,目光望向前方。安格尔顺着拉普拉斯的视线看去,只见盘旋阶梯已经到了头,他们的正前方,是一条约莫五、六米的小道,小道的尽头则是一个宽敞的大厅。

    大厅里现在还很黑暗,看不清具体情况,但是,安格尔猜测,所谓的“壁画”应该就在这个大厅里。

    “这样的大厅,在树干内部,一共有五个。大小的差不多,内部摆设也差不多,唯一的差别是,内部的壁画不一样。”

    安格尔:“也就是说,加上树顶的壁画,一共有六幅壁画?”

    拉普拉斯点点头:“是的。所以别看外面的树洞多,但其实都连接着这五个大厅,壁画也只有六幅。”

    这倒是挺好,至少看壁画不需要到处跑,也不需要花太多的时间。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样的安排,应该是有某种涵义的。

    安格尔将这个想法提了出来,拉普拉斯也赞同道:“智者也说过类似的话,他的猜测是,这棵大树上或许生活着某个族群,这个族群拥有共同的信仰,而从自家树洞连接到的大厅,则是他们共信仰的祭祀之地。”

    “当然,也有可能这些大厅分属不同的功能,祭祀、交易、交流甚至联谊都有可能。”

    总得来说,就是五个大厅是这个生活在大树上族群的公共场所。

    但具体作用,目前并不知道。

    带着思索,安格尔和拉普拉斯走进了第一个大厅。

    走进去后,拉普拉斯轻轻一招手,顺着之前他们来的阶梯,不断有乘着米黄色之风的小鸟飞进来,一进来就立刻跳进墙壁两旁的贝壳灯栅格里,化身鸟之灯。

    数目众多的鸟之灯共同亮起,将这个大厅照的明亮无比。

    随着灯光的亮起,安格尔也看到了所谓的“壁画”。

    和安格尔想象中的壁画不一样,这里的壁画,只在一面墙上。而且,壁画还有一个精美的木质画框,看上去就像是普通的欣赏画。

    只是这幅欣赏画很大,几乎占据了墙面的四分之三。

    至于画上的内容嘛……一如既往的抽象与看不懂。

    不过,有一点是值得关注的,壁画依旧是镂雕的,这就导致画面本身是有起伏。和树顶的壁画很相似,都能产生明显的光影。

    但树顶的光影,靠的是天上的光源。但这里的壁画,光影却是来自于大厅墙壁上密布的鸟之灯。

    拉普拉斯一直在注意着安格尔的目光,见他的目光从镂雕上,转移到了墙面的鸟之灯,好奇问道:“还是光影?”

    安格尔:“不知道,要先试试。”

    拉普拉斯:“怎么试?”

    安格尔思索了片刻,通过幻象,模拟出了壁画。同时,在壁画的四周分布了十二盏灯,这也对应了大厅里的十二盏鸟之灯。

    安格尔开始尝试熄灭部分灯,来对光影进行一个甄别。

    随着一盏盏灯的熄灭,安格尔发现这十二盏灯,按照布局,恰好在壁画的四个方向,每一个方向有三盏灯。且这三盏灯的明灭,只影响壁画的四分之一。

    这就让光影的探寻变得简单了起来。

    安格尔开始尝试不同的组合,最后呈现出了一个最有规律的光影变化。

    当安格尔将“时间”加速,幻象里的光影出现了极快的变化,这让抽象的线条,变得有了“故事”。

    而拉普拉斯看到这一幕,眼里也不禁闪过惊讶:“这是……王座?”

    乍一看,光影呈现出来的的确是一个王座的模样。

    而且,这个王座比之前的“襁褓”要更加的明显,几乎是一眼就能认出来的地步。

    不过,王座的扶手位置有一个明显的外突型阴影轮廓,而且,阴影的呈现度要更加深,不像是王座本身的阴影。

    “……这应该是王座上坐着一个人?”安格尔迟疑了一会,猜测道。

    拉普拉斯仔细的端详了片刻,也赞同的点点头:“好像还真是……不过,这有什么寓意呢?”

    安格尔联想起树顶的那处壁画,如果那个壁画最终确认的确是“襁褓”,那能不能解读成

    “初生者终将成王?”

    听到安格尔的话,拉普拉斯思索道:“你的意思是,襁褓里的婴儿慢慢长大,最终成为了王。”

    安格尔点点头。

    拉普拉斯:“这个逻辑倒也说得通,据我了解,壁画中也经常出现类似的传奇成长的故事。不过,具体是不是这样,还得看看其他几张壁画。”

    如果说最顶部的壁画,和最下层的这个壁画,就是壁画里描述故事的开头与结尾。

    那么,其他的壁画,应该都是“成长的过程”才对。

    “我可以通过幻象模拟其他地方的壁画,还是说,你打算亲自去看看?”拉普拉斯现在已经能够确认,壁画的谜题可能真的与光影有关。既然安格尔已经破解了这个谜题,那其实也没必要特意去看,她完全可以模拟出壁画。

    安格尔:“反正都要再回树顶,亲眼看看也浪费不了多少时间。”

    拉普拉斯点点头:“那我们走。”

    他们没有原路返回,而是拉普拉斯不知在哪又鼓捣出一个隐藏的门,沿着阶梯一路上行,不一会就从一个树洞里钻了出来。

    拉普拉斯在仔细的甄别了一下后,又带着安格尔去往了另一个稍高位置的树洞。

    和刚才的情况一样,有鸟之灯开路,隐藏之门被打开,众人来到了这棵大树里的第二座大厅。

    这里的布置和第一座大厅几乎没有差别,唯一不一样的地方,在于鸟之灯的位置。

    “鸟之灯的位置有差别,我之前也注意到了,但我从来没有往光影变幻这方面去联想。”拉普拉斯看着鸟之灯,语气带着些沮丧。

    安格尔没有接话,因为按照他的想法,这点光影变化智者主宰应该能看出来,他没有告诉拉普拉斯,或许有他的意图与想法。

    他现在将答案告诉了拉普拉斯,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反倒打破了智者主宰维持的局面。

    这是好是坏,安格尔也不明晰。

    安格尔现在想的是,就当他什么都不知道吧,纯粹来破解谜题的……

    安格尔埋头默默的整理着幻象,对鸟之灯进行排列,试图寻找一个最佳的光影逻辑。

    因为已经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安格尔解析起来得心应手。

    不一会儿,一个由快速变化的时间与光影所组成的画面,呈现在了幻象里。

    这个画面如果单独来看,可能依旧有些看不懂。但如果联想到之前的王座,这个画面倒是清晰了不少。

    一个走向王座的“人”。

    是不是“人”,无法肯定,只能说有一个人的轮廓。不过,看上去这个“人”很臃肿,似乎穿着铠甲,他手上还拿着一根似长枪的武器。

    “看来你说的没错……初生者终将成王。”拉普拉斯看着这幅画面,低声道。

    接下来,他们继续向前,很快就来到了第三座大厅。

    和之前一样,安格尔还是准备默默的用光影来解题。

    不过,就在这时,拉普拉斯突然露出了迟疑之色,在思量片刻后,对安格尔道:“我这边已经有了一些初步的消息,关于你所提到的做梦问题,你现在要听吗?”

    “还是说,等我的时身彻底调查完,再一并告诉你?”

    安格尔表情顿了一下,按照他的想法,拉普拉斯要调查镜中生物做梦的情况,可能需要好几天,甚至几个月。

    没想到,才不到半小时,拉普拉斯就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消息了。

    这速度,比他想象的要快很多。

    安格尔思索了片刻,对拉普拉斯点点头:“现在吧。”

    既然拉普拉斯现在提出来,想来是有一些发现。而且,这个发现绝对不寻常,否则她也不会这么急着开口。

    果不其然,拉普拉斯在沉吟了片刻后,对安格尔道:“路易吉最先去的地方是牙仙乐园。那是镜域里的一处特殊空间,不大,但胜在稳固,且里面生活的都是体型很小的牙仙。他以前偶尔会在牙仙乐园里吟唱诗歌,也因此,牙仙乐园的小牙仙对路易吉都很有好感,路易吉的一些问话,它们也乐意回答。”

    “根据路易吉询问的消息,在近千年里诞生的牙仙,有睡过觉,但没有一个说自己做过梦。”

    “如今,路易吉在一个小牙仙的介绍下,准备去牙仙堡看看。牙仙堡里有生活了数千年的老牙仙,还有牙仙女王,或许它们会给出不同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