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王国血脉 无主之剑

第513章 一个小忙

    显然,身为星湖公爵的亲卫队长,马略斯并不乐见泰尔斯乔迁新居的第一天就开门迎客。

    但在无数官僚、仆役、守卫的旁观,第二王子的一力坚持,以及卡拉比扬少爷或多或少的出身压力下,科恩还是被礼貌地请进了刚刚整理好的待客厅当然,在那之前,公爵的亲卫队长,守望人马略斯勋爵不忘提醒他的主子:

    对方是卡拉比扬家族的继承人。

    而今天是王子归来王都的第一天。

    这必然意味着什么。

    听着这样的提醒,泰尔斯只能麻木地微笑。

    然后一如既往地绷紧神经。

    去面对待客厅里的……

    “我就知道,我告诉他们王子的记性不会差,而他肯定记得我,他肯定不会忘记并肩作战的……果然……”

    “我这几年都有给殿下您写信,但不知道为什么,您总是没回我……直到有一回我碰见了回乡的卡索小子,他告诉我陨星者截留了写给您的大部分信件,可恶啊……”

    泰尔斯坐在主位上,看着喋喋不休的科恩,扫视似曾相识的待客厅,努力压下心中的感慨。

    当年,自己就是在这里……

    科恩话语一顿,他看着出神的泰尔斯,举起手掌从自己的肚子量到胸口,惊异道:

    “诶,您长高了?”

    长高了。

    泰尔斯看着自己所坐的椅子,想起六年前。

    也许吧。

    那时,自己坐在这里的时候,脚还碰不到地呢。

    泰尔斯沉默了很久。

    久得科恩有些不知所措,下意识地在椅子上坐正身体。

    “是的。”

    泰尔斯终于出声,笑容淡淡,意味深长:

    “我长高了。”

    可科恩却收敛了笑容。

    他看向敞开的厅门。

    那里,马略斯正抱臂站在门口,笑意盈盈地打量两位下属,还时不时用余光瞥着厅内的会面。

    警戒官小心翼翼:

    “我是不是……来的时间不对?”

    泰尔斯转过目光。

    科恩挠着头:

    “他们看上去不怎么高兴,尤其是领头的,喏,就是那个一脸假笑的……”

    敞开的门外,一个女仆正要为公爵和客人端来茶点,却被马略斯微笑着举手拦下,苦着脸的多伊尔和僵硬如故的哥洛佛齐齐上前,开始检查。

    不怎么“高兴”。

    当然。

    泰尔斯淡淡地想。

    虽然陪伴的时日不长,但从他走出议事厅的那一刻起……

    显然,哪怕是科恩,也感觉到了什么。

    想到这里,想起马略斯的话,泰尔斯强迫着自己堆起笑容:

    “那是马略斯。”

    “托蒙德·马略斯。”

    “王室卫队的守望人。”

    “原来如此,”科恩一脸恍然,肃然起敬:

    “是大名鼎鼎的马略斯啊。”

    马略斯

    嗯,这名字听着确实有点耳熟……

    科恩死命纠结着记忆。

    在哪儿听到过来着?

    泰尔斯调整好情绪,笑道:

    “别在意,他只是比较严格,毕竟这是我第一天回来,而马略斯是是我的亲卫队长。”

    科恩很快把那个想不起来的姓氏抛到脑后。

    “亲卫队长,哇喔,殿下,”科恩一脸惊喜,来回打量着待客厅的布置:

    “比起北地升级了不少,是吧。”

    警戒官兴奋又好奇地四处张望:

    “闵迪思厅,我只在很小的时候被老头子带着来过一次……他说这是个好地方,意义非凡。”

    科恩欣喜地拍了拍他的椅子:

    “说不定我这个座位上,就坐过好多大人物。”

    “是啊,六年前,”泰尔斯不无怀念地道:

    “黑先知就坐过你那把椅子。”

    正兴高采烈的科恩生生一顿。

    泰尔斯微微一笑,想起当年那场紧张激烈的会面。

    不知道现在,六年后的自己再次面对莫拉特·汉森的时候,会是什么反应呢?

    王子不知不觉中捏紧拳头。

    六年前的黑先知,在他的印象里显得神秘而可怕,令人毛骨悚然。

    但是六年后,他知道了,对方也并非那么可怕,不是么?

    至少……黑先知也被人打折过腿呢。

    眼前,科恩平行移动,不动声色地换了一个座位: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但老头子带我来的那次……”

    “他被王储召去了,我突然尿急,可带我的仆人不见了,然后找不到地儿的我,突然在走廊上发现了一个花瓶……”

    “咳咳!”

    大声咳嗽着的多伊尔端着茶点走上来,刚好打断了科恩毫无自觉的叙述。

    “科恩,”多伊尔语气正常,却在泰尔斯看不到的角度狠狠地剜了客人一眼:

    “这是殿下的行宫,而多亏了殿下的慷慨,你才能第一个访问这里。”

    “注意仪态。”

    科恩哼了一声,毫不在意,一副“我跟王子很熟”的样子,一边目送着多伊尔离去,一边示威也似地端起茶杯一口闷掉。

    下一秒,警戒官脸色一变,又狠狠一口喷回茶杯。

    “啊,哇,啊……荡,荡,荡死勒……搭,搭故意额……”

    科恩伸出被烫到的舌头,狼狈地扇着风。

    泰尔斯讶异地看着科恩和多伊尔的互动,端起自己的茶杯试了试。

    嗯,温度刚刚好。

    在科恩不忿的目光中,泰尔斯咳嗽一声打破尴尬:

    “所以,你认识多伊尔很久了?”

    “哈,哈……该死……多,多……噢,你是说D.D!”

    科恩好容易把舌头捋顺了:

    “他是我那个……嗯,那个……”

    科恩的语气有些不确定:“某个叔祖父的连襟的孙子?”

    “嗯,大概吧。”

    叔祖父的连襟的孙子。

    真亏他记得住。

    泰尔斯看着科恩的亮金色头发,又看看多伊尔的暗金色头发,突然发现自己的心情好了一些。

    至少,从复兴宫里带出来的那股压抑,已经不再如黑云压顶,令人难以喘气。

    “但你最好少跟他一块玩儿,殿下,”科恩脸色一变,凑到泰尔斯跟前,对着多伊尔的背影小声嘀咕:“那家伙是个……”

    “花花公子哥儿。”

    好吧。

    泰尔斯脸色古怪,却不知不觉地翘起嘴角。

    就打小报告这一点来看……

    你们果然是亲戚呢。

    “所以……卡索家的小子在哪?那个用单刃剑的?”

    科恩没有在意这个小插曲,他直起腰,寻找着印象中的身影:

    “还有那个很会搞阴谋的抽烟大叔?”

    科恩挠着下巴回忆道:

    “包括那个会扇风的哑巴……”

    科恩顿了一下,狐疑地道:“等等,哑巴不在,对吧?”

    怀亚·卡索。

    普提莱·尼曼。

    米迪拉·罗尔夫。

    泰尔斯略略出神。

    “他们还在北地处理我的遗留事务,但很快就会回来。”

    王子很快回过神来,回答得天衣无缝。

    科恩松了一口气,警惕地摸了摸自己的喉咙。

    嗯,那个哑巴,还是别遇到他比较好。

    看着科恩的表情,再看看陌生又熟悉的环境,泰尔斯却发现,自己越发想念曾经的旧人们了。

    “难以想象,殿下!”

    仅仅几秒后,科恩就重新恢复了活力,兴奋十足:

    “六年前,我们还在北方,在一起打打杀杀……”

    警戒官对王子的热情让后者有些难以招架:

    “可是……再看看这地方,殿下,你现在是公爵了!星湖公爵!”

    科恩深吸一口气,面上一喜,似乎想起了什么吐气扬眉的事儿:

    “就连我家老头子都要向你行礼了诶!”

    然而你没有行礼。

    泰尔斯无奈地搓了搓额头。

    “所以,为什么是闵迪思厅?”

    科恩兴致不减地拍拍椅子:

    “你还未成年……为什么不是复兴宫?”

    泰尔斯正想回答,却欲言又止。

    他瞥了一眼门外的王室卫队们。

    “我……身体差,比较怕冷,”泰尔斯想起那位出宫养病的‘雾王’的故事,展颜笑道:

    “我父亲就让我住到这儿了。”

    泰尔斯有些心堵。

    他突然发现,跟六年前比起来……

    他已经无法那样毫无芥蒂,毫无保留地对待朋友了。

    “怕冷?”

    科恩惊奇地看着他:

    “但你在北方待了六年诶!”

    泰尔文勉强笑笑: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把我送回来了。”

    “避免我受冻病死在北地。”

    科恩愣住了。

    他满脸狐疑,重新打量起眼前的王子。

    一秒后。

    “啊!”

    科恩恍然大悟般反应过来,笑容重开:

    “殿下,你真会开玩笑!”

    “怕冷?您可是勇闯英灵宫,拯救龙霄城的英雄呢!”

    泰尔斯只能继续报以微笑。

    “但是您可骗不倒我。”

    说到这里,警戒官双眼放光:

    “所以,您是怎么从北地回来的?”

    泰尔斯笑容一僵。

    又是一个不好回答的问题。

    “虽然通告说是埃克斯特王国把你礼送回来的,同时来的还有他们国王问候陛下的国书……”

    科恩若有所思,眼里闪动出精明的光芒:

    “但我可是在北地和西荒都战斗过的男人,很了解那里,所以我知道,事情……”

    科恩神秘地笑笑:

    “绝对没这么简单。”

    泰尔斯一凛。

    但出乎意料,科恩一脸自信满满的样子,没有要追问他的打算。

    “我知道,”警戒官颇有成数地打了个响指:

    “今年,无论自由同盟的战乱,还是黑沙领的内乱,抑或是其他,都只是事情的表象。”

    看着眼前的科恩,泰尔斯有些惊讶。

    他的意思是……

    “而真相是,有心人早已在暗中计划好了一切……”

    科恩摆摆手,满脸“我都知道,你别装了”的表情:

    “只为您的平安归来!”

    那一刻,泰尔斯倏然一惊。

    什么?

    科恩?

    他什么时候……

    是秘科吗?拉斐尔告诉他的?

    “嘿嘿,不仅如此,我还知道,那个有心人……”

    只见警戒官一脸精明:

    “以及这一切的筹划者……”

    泰尔斯略有些紧张地看着对方。

    不得不说,眼前的科恩给他一种高深莫测,逼人刮目相看的感觉。

    科恩猛地站起身来,气势昂然地道:

    “……就是殿下您!”

    整个待客厅都安静了下来。

    唯有科恩的声音飘荡在待客厅里,萦绕不去。

    而警戒官维持着一个指认凶手的帅气姿势,飒爽潇洒。

    他的手指顶端,泰尔斯僵在原地。

    门外的多伊尔好奇地向这里张望,被马略斯一个笑容逼了回去。

    好几秒后,恢复过来的泰尔斯努力张开嘴巴:

    “哈?”

    然而科恩像提前演练过一样,换过脚步,收回右手却挥出右臂,成竹在胸:“我太了解你了,殿下!”

    “我知道,机智如您,才是一切计谋的发起者!”

    科恩兴奋不已:

    “就像六年前一样……”

    “这次,也是您在中间运筹帷幄,借着自由同盟和黑沙封臣,成功挑起了龙霄城和黑沙领的内斗……”

    泰尔斯的眉毛开始抽搐。

    “在两大势力彼此厮杀,无暇顾及的时刻,您就成功逃出生天,平安归国!”

    “还狠狠地削弱埃克斯特王国的实力!”

    科恩的姿势风采不减。

    他知道,此刻的自己,双眼正闪烁着智慧的光芒。

    等待着眼前人的回应。

    在科恩期待的眼神前,泰尔斯竭尽全力挤了挤眉毛。

    “额,差,差不多吧。”

    得到肯定,科恩双目大亮!

    “那些北方佬,”警戒官很是开心:

    “你一定把他们教训了个屁滚尿流,对吧?”

    泰尔斯深吸了一口气:

    “额,也……差不多吧。”

    科恩越发激动:

    “所以为国立功的你,才会一回来就被封了公爵!”

    听到这里,泰尔斯麻木地回答:

    “差,差,差不多吧。”

    听见王子的承认,科恩收回双臂,狠狠握拳!

    耶!

    浑然不觉泰尔斯此刻的复杂表情。

    “嘿嘿,怎么样,从六年前吃到教训之后,这几年里我一直都在恶补政治,”警戒官眯起眼睛,抱起手臂,一副非常懂行的样子:

    “我的智谋,也是有进步的吧!”

    泰尔斯默默地望着满面春风的科恩。

    “嗯,”几秒后,泰尔斯绽开一个尴尬的笑容:

    “是,是啊。”

    科恩顿时笑逐颜开,像一头松鼠找到了松果。

    “所以,这些年北地人对你怎么样?”

    泰尔斯尚未从科恩的“智谋”打击中恢复过来,他叹了一口气。

    “额,怎么说呢……”

    可自信心爆满的科恩却挥手打断了他。

    “哦,我懂的。”

    科恩抬起头,一脸感同身受:

    “在终结塔的时候,我的老师就是个北地人,米兰达严格来说也是北地人……他们啊,哎哟喂……”

    科恩似乎想起了什么,有些不寒而栗。

    警戒官嫌弃的表情做到一半,突然回过头来,对泰尔斯眯起眼:

    “你懂?”

    泰尔斯愣愣地看着他:

    “额,我……那个……”

    面对科恩期待而渴望的眼神,王子只能竭尽全力笑了笑:

    “嗯,懂,懂。”

    “看嘛!”

    科恩兴奋地一拍大腿:

    “我就知道你懂!”

    泰尔斯努力抑制住嘴角的抽搐。

    科恩叹了口气。

    “可惜啊,别人都不懂。”

    可是他随即精神一振,像看着亲弟弟一样,热切地看着一头雾水的王子殿下:

    “但没关系,我们懂就够了!”

    泰尔斯只得跟着科恩一边傻笑,一边点头,压下那个可怕的问题:

    懂什么啊?

    在这场卓有成效的对话中,星湖公爵阁下第一次觉得,自己的智商水准略有不足。

    正在泰尔斯沉浸在智商受损的伤感中时,科恩却突然起身,一拍大腿。

    “好了,我该走了。”

    泰尔斯顿时愕然。

    “走?现在?”

    只见警戒官笑眯眯地道:

    “殿下,你保重!”

    泰尔斯看着一脸开心的科恩,疑惑道:

    “这……这就完了?”

    科恩眨了眨眼,似乎不太明白:

    “对啊。”

    泰尔斯愣了几秒,这才道:

    “你……你就没有其他事情要做?”

    “有啊,”科恩眼珠子一转,情绪颓唐下来:

    “下午还要去厅里签个到,不然厅长他又要扣……”

    等等。

    这就完了?

    身为十三望族之一的继承人……

    在第二王子回到王都的第一天……

    没有试探,没有拉拢,没有目的,没有讨好,没有威逼利诱,没有阴谋诡计?

    没有马略斯所提醒的……一切的一切?

    公爵愣愣地看着眼前一脸丧气的科恩。

    回到星辰以来,泰尔斯第一次觉得有些不习惯。

    泰尔斯回过神来,摇摇头:

    “不,我的意思是……”

    王子犹豫了一下,望向科恩的眼神有些凝重。

    “你父亲怎么样了?”

    泰尔斯还是开口了,带着淡淡的不适和歉疚:

    “沃拉领的……卡拉比扬伯爵大人?”

    科恩也是一愣:

    “他?”

    “不知道诶,应该挺好的吧……很久没给他写信了。”

    少年的公爵颇有些惊讶:

    “可是……你今天特地来,就只为了花个几分钟……跟我闲聊?”

    科恩顿了一下,深思起来。

    几秒后,苦思无果的他耸耸肩:

    “对啊,就是来看看你啊。”

    警戒官摸着头,一脸懵懂。

    “不然呢?”

    这下,反倒轮到泰尔斯怔住了。

    那个瞬间,传说之翼、秘科的诺布,西荒公爵、德勒·克洛玛、黑狮伯爵、守望人马略斯、基尔伯特、卫队长艾德里安……归国以来,许许多多人的面孔都在泰尔斯的脑海里闪过。

    但是……

    他们跟眼前的人相比……

    泰尔斯幽幽地看着眼前傻乎乎的科恩,心情复杂。

    大块头的警戒官则同样不解地看着他,眨了眨眼。

    好半晌,感触颇多的公爵这才回过神来,深吸一口气。

    “科恩。”

    “你是长子,对吧?”

    “双塔长剑的卡拉比扬家?”

    听见“长子”的那个瞬间,科恩就像霜打的茄子一样,整个人蔫了下来。

    “是的?”

    科恩无精打采地道。

    泰尔斯默默地看着眼前的卡拉比扬家族少主,沃拉领的正统继承人。

    “所以你当年从终结塔结业之后,就直接去了西荒?去了‘迅雷乌鸦’?”

    警戒官扬扬手:

    “是的。”

    “你父亲没阻止你?”泰尔斯轻轻摩挲着手里的茶杯:

    “你知道,你是家族领地和头衔的继承人……”

    “哦,说起这个……”

    科恩努力打起精神,面对着这些让他头疼的事情。

    “我家老头子他……等等,你怎么知道我在西荒服过役,还去的‘雷鸦’?”

    警戒官狐疑地看着他。

    然而泰尔斯面不改色:

    “所有人都知道。”

    科恩认真地想了想,随即恍然:

    “也对,所有人都知道。”

    “至于我父亲,当然,他阻止了,他既不想我参军,也不想让我去西荒,我的意思是,”科恩思索着回答,语气却渐渐黯淡下来:

    “至少他试着阻止了。”

    泰尔斯深深地盯着科恩。

    第一次,他觉得自己在这个大块头的身上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

    “但你还是去了。”

    王子默默道。

    科恩缓缓地呼出一口气:

    “我还是去了。”

    待客厅沉默了一阵,似乎双方都需要时间来消化这短短的几句话。

    “那在之后,他没向你施压么?”

    泰尔斯看着茶杯里的倒影,出神地问道:

    “逼你回去做一个……合格的继承人?”

    科恩微微一震,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

    但他依旧笑了笑:

    “当然有。”

    “你无法想象。”

    科恩的话尾留着几丝难以觉察的遗憾:

    “他逼我退伍的方式……”

    他没再说下去。

    “但你依然在这里,”泰尔斯淡淡地道:“在王都?”

    “是啊。”

    警戒官同样略略出神,

    “至少在王都,老头子不敢乱来,”科恩叹了口气,话语无奈:

    “要是出了王都,我怀疑他会派大军把我绑……咳咳……”

    科恩耸了耸肩,露出一个他惯常的笑容。

    一如既往地开朗。

    泰尔斯默默地看着他。

    他在笑。

    王子告诉自己。

    科恩。

    在那一刻,泰尔斯突然觉得:

    原来自己并不孤单。

    两人之间又沉默了一阵。

    远处传来马略斯轻轻的敲门声。

    会客时间到了。

    “科恩。”

    泰尔斯放下手里的茶杯,缓缓抬起头来。

    “谢谢你……”

    王子释放出他今天最温和,却也是最真诚的笑容:

    “很高兴见到你。”

    科恩扬扬眉毛:

    “是啊,我也很……”

    但警戒官被打断了。

    只见泰尔斯自顾自地道:

    “……能见到老面孔。”

    “真好。”

    泰尔斯表情淡然,语意深长。

    话音落下,科恩的脸色却变了。

    他愣愣地看着王子,露出疑惑。

    “怎么了?”泰尔斯笑道。

    科恩眯起眼睛,似乎想要仔细再打量一遍闵迪思厅的主人:

    “你不一样了。”

    泰尔斯哑然失笑:

    “是么,你也这么觉得?”

    科恩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

    “是啊,你变得,变得……”

    他努力扫视着眼前的星湖公爵。

    最后,想了半天想不到形容词的科恩,最后只能憋出一句话:

    “变……大了。”

    泰尔斯扑哧一笑。

    看着眼前王子的笑容,科恩皱起眉头。

    他扭了扭头,想起当年那个在地道里,被自己夹在腋下的孩子。

    嗯,还是小时候比较可爱。

    泰尔斯心中一动,想起了什么。

    “对了,你还记得罗尔夫吗?”

    科恩思绪一乱,茫然道:

    “罗什么?”

    “我手下,那个戴面具的……”

    “你是说……”科恩先是深思,随后恍然道:

    “……哑巴!”

    看着科恩高兴的表情,泰尔斯叹了口气:

    这也许是个坏主意。

    但是……

    “科恩。”

    泰尔斯顿了一下,还是抬起头。

    这一次,王子的表情无比严肃。

    “我……想请你帮个小忙。”

    “私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