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王国血脉 无主之剑

第192章 异降(下)

    啊?

    那个瞬间,泰尔斯愣住了。

    她这就,这就……跑路了?

    原本杀机四溢的洛桑也僵住了。

    两人看着这一幕,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诶,你等一下”

    泰尔斯一急,但他话刚出口,希莱的身影就已消失在黑暗中,不复得见。

    再一会儿,就连她的脚步声,都隐没在潺潺流水中。

    这么……

    泰尔斯抽了抽嘴角。

    这么不讲义气的吗?

    我好歹也是你的相,嗯,名义上的相亲对象吧虽然饭钱都是你哥哥出的。

    好几秒钟后,泰尔斯僵硬地回过头来,跟眼前的黑衣杀手对视一眼,不无尴尬地勾起嘴角。

    糟,糟糕了。

    几秒后,两人同时回过神来。

    “啧啧啧,哦,”洛桑看着希莱消失的方向,叹了口气,语气古怪,“哇噢。”

    诶,他什么意思?

    泰尔斯被他盯得难堪不已,恼羞成怒。

    他‘哇噢’是什么意思?

    啊!什么意思!

    这个什么狗屁洛桑二世,他不是杀手吗?

    该死,为什么这么多废话啊!

    到底还要不要打啊!

    来啊,大战三百回合啊!

    下一秒,望着表情别扭的泰尔斯,洛桑二世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一样,身形瞬间欺近!

    战斗再发。

    泰尔斯一惊,但他不退反进,同样欺身上前,锋刃凌厉!

    怀娅娜无情,希莱无义。

    现在,他只能寄希望于罗尔夫和哥洛佛赶紧醒来了。

    泰尔斯如疯狗一样,尽力给对方增加最大的麻烦。

    实在不行的话……

    就在此时,泰尔斯耳朵一动。

    “萨古·莫·拉达……依玛·拉·海伊……”

    那是希莱的声音,它从身后的坑道深处传来,被地狱感官捕捉到他耳中。

    “伊·拉·法奥索……”

    那是浅浅的低吟,既像梦呓呢喃,又像民间小调,却统统不成语言,没有逻辑,像是格格不入的不同音节被硬凑在一起,不知何意。

    战斗中,泰尔斯眉头一缩。

    嗯?

    这是啥?

    她在干什么?

    但战斗不容分心。

    刷刷两下,随着洛桑的巧妙垫步,少年的匕首毫无意外地抡空了。

    但早有经验的泰尔斯怡然不惧,匕首电射而出!

    果不其然,洛桑的身形再度大幅移动,彻底闪开诡异的匕首。

    泰尔斯嘴角一翘,他望着匕首消失的方向,左手一握,等待jc听话地回到他手中,再让它在空中避开拦截,直扑目标……

    但就在此时,洛桑手中长剑同样飞出,剑柄狠狠地撞中泰尔斯的左手!

    “额!”

    泰尔斯吃痛闷哼,左手一颤!

    该死!

    他没法握住匕首,也就没法施加给它初始的动能……

    咻地一声,jc匕首再度神奇地出现在洛桑面前,但这一次,它却绵软无力地落到敌人脚边。

    毫无威胁。

    糟糕了!

    泰尔斯大惊失色,但眼前的洛桑二世微微一笑,已经欺到他身前,撮指成刀!

    直奔泰尔斯的侧颔。

    砰!

    “哔”

    被对手击中下巴的刹那,泰尔斯只觉耳边嗡地一响。

    同一时刻,所有的声音都变成了嗡嗡耳鸣。

    包括希莱的低声呢喃。

    “马杜阿·卡·耶哈拉……伊麦厄·雅克·罗……哔”

    然而……

    “哔哔哔”

    在失去意识之际,地狱感官中,希莱在坑道深处念叨的那些奇怪音节,却神奇地在嗡嗡作响的耳鸣中变音,变调……

    【……汝母呻吟不息,生灭浑噩万相,启始终结……】

    它们化作另一种泰尔斯听不出是什么,但却莫名能理解意思的语言:

    【……汝脉延展不辍,贯穿层叠众界,终结启始……】

    迷惑,痛苦,后悔,难受,期待,悲伤……百感在一瞬间交集。

    【……吾见远古难分之道,明桥煌赫无阻无碍,万相为一……】

    泰尔斯迷迷糊糊中升起疑问:

    这是什么?

    【……吾有彼岸混沌之舟,广渡苍茫浩浩汤汤,众界难隔……】

    下一秒,泰尔斯眼前一黑,彻底失去了对躯体的控制。

    翡翠城,落日西垂。

    托蒙德·马略斯面无表情地站在这方荒草丛生的空地上,穿得像个普通的旅人。

    他默默地听着远处翡翠城街道的嘈杂,心绪不明。

    直到二等护卫官,吉安卢卡·孔穆托气喘吁吁地出现在他身后。

    “不行,长官,殿下的踪迹到这附近就断了,这里人少,连目击者都没有,我们……我们搜索不到。”

    那为什么不继续搜?

    马略斯转过身来,跟另一边的雨果·富比掌旗官对视一眼。

    为什么还愚蠢到跑来回报,浪费时间,浪费精力?

    “辛苦了,”马略斯沉稳回复,“试试其他方法,比如本地的人脉关系?”

    孔穆托点点头,转身离去。

    “勋爵!”

    二等先锋官,奥利·奥斯卡尔森急匆匆地奔来,跟孔穆托交错而过。

    “哥洛佛先锋官一路画下的先锋翼暗号,这里是最后一個了,”他颇有些不忿,“我们没能找到下一个该死,他明明应该就在附近才对!”

    那你们就应该掘地三尺才对。

    马略斯点了点头。

    哪怕挖到狱河,挖到天国,也该把他们挖出来才对。

    为什么还在这里抱怨?

    还一副气急败坏,好像这能有什么帮助的样子。

    是等着人来安慰他吗?

    “不要心急,”马略斯语气沉稳,令人安心,“事出有因,找找街巷的暗门和秘道,也许他逃进了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小路。”

    奥斯卡尔森深吸一口气,得令离开:

    “是,长官。”

    马略斯看着他们的背影离去,纹丝不动,任由夕阳投下的阴影盖过半张面孔。

    一只黑色的信鸦掠过头顶,盘旋两圈,直到身侧的雨果·富比捏着一块定向石,举起手臂,让它降落下来,取下信鸦腿上的信件。

    “詹恩公爵的巡游已经结束,他正在回宫途中,应该已经收到了消息,”掌旗官富比看完这封简信,表情严肃,“卡奎雷警戒官再三催问,阿什福德管家也来了,真怀亚,嗯,我是说怀亚侍从官在那边想办法拖延,但是我们,恐怕瞒不下去了。”

    草。

    马略斯默默地道。

    “让侍从官告诉他们,希莱小姐邀请殿下共度良宵去了,”马略斯面色不改,沉稳如故,“虽然他们自己也能查得出来。”

    他那位麻烦又不听劝,偏爱自作主张的殿下,这一路上,无论是那个以前做混混的哑巴,还是外交大臣的儿子,甚至包括那个一身麻烦的亚伦德姑娘,那个一看就知道背后不怀好意的黑狮崽,他尽收些不三不四的人进来,让整支队伍驳杂不纯。

    遂有今日窘迫。

    他居然还色迷心窍,跟凯文迪尔的女儿混在一块儿,连d.d都看得出来那女孩儿秘密颇多,不是省油的灯……

    富比点点头,速写了一则信息,重新放飞信鸦。

    几分钟后,马略斯的老部下,特等传令官许尔勒·托莱多前来复命,他摇了摇头,表情羞愧。

    “对不起,勋爵,还是没找到……我们,我们让您失望了。”

    马略斯轻叹一口气。

    不,不,确切地说,你们让王国失望了。

    “辛苦了,”马略斯回过头,好言劝慰,“事出意外,情况突然,这不是你们的错。”

    至于我,嗯,我本来就对你们不抱希望。

    这帮废物。

    酒囊饭袋。

    这么久以来,被那个死皮赖脸毫无威严的软糯主子,养得吊儿郎当,锐气尽失。

    包括他,托蒙德·马略斯自己。

    简直丢尽了王室卫队的脸面。

    马略斯露出笑容,鼓励地拍了拍托莱多的肩膀:

    “继续搜寻吧,告诉兄弟们,尽力而为就好。”

    等回了星湖堡,他要给这帮人增加三成的训练成本,减少一半的假期……

    上三倍有余的训练量。

    直到操练死为止。

    如果他们还有命回到星湖堡,没有因失职,被伺机已久的沃格尔副卫队长关进白骨之牢直到老死的话。

    “草。”

    富比突然开口,打断离他们。

    托莱多一阵疑惑:

    “掌旗官阁,什么?什么草?”

    雨果·富比没有说话,只是看向马略斯。

    顺着掌旗官的眼神,守望人蹲下身子,轻轻勾起地上的一束荒草。

    下一秒,他手中这束荒草肉眼可见地变黄、萎缩、变黑、干瘪,最后垂顿下去。

    一触即成粉灰。

    “这草枯得有点快啊。”

    托莱多看着那束荒草留下的粉末,惊讶道:

    “翡翠城特有的品种吗?”

    不。

    不是“有点快”。

    是反常地快。

    马略斯抬起头,眼前的荒草,或远或近,或快或慢,都有渐渐枯萎的迹象。

    他深深蹙眉,表情凝重。

    而他确定,这绝对不是翡翠城的品种。

    “托莱多,把兄弟们召回来,所有人。”

    守望人神色不改,只是下令的语速快了一些:“调查这些荒草枯萎的位置,找出发源点就像火灾一样,总有个起火点。”

    虽然疑惑,但托莱多毫不犹豫,他向远处做了个手势。

    收队,集合。

    高处的伊塔里亚诺收起望远镜,传回一声鸟叫,作为回应。

    马略斯又勾起几束荒草,看着它们慢慢变黑枯萎,再跟富比掌旗官对视一眼。

    “勋爵,”托莱多忍不住问道,“您,您知道这是什么吗?”

    马略斯沉默了一会儿,点点头:

    “我们有麻烦了。”

    “啊?”

    托莱多依旧疑惑。

    “这现象,最早记载在远古明神教会的经典里,”马略斯捏了捏手上的荒草粉末,轻声解释道,“与四时气候明显迥异的反常迹象,如河沼干涸,沃地皲裂,盛夏降霜,寒冬炙热,甚至死者苏生,残躯复健……雨果,掌旗翼对此的记录呢?”

    掌旗官雨果·富比眯起眼睛。

    “大部分时候,这意味着有界外的存在,无视明神创世的至高禁忌,以种种手段穿越不可逾越的界壁,”富比掌旗官淡淡道,“它们降临此世,犹如滚油落水或流星坠地,使得规律逆转,法则失范……”

    马略斯轻轻颔首,接过话头:

    “令常象不常,异者更异。”

    托莱多听得一头雾水:

    “界外的存在?逆转?失范?什么意思?世界末日?”

    雨果掌旗官摇摇头:

    “从明神教会到圣日信仰,乃至今天的落日神殿,神职人员把这叫作圣迹或神迹,预示着有天上神使降临凡间,施行奇迹,或者有凡人先知通神得圣,传播神意……”

    “神使,奇迹,先知,神意?”

    托莱多疑惑不解:“现在?在翡翠城?”

    “这只是教会的说法。”

    马略斯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尘灰。

    “至于其他人,确切地说,魔法塔的法师们,千百年来都称呼这现象为……”

    守望人望着周围渐渐枯萎的荒草,语气凝重:

    “异降。”

    “啪!”

    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

    “醒醒,假怀亚!”

    怀亚?

    为什么是怀亚?

    白烟弥漫中,泰尔斯刚刚迷糊睁眼,就看到一巴掌向他袭来!

    嗯?

    泰尔斯惊呼一声,本能地攥住这一巴掌,这才发现眼前的人是希莱大小姐。

    “很好,你醒了!”希莱又惊又喜,将他从地上拽起来。

    是,我醒了。

    泰尔斯发现自己还在坑道里,而周围不知为何,四处弥漫着淡淡的奇特白烟,就像有人在下面的坑道里抽烟似的。

    “这阵烟雾是怎么回事?烟雾弹?你的魔术?”

    希莱轻皱眉头:

    “嗯,算是吧?”

    迷糊之中,泰尔斯摇了摇还在嗡嗡作响的脑袋:

    “我,我晕过去多久?”

    “五秒,十秒最多了。”

    这么久?

    嗯?

    那,那其他人呢?

    泰尔斯吃了一惊,本能回头:

    白烟之中,哥洛佛、罗尔夫、凯萨琳和斯里曼尼,四人依旧躺在地上。

    斯里曼尼还在美梦中砸巴着嘴,但哥洛佛已经开始悠悠醒转。

    他们……都没死?

    甚至一点伤口都没有,没事?

    啊?

    泰尔斯一惊,本能回头:

    “他,他呢?”

    敌人呢?

    洛桑呢?

    那个黑衣人呢?

    那个靠着异能,就把所有人撂倒的杀手呢?

    “铛!”

    金属碰撞声传来,吸引了泰尔斯的注意。

    只见数米之外,洛桑二世的身影掠过,在白色烟雾中惊鸿一现。

    泰尔斯一惊,下意识地去摸地上的匕首,却见到另一个身影在烟雾中掠过,冲向黑衣的洛桑二世。

    唰!

    剑风四溢,白烟淡去,露出战况:

    黑衣人的对手长剑纵横,正与洛桑缠斗不休,只见他脚步沉稳,剑光忽明忽暗,将炉火的微光映照到坑道四面。

    那是……

    但令泰尔斯意外的是,这位看不清面容的剑手非但不受对方的异能影响,还一路高接抵挡,慢拆快攻。

    面对洛桑出神入化的剑术,他表现得游刃有余,丝毫不落下风。

    显然,是位难得的高手。

    “你是谁!”

    洛桑在白烟中冷冷开口,但跟之前相比,他的语气多了一分不耐:

    “跟谁学的剑术?”

    但他的对手并不答话,只是一味出剑,将洛桑逼得远离泰尔斯这边。

    泰尔斯回过神,他挥散带着点刺鼻气味的白烟,晃了晃脑袋,努力理顺自己的记忆:

    “发,发生什么了?”

    “额,”希莱挑了挑眉,目光闪烁,“我运气不错,一出去,就碰到救兵来了。”

    “救兵?”

    泰尔斯惊讶道。

    这倒霉催的尸鬼坑道,一个没人找得到的废弃下水道,哪儿来的救兵?

    “是谁?什么救兵?”

    他回过头,想看清究竟是哪位侠义心肠的高手路见不平救了他们,还能跟异能剑术俱佳的对手拼得旗鼓相当,却被希莱揪着领子和耳朵,不容反抗地拽了回来。

    “你不要命了啊!”

    在泰尔斯的痛呼声中,希莱狠狠一脚,正中斯里曼尼平摊在的手掌,让辩护师痛得哇哇大叫,从流着口水的美梦中惊醒。

    “叫醒他们,我们赶紧跑!”

    嗤!

    另一边的战斗中,剑光相交的一瞬间,洛桑二世连退三步,左臂颤抖。

    现在,他已经没空去管那个王子,以及他的目标了。

    洛桑深吸一口气,抬起鲜血淋漓的左臂:上面留下的创口极深,锋刃入骨。

    “这是……凯旋击。”他忍痛开口。

    没错,就是凯旋击。

    而且这记凯旋击施展得圆满,准确,有力。

    时机恰当,压迫感十足,杀伤力可观。

    完美得不能再完美了。

    与之前迪奥普宅邸遇到的,那个年轻的王室卫士,不可同日而语。

    若换几年前的自己,根本接不下来。

    但是,这种程度的凯旋击……

    洛桑放下左臂,凝重地打量眼前的敌手,手中的长剑越捏越紧。

    这不可能。

    不可能。

    然而对方像是听见了他的心声,轻笑开口:

    “世界很大,没有什么不可能。”

    不。

    洛桑深吸一口气,语气微颤:

    “你是,你到底是谁?这记凯旋击是从哪里学的?”

    白烟之中,来人缓步向前,在炉火的微光下露出真容。

    “而世界也很小。”

    那是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面貌俊朗,目光有神,衣饰明亮,甲胄齐备,他与周围肮脏恶臭的坑道格格不入,就像黑墨里的一抹亮色。

    在看清对方样貌的一瞬间,洛桑眼神一凛。

    不。

    这不可能!

    “军团十式练得怎么样了,我最好的学生?”

    长剑在男人手中回转,灵活巧妙,如臂使指。

    一如方才的洛桑。

    淡淡白烟中,洛桑二世的表情难以置信。

    “老师?”

    他轻声开口,仿佛看见鬼魂:

    “汉德罗·华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