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仙药供应商 糖醋于

第五八零章 疯羊 夜惊魂

    “还真有?”王耀听后一愣。

    “多吗?”

    土狗思考了好一会,然后摇了摇头。

    “算了,明日随我四处看看。”王耀道。

    这南山上的每一寸土地,王耀基本上都踏遍了,而且最近也逛过一圈,除了小黑还真未发现有蛇活动的迹象。

    深夜里,山村中。

    一户人家,一只羊,眼睛有些亮,站在那里,盯着不远处的墙壁,晃了晃头,然后走了两步,张开口开始啃食了起来。

    黑夜之中传出奇怪的咔嚓咔嚓的声音。

    屋子里,

    “哎,你听,外面是不是有什么声音啊?!”躺在炕上的女子伸手碰了碰已经睡着的丈夫。

    “那有什么声音啊!”

    几杯小酒下肚,正好睡个舒服觉,这个时候自然是想起来的。

    女子仔细听了听,真的有声音,就是从院子里传了来的。

    “我真听到有声音,你出去看看!”

    “哪有声音,别疑神疑鬼的了,睡觉!”男子不耐烦道。

    咔嚓,咔嚓,外面的声音不大,但是貌似非常都有规律。

    女子躺下之后翻过来覆过去的就是睡不着,因为外面的声音不断的传来,她最终披了衣服起身,按着手电筒走了出去。

    啊!

    一声尖叫!

    原本还躺在炕上迷糊的男子在听到了这个喊声之后,一下子爬了起来。衣服也没穿就跑了出去。

    “怎么了?!”

    来到院子里的时候,看到自己的媳妇浑身打哆嗦,手电也掉到了地上。

    “怎么了啊?!”男子从地上捡起来手电筒问道。

    “羊,羊!”女子身体和声音都颤抖着道。

    “羊怎么了,又跑了!”男子抬手一照。

    “卧槽,这特么怎么了!”

    只见那只羊在啃墙,墙壁上有血,羊血。

    羊的牙齿很硬,但是硬不过水泥和石头,牙齿崩碎了,牙龈磨碎了,鲜血不停的从羊嘴里往外流淌,但是那只羊仿佛不知道疼痛一般,仍旧不停的啃食着那水泥墙壁,仿佛那是最鲜美的牧草一般。

    这只羊疯了!

    男子咕咚咽了一口吐沫。

    听说过疯狗,也见过疯狗,但是从来没听说过羊会风。

    咩!

    可能感受到了手灯的光芒,那只羊停下来啃食,然后转头,盯着他们夫妻两个人,羊嘴已经是血肉模糊了,还舔了舔舌头,将自己磨碎的血肉也一同吞进了肚子。

    咩!

    黑夜之中,这平日里听着十分温顺的声音却是如此的恐怖。

    呜,一怔风吹过。

    男子浑身打了一个寒颤。

    “咋办啊?!”女子可是吓傻了,最初她出来,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差点吓得尿了裤子。

    “杀了它!”

    “啊!”

    “啊什么,站在这里等着!”男子快速的拿过来一张铁锨。

    那只羊就站在那里,静静的盯着他们,鲜血从口角不断的低落下来,非常的渗人!

    男子借着酒气来到了羊的旁边,犹豫了一会,抡起了铁锨,然后用力的砸下。

    当,声音在这黑夜之中格外的响亮、刺耳。

    羊晃了晃头,没事一般。

    当,又是一下。

    还是没事。

    男子握着铁锨的双臂已经发颤了。

    这种事情他可是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感觉就是走夜路遇到了鬼一样。

    最终,这只羊还是被他用铁锨拍死了,但是最诡异的是,自始至终,这只羊却没有挣扎过。

    一阵夜风吹来,男子浑身打摆子,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出了一身的冷汗,风吹过来一激,浑身发寒。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他媳妇惊魂稳定。

    “疯了吧,行了,赶紧回屋睡觉吧!”男子道。

    “你也快进去,没穿衣服就出来了。”

    夫妻二人进了屋子,死掉的山羊躺在圈里,鲜血流了一大滩。

    进了屋,上了炕,夫妻二人却是无论如何也睡不着觉。一闭上眼睛就是那嘴角流血的羊,正盯着它们,还在舔舌头,太吓人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他媳妇不停的嘟囔着。

    “前几天还好好的,怎么跑出去一趟回来就这个样子了。”

    “行了,别嘟囔了!”男子不耐烦道。

    直到进了屋子,躺在温暖的被窝里,他还是觉得身上发冷,心里也发冷,他也害怕了。

    “或许是在外面的时候吃了什么东西了吧?”男子道,他这是在宽慰自己的媳妇,也是在宽慰自己。

    “也许吧!”

    两个人都是战战兢兢的,一晚上都没有睡好。

    次日,天气晴朗。

    男子早早的就起来,来到圈里,鲜血已经干涸,羊的眼睛还是睁着的,却是有些诡异的暗红色。

    “怎么了?”他媳妇也跟着出来。

    “我在想,这羊怎么处理。”

    “你想怎么处理啊?”

    “卖肉吧?!”

    “你疯了,这可是疯羊,如果人吃了有事怎么办!”女子道。

    “那就扔了,不过太可惜了,几百块钱呢!”

    “扔了吧,扔到外面的垃圾堆。”

    “行。”

    男子将这只死羊提着出去,仍在了外面。

    “嗯?!”上午有人经过的时候看到了这只死羊。

    “羊?!”仔细上前一看,这个人眼睛一亮。

    “谁扔这里了,傻子!”他兴冲冲的将这只羊弄回了家里,也不嫌脏。

    他是村子里的老光棍了,将近四十五岁了,还没有娶到媳妇,一个人,两间房。平日里很懒,什么活也不想干,但是煮鸡、烤兔子的倒是有一手,典型的好吃懒做。

    一只死羊足够他吃上几天的了,去皮,破毒,他手脚麻利着呢。

    “你说,这羊就那么扔到外面,被村里的狗吃了会不会传染给狗啊!?”这家的媳妇一直寻思这事呢。

    “你哪那么多的事啊,扔也是你说的,现在又担心这个,你说咋整!?”男子不耐烦的吸着烟,本来昨天晚上就吓了一大跳,一整晚没睡好,本来能够卖上几百块钱的羊又没了,正在气头上呢!

    “你冲着我吼什么,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女子也恼了。

    “那你说说,咋办?”男子深吸了口气。

    “去捡回来,烧了或者是埋了!”女子道。

    “成。”男子将烟头扔在地上踩灭了,然后出了门。

    哎,羊呢?!

    走到他扔羊的地方,整个人都傻了。

    “不见了?!”回去之后,他媳妇听到这个事情之后也有些傻眼了。

    “肯定是被什么人拿去了!”女子道,“那只羊看上去就是刚死的,可别被什么人给煮着吃了。”她知道,村里可是又有几个好吃懒做的人。

    “那咋整啊?”男子也有些着急。

    “我去大队屋,让他们用大喇叭说一下。”

    男子大步流星的出了家门。

    “全村的人注意了,王益胜家里死了一只羊,扔到了垃圾堆里,被谁捡了,可千万别吃,那只羊是吃了老鼠药死的!”

    村里沉寂很久的大喇叭开始广播了。

    “说的什么啊?”

    “益胜家里死了只羊,吃老鼠药死的,人垃圾堆里被人捡去了。”

    “那吃了会不会死人啊?”

    “那谁知道!”

    山村某处,两间破房。

    “哎呀,好喝!”

    一个四十多岁,满身污垢的男子抱着鲜美的羊汤,大口大口的喝着,是不是的灌口白酒。屋子里的大锅里,一锅的羊肉汤。

    “这羊不赖,吃不了,拿出去买些钱也不错,换口酒喝。”

    “全村的人都注意了!”

    “又瞎咧咧什么呢?”他仔细的听了听。

    噗,他将口里的肉汤直接喷了出来。

    老鼠药?!

    他已经喝了两大碗了。

    “等等,吃了老鼠药,应该流黑血吧?”他在那里愣了半天,回头望了望大锅,吧嗒吧嗒嘴,刚才还觉得非常鲜美的羊肉,此时觉得有些索然无味。

    “算了,不吃了,把剩下的羊肉给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