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仙药供应商 糖醋于

第九五七章 雪

    苗天川听后没有说什么,端起桌子上的酒杯,一饮而尽,白酒有些辛辣,入喉之后火热一线。

    “只怕我们以后是回不去了。”沉默了良久,苗天川道。

    “嗯,我知道。”苗青山点点头。

    有些事情你知道自己做不到,有些地方你知道自己去不了,但是这并不妨碍你去想,有些事情想想也是好的。

    “来,喝酒。”

    两个人喝了不少酒,各自有各自的想法。

    当他们离开的时候,天空飘起了雪花,这个地方下雪还是比较少见的。

    “小雪了。”苗天川抬头看着天空,细细的雪花从天空慢慢的降落,他就站在那里,那么看着,出神的看着,仿佛这雪花有着异样的魔力。

    数千里之外的齐省也下起了雪,这雪就下的比较大了,洋洋洒洒的,很快天地之间便是白茫茫的一片。

    山舞银蛇,原驰蜡象,

    “又下雪了,几年的雪似乎比往年多了不少啊!”贾自在站在院子里,望着天空,阴沉,雪花慢慢的飘落,天空没有风。

    “这样的天,这样雪,应该一时半刻停不了了。”

    天空阴沉,无风,雪下起来一般是短时间之内不会停的。

    “这样的天,适合喝上一杯小酒,媳妇,中午炒几个菜吧?”

    “好。”胡媚在屋子里笑着道。

    医馆之中,王耀对潘家佑的母亲进行了第二次治疗,这一次的效果就更加的明显了,老人的腿部敲敲有明显的反应了。

    “哎呀,王医生,你这治疗真是神了!”老人感叹道。

    作为一个病人,她是最有发言权的,曾经的身体是个什么样子,那是双腿除了冰冷和疼痛之外没有其他的感觉,拐带着浑身发亮不舒服,那是坐卧躺都不得劲,吃不下饭,睡不着觉,这种痛苦的感觉一日一日的重复着,她这精神头啊,自然也是越来越差。可是现在,这经过了不过两天的治疗,她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身体在变好,好了一大截,起码双腿不冷了,不疼了,身上也暖和了,整个人也便的有精神了。

    “您过奖了。”王耀笑着道。

    这个老人病情比起来并不是特别的严重,并不是什么大问题。

    “好了,明天再来。”

    “谢谢,真是太谢谢了!”看着自己母亲已经略显红润的脸庞,以及开心的笑容,潘家佑真是觉得心里非常的开心,比自己赚了多少钱都高兴。

    “天在下雪,路上慢行。”

    “哎,哎,谢谢。”

    千恩万谢之后,他们母子离开了医馆,上了车,再回连山县城。

    “这一次我们不远千里而来,真是来对了啊!”上了车之后,老人感慨道。

    “是。”潘家佑。

    “说实话,最开始见到王医生的时候我还是怀疑的,你说说那么年轻的一个人,能有多大的本事呢?这人啊,真是不能貌相啊!”老人道。

    “我刚开始见到他的时候也和您一样的想法。要不是郑维均的介绍,我根本就不会来这里,谁曾想到,他的医术居然如此的厉害,这么小小的一个山村之中,居然有这样一位年轻的高人啊!

    “等他治疗了我的病,咱可得好好谢谢人家啊!”

    “您放心,我一定好好感谢他!”潘家佑道。

    虽然王耀开的这药价格不菲,但是这对他而言,不值一提,只要自己的母亲身体能够健康,能够站起来,那他话再多的钱都愿意。

    外面的雪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这一下就是一整天,一直到了晚上。

    夜里,南山之上,一点昏黄。

    王耀站在山上,望着天空。

    “这雪得下到明天早晨了。”

    土狗就站在他的身旁,同样抬头望着天空,时不时的摇摇尾巴。

    “好了,睡觉吧。”他揉了揉土狗的脑袋,然后推门进了房间。

    片刻之后,小屋里传来了诵经声。

    山上的三位“护山大将“在屋子里外面静静的听着,一直到诵经声停下来之后,它们才各自会窝里休息。

    次日清晨,天刚蒙蒙亮的时候,雪停了。

    推门雪满山。

    清晨,钟流川、贾自在、胡媚三个人早早的,踏着雪,上了东山。

    山上,风冷,一片雪白,三个人,几排脚印。

    三个人坐在山上,很快就进入了入静的状态,这一坐就是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

    呼,最早醒来的还是贾自在。

    “果然,还是在这样天气下修炼的效果最好。”

    随后醒过来的是胡媚,最后醒过来的是钟流川,这也从一个方面反映出来了他们几个人的修为高低。

    “师兄,中午无事,我们小酌一杯如何啊?”

    “不了,好啊。”

    他们三个人下山的时候碰到了潘家佑从村外进来。

    “来找先生看病的?”

    “对,已经一来三天了,是个腿脚不便的老人,他儿子倒是挺孝顺的。”贾自在道,他对村子里发生的事情却知道的很清楚。

    “外地的?”

    “苏省的。”

    三个人闲聊着,然后各自回了家中。

    医馆里,王耀开始给老人治病,这一次出了推拿之外,他还使用了针灸,前两次的治疗效果比他想象的要好一些,因此他便加快了治疗的进度。

    下针的主要部位还是老人的背部和双腿。

    刺、搓、拈、提……

    这针灸不但要讲究认穴准确,还有其它的技巧,很有内容的,只是王耀所掌握的东西,其中一部分早就不知道在多少年之前就已经失传了。

    这一次治疗的时间要长一些,超过了两个小时,结束之后基本上也到了饭点了。

    “王医生,不知道你下午有没有时间?”潘家佑道。

    “有事?”

    “是这样,我想请您吃顿饭,表示一下感谢。”

    “不用了,我明天还要去京城,得回家里准备一下。”王耀笑着拒绝了他的好意。

    “那就下次。”

    “再说吧。”

    付了诊费,拿着王耀给开好的三服药,他们离开了医馆,上车,直接回苏省。

    王耀也关上了医馆,回到了家中,就像是他刚才说的那样,他要准别一下,去京城。

    他带的东西很特殊,都是些时令的水果还有一些当地的特产,而且携带和保存的方式也十分特殊,存放在了系统的格子之中。

    “明天就去?”

    “对,明天上午的飞机,从岛城出发,当天就能够达到京城,我已经和小雪说过了。”王耀笑着道。

    “这次去了不用急着回来。”

    “好。”

    另外,他也带了一点东西,到时候给自己的二姨一家人,他母亲想的很周到。

    第二天,他便只带这一个并不大的行李箱离开了山村,直奔岛城,然后会从那里乘坐飞机去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