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盛唐剑圣 无言不信

第二十九章 拿人问罪

    裴旻倒要看看,到了此时此刻,还有人打算分裂朝廷的。

    但他目光所及之处,所看视的官员,一个个的都毕恭毕敬的拜着,无人敢直着身子了。

    裴旻有些索然无味,还想着能够来一次杀鸡儆猴,却发现没有这个杀鸡的机会。就算是李亨的大舅子韦坚,此刻也毕恭毕敬的拜着,心底忐忑不安,大汗淋漓。

    裴旻担任尚书令的时候,他是陕郡太守、水陆转运使,负责灞水、浐水、渭水的疏通。

    关中人口众多,粮食供不应求,需要通过漕运从江南购得。

    韦坚负责此大事,与裴旻有过往来接触。在他的记忆中,裴旻是一个让人如沐春雨的好人物,睿智热情没有架子还带着小幽默,气度风采莫不让人心仪折服。但是今日的他,却如一柄散发着寒意的利剑,给人一种谁触谁死的感觉。

    韦坚实在鼓不起勇气来对裴旻此刻的锋芒……

    尤其是在这种站不住道理的情况之下。

    不管李亨怎么将自己说为正统,他的皇位来路不正是不争的事实。

    裴旻领着百官这一拜,倒是将李琰给拜慌了。

    这位大唐天子有些手足无措的道:“姑夫……我现在挺好的。”

    其实这位大唐天子有些不太想当这个皇帝了,他当皇帝的这些日子里,过的并不比当王爷太子的时候开心。当太子的时候,李隆基不让他参与国事,以学习为主、玩乐为上;当王爷的时候更是如此,学都不用学,亲王的俸禄,足以令他享用不尽,吃喝玩乐,无所顾忌。

    反之当了皇帝,言行收到了百官的监督,有了极大的不便。有裴旻理政的时候,还算舒适。可自裴旻西征,庙堂重担真正压在他身上的时候,李琰才明白自己根本承受不住这国之重器。

    尤其是安禄山兵入长安,朔方军萧关兵变,生死一瞬,李琰是真的怕了。

    反而现在的情况,李琰还是觉得挺满意的。

    李亨厚待于他,依旧给了他帝王的排场,也不用为庙堂之事分忧,唯一的不足的地方就是生命得不到保障。

    朔方兵变给他带来的阴影过大,看着护卫在院子四周的朔方军就没有安全感,担惊受怕的。

    现在裴旻来了,安全感也有了。

    皇帝当不当,没有什么所谓。

    其实在灵武的文武百官那么容易投入李亨帐下,很大一部分是对李琰这个皇帝的失望。高居天子之尊,无才不说,还没有半点的担当,遇事就躲。反之李亨,才智过人,有手段谋略,大有力挽狂澜的风范,在处理事情上比之李琰那是强上不少。

    故而就算李亨这个皇帝有些来路不正,大多文武百官都相信李亨有能力挽救大唐王朝。

    裴旻一时间都不知怎么说了,这李家怎么尽出奇葩。

    李琰在这个时候居然还念着李亨的好,裴旻现在可以笃定,只要李亨坐稳了皇帝的位子,第一个动手收拾的就是李琰。

    只有李琰这个正朔消失,他李亨才能成为正朔,才无人质疑他的皇位来路不正。

    现在的一切,都是目的未成的假象,李琰居然一点防备的心思也没有。

    裴旻不知李琰是真傻还是心大……

    不过裴旻从一开始就有了心理准备,对于李琰就没报多少希望,有个吉祥物一样的皇帝,也比一个乱折腾的李亨要好多的,肃然说道:“陛下好,天下自然跟着好。臣此来是皆陛下回宫的,叛军至多坚持不过一两月。我朝经过此动荡,少不了陛下坐镇大局。”

    “臣恳请陛下即日起驾回宫!”

    裴旻肃然作揖。

    裴旻话音一落,身后自是山呼海啸的恳请李琰入朝。

    李琰向来没有主见,见裴旻与百官都如此说了,而且他真不想呆在这个由朔方军掌控的地方,本能的应诺了下来。

    裴旻说道:“陛下先好好休养,起驾之事,臣与诸公另行安排时日。臣此来特地带了刘老神医与宫廷御医为陛下看病……”

    李琰感激道:“那一切就倚仗姑夫了。”

    “对了!”裴旻说道:“之前陛下说,您给臣写了好几封信,这事可是真的?”

    李琰莫名其妙说道:“自是真的,叛军势大,侄儿不知如何是好。本想直接下令,让诸相发文让姑夫回师平叛。静忠,不,现在叫李辅国说‘姑夫在外与阿拉伯征战,正到关键时候,此刻下旨,大有可能影响西边战事。下诏不如修书,让姑夫在不影响西方局面的情况下,尽快回兵。’我觉得很有道理,给姑夫写了好几封信,皆无回应。”

    裴旻心底一切都明白了,沉声道:“臣从未收到陛下的来信。”

    李琰拉着裴旻的手道:“姑夫不必多说,我自是相信姑夫的。想必是路途遥远,哪里出了意外,书信没有送达。”

    “……”

    裴旻不知应该为李琰的信任感动,还是为他的智商捉急,心平气和的道:“臣在西域,对于庙堂之事,也不是完全一无所知。也曾多次给陛下写私信,陛下也不曾收到?”

    李琰焦虑道:“这京师、西域相隔太远太远,朕确实没有收到姑夫的来信。”

    裴旻有些后悔,其实他可以直接上疏到中书令,由中书令审核,在传到李琰的御前。

    这种正式的流程,李辅国就是手段通天也没有本事压的下来。只不过裴旻并没有这么做,用的是直达天听的权利,写了密信。

    他不想事事出头,这不求李琰能够独当一面,至少要有所表现,在关键时候,有些亮眼之处。相比写正式公文指示李琰处理公务,他更倾向于写密信教李琰处理事务,却不想自己这个心思反而让人给利用了。

    他真想不到有人有胆子扣他的密信!

    裴旻一字一句的道:“陛下,这不是路途遥远的原因,是有贼人私自扣下了您给臣,臣给您的密信!”

    他这话音一落,身后的文武都哗然了。

    这私扣尚书令的密信,这罪可不一般。

    李琰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怒道:“那个奴才有这个胆子?”

    “查一查不就知道了?”裴旻说着,转过了身子,高声道:“来人,将李辅国、黎敬仁、林招隐、尹凤祥、刘奉廷、边令诚这些内侍,全部给我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