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盗天仙途 荆柯守

第七百十六章 在此一战

    密道外,厮杀声不断传入耳朵。

    裴子云从密道中而出,出去一刹那,眼前快速出现一梅,迅速放大,变化成一个带着淡淡光感的资料框。

    “任务:保护春鸟姬化身坂东媛子存活着明天阳光落下,顺利觉醒(未完成)”

    “咦,久违的任务。”

    “随着我的力量的增长,任务越来越少,这一趋势非常明显,最初世界到现在的世界,数量有了明显的减少。”

    “如果说,当日石渡诚人妻女的任务的目的是让我融入了这时代,那现在任务很明显就是重要的命运点。”

    “看来我介入了这世界的重要节点了。”

    经历几个世界,裴子云逐渐明白系统给的任务的一些规律,所以才有着这个很针对的猜测。

    在进入这个世界初,裴子云在附身的山田信一的记忆中看到,是被超自然力量所杀,在得到尽川神社的帮助,曾拜托坂上三千子去调查过有关信息,但坂上三千子告诉,她没有找到相关信息。

    因此,裴子云推测,原本山田信一之死,其中肯定隐藏着更深问题,这姑且不说,现在看着系统任务,裴子云心中想:“嗯,原来是这样!”

    “坂东媛子竟是春鸟姬的化身吗?”

    “这样的话,我有点理解为什么倒幕派要杀她!”

    “以及坂东家的家主坂东匡志为什么不把自己的儿子立为家主,反要冒着巨大风险,让坂东媛子担任家主了。”

    “不过这样的话,坂东媛子担任家主,风险比自己想的要少。”

    一个正常的财团,坂东本家股份,不会超过15%,这样一意孤行,自然会有巨大的风险。

    但是涉及到族神,就往往有着神道和政治上的意义。

    “坂东财团,分散出去的股份,也必掌握在核心人员手中,这些人员,肯定有半数以上,与春鸟姬,以及北海道集团有着密切关系。”

    “坂东媛子担任家主肯定不行,但春鸟姬的化身担任家主,却有很大可能落实下去。”裴子云不由得点了点头,想到这里,眼神变得更犀利,

    “不过,只仅仅是保护吗?”

    “这也太小看我了!!”

    “是我的敌人,都得死!”裴子云露出了一丝冷酷,刚出了密道口,就看见一个人,这是个老人,与管家一起杀敌的一人,倒在走廊地上,上去看了一眼,发现这人,受的不是刀伤,是枪伤。

    中弹口还在不停的流血,将附近地面化成一小滩血泊。

    这人口中在不停呻吟,显虽还活着,但已遭重创,没有战斗力了。

    看到这里,裴子云心中提高了几分警惕,要论近身搏杀并不怕,以武道境界,即便来再多的人,也有几分把握全灭。

    但对手用的是枪的话,裴子云就不能大意了,即使有着木刀变异,因枪毕竟射速太快,威力又大,沾之即伤,如果是一些致命部位,甚至必死,即便现在裴子云,据估计,现在的身体,也就只能承受几枪,而且枪伤还不能在一些关键部位,否则也会死。

    这具身体终也只有12岁。

    不过还好。

    据刚才裴子云自己在窗口中所见,敌人持有的枪只是原始步枪,打一枪换一颗子弹,操作麻烦。

    就算这样,火药武器也不是血肉之躯轻易可阻挡。

    说实话,裴子云没想到把这一次坂东家叛乱,形成与里见馆一样的结界,面对的却是倒幕军。

    裴子云一步跨过这受到重创的身体,快速通过了走廊。

    因裴子云知道,现在最重要是尽可能的击退甚至歼灭来犯的敌人,而不是救助,即便裴子云想要救助,也没有相应的药物。

    走廊里,灯光熄灭,不再有着光明,只有窗口漏进来星光照射。

    “一切现代科技都不能用了?”裴子云无声的走着,没有发出一丝一毫声音,楼梯安静的可怕,抵达到一处,却“啪”一声,打火机继续点火,并且点上了一支蜡烛。

    蜡烛点亮了,幽幽发着青绿光,不但不明亮,反显得有点森人。

    突然,楼梯间传来一阵响动,接着就是“啪啪”二声,子弹穿过,接着就冒出了二个倒幕军的人影。

    但子弹射空了。

    两人面面相觑,目光带着青绿,似乎在扫看。

    “噗”栏杆下裴子云翻身斩下,木刀撕裂空气,脖子没有丝毫抵抗力量,粘稠黑稠的血浆飞溅,两个脑袋掉落在地,骨碌碌转动,口还张着,但接着一蓬白色火焰而起,顿时烧的干干净净。

    裴子云毫不迟疑,扑入大厅。

    大厅中只有两个人正在与敌人厮杀,其中一人正是管家山室胜明。

    现在山室胜明的形象异常凄惨,左胳膊中了一刀,渗出了带着黑色的血,更严重的是,腹部伤势中了一刀,几乎可见肠子了。

    即便受到了这样重的伤,山室胜明却依然没有放弃抵抗。

    还有一个是中年人,左腿已瘸了,脸颊上更有几大处模糊的伤口,衣服也被血浸透成了红衣。

    “为皇讨逆!”对面只有一人,看上去是军官,也许是因两人都是武士,他背后有着持步枪者,但没有下达命令射杀,而是高举着武士刀:“诸君,杀死你们的人,是迅冲队的草野一希。”

    说着,长刀落下。

    “要死了吗?”山室胜明才想着,突听一声呼啸,裴子云狸猫一样扑至,而后面几个步兵,都似乎是身经百战者,转身就射击。

    “啪啪”几颗子弹打了下去,但都落了空,裴子云矮身急窜,迎头碰上,腰身一挺,木刀一闪。

    “噗”裴子云身法太快了,一矮一斩,一个人头飞出,交着与两人快速擦肩而过,不等反应,蓦一个转身,木刀横斩,两人立刻腰斩,不敢有半点停顿,身子一伏,果然又是二枪打至,甚至不惜伤到队友。

    不过一旦射出子弹,在短距离的战斗中,就拿着烧火棍,使用原始步枪最耗费时间了。

    两人开枪完,挺着刺刀就刺。

    这正是日本倒幕军的拿手本事。

    只是这种,根本不在裴子云眼中,看着眼前这形势,没有犹豫,一个箭步,向前一冲,木刀一挥,两人顿时跌开,接着木刀闪现了一丝微弱白光,向着最里面的军官斩下去。

    草野一希对危险的反应甚至比神经还快,反手就格。

    不过可惜是,对裴子云来说,这种武艺,与士兵根本没有多少区别,一格一刺,顿时草野一希如被雷击,胸腹处洞穿,黏稠的黑血涌了出来,这人还想抵抗,伤口“蓬”一声燃烧,顿时发出了激烈惨叫。

    裴子云看都不看,没有耽搁,向楼下别处扑去。

    一楼中,这时有三人正在房间一一搜索,想要找到坂东媛子踪迹,还两人在走廊中持步枪戒备着。

    不远处,横着几具尸体,鲜血淋漓,是原来的那些逃到房间里躲避的仆人,一一被抓出来杀掉。

    裴子云看到这一幕,没有冲出,而低身躲在楼梯中,手中抓起地面因战斗的余波产生的碎木块,往一楼一扔。

    “砰”一声,让一楼持枪戒备的两人,不由向碎木块落力点看了一眼。

    就在这一刹那,裴子云冲出,手中木刀直接一刺,只听一声,木刀直直刺入一人腹中。

    这人极是悍勇,不退反进,伸手就想抱住裴子云。

    “可笑!”但才进了半步,蓬一声燃烧起来,裴子云在这一瞬间,顺势抽出了尸体上的木刀,向着又一人扑了过去。

    那人看裴子云冲了过来,不假思索,推入子弹,将步枪对着裴子云开枪。

    但裴子云的速度太快,不等这人开枪,就已一刀砍过去,将手中步枪击偏,只听“啪”一声,子弹打在墙上,接着裴子云一脚就将这人踢倒,木刀往下一刺,穿入心脏,顿时这人黑血流出,发出了惨叫。

    裴子云不等一楼房间中敌人反应过来,就迅速向别的房间扑去。

    本馆外面空地,北冈达也全副武装,听着里面连连惨叫,又归于静寂,面色冷漠,沉默了下,对身后的人命令:“去,第三第四第五分队上!”

    “嗨!”一个军官应着,一挥手,三十余军人冲入了本馆,里面立刻又响起了杀声。

    但令北冈达也心惊的是,不一会,就听见惨叫连连,然后声音迅速消失了,速度比刚才还快。

    “不可能,山田信一才十二岁,即便武艺再高强,甚至有着咒法能杀伤这些人,但是他怎么有这样多体力?”北冈达滴下了冷汗,这已经是这次一半以上的人了。

    根据情报,坂东本馆不过二十个警卫。

    有着竹田诚一郎配合十余人袭击,应该死的差不多了,就算有剩余也没有几个了,而现在,整整六十余人冲入,在这样短的时间内全灭,这实在不可思议。

    “步枪都没有用吗?山田信一,你真不愧是尽川神社的武士。”

    “我犯了个错误,就是不应该进入坂东本馆作战,坂东本馆有上百个房间,楼梯和密道连绵,这就是港战。”

    “但是不打又不行,不能让阳光出现,让春鸟姬觉醒。”

    想到这里,北冈达也面目狰狞,他不信山田信一在这样大消耗下,还有着恐怖的实力,当下拔刀:“诸君,皇国兴废,在此一战。”

    “杀,杀掉山田信一和坂东媛子,让春鸟姬沉入天津神的黄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