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 追梦人Love平

第1681章 咱以后是不是要混大盗圈子了?

    听着舒允文的话,来生三姐妹顺着舒允文的目光看去,只见那是一幅色彩略显阴暗的画作,画里面一个衣衫破烂、裹着头顶的耍蛇人吹着竖笛,跟前一条眼镜蛇盘旋而起,阴鸷的目光与耍蛇人对视着。

    看到这幅画,来生瞳立刻介绍道:“允文大人,这幅油画名叫《耍蛇人》,风格偏阴暗,是我父亲海恩茨在印度旅行时所作,也是他的精品画作之一。这幅油画原本被一位印度的富豪收藏,是我们不久前才偷回来的……”

    “是吗?”舒允文点了点头,继续开着【阴阳眼】观察着那幅油画。

    《耍蛇人》确实如同来生瞳所说,是一幅和《天罚》一样,风格稍显阴暗的精品佳作,而在这阴暗的画风中,舒允文能明显感觉到,在那条眼镜蛇与竖笛中带着一股阴气、鬼气,尤其是那条蛇,它上方的阴气、鬼气直接成型,就仿佛是一条灵动的真蛇似的

    舒允文可以肯定,这幅油画巫器的核心,绝对就是那条眼镜蛇!

    而且,以舒允文的观察,这件巫器的品级,应该是在初级!

    不过话说起来,来生三姐妹父亲的作品中,《耍蛇人》、《天罚》这两个巫器胚子风格都是阴暗向的,是巧合还是……

    舒允文心中琢磨着,思索了几秒钟后,才扭头看向来生三姐妹道:“来生小姐,《耍蛇人》以及《天罚》,都是你们父亲什么时候画的?”

    舒允文话音落下,来生泪愣了一下,连忙回答道:“允文大人,《耍蛇人》、《天罚》都是我父亲在四十岁前后那段时期所作父亲那段时间有中度抑郁症,虽然经常在外面旅行作画,但是画作风格却都偏阴暗向……”

    “原来如此!~”

    舒允文点头表示明白,然后又追问道:“那这幢别墅里面,还有海恩茨先生在这个时期内画的画吗?”

    “呃……有是有,只不过比不上《耍蛇人》以及《天罚》这种佳作,而且只有三幅,被我们挂在三楼的一间房间里了……”

    “这样啊……你们能带我过去看看吗?”

    “当然可以!~”

    来生三姐妹应了一声,然后在前方带路。

    一行人很快到了三楼,进入了来生三姐妹所说的房间内,紧接着舒允文开着【阴阳眼】一扫,目光落到了其中一幅油画上

    那幅油画的场景是医院,画中是一个身形佝偻、两眼垂泪的中年妇女,油画周围环绕着一些淡淡的阴气、鬼气,让画中的中年妇女的神情显得有些诡异!

    这,又是一件巫器,只不过品级相对较低,应该只是入门级巫器而已!

    这么几幅同一时期的画里面,居然有着三件巫器!这么说来,他之前的猜测,难道是真的不成?

    舒允文盯着油画发呆,旁边的来生瞳则轻声介绍道:“允文大人,您跟前的这三幅油画,都是我父亲患抑郁症时期的作品。这幅油画名叫《末日》,画中的女人的丈夫、儿子先后患病入院,都是不治之症……”

    来生瞳给舒允文介绍着这副画,舒允文则摆了摆手打断,然后开口问道:“来生小姐,你们搜集的海恩茨先生这段时期的画作,真的只有这几幅吗?”

    “没错。”来生瞳点了点头,“……我之前说过的,我父亲那段时间经常在外面旅行作画,很多作品画完以后就在当地处理了,所以留在家里的非常少……”

    “那这段时间你们父亲画了多少幅画,你们知道吗?”

    来生瞳话落,舒允文继续追问,来生泪则立刻回答道:“……这个我知道!在这段时间内,我父亲先后游遍了日本、英国、美国,一共画了四十五幅画,其中有六幅是精心绘制的精品,剩下的则要稍差一些……”

    “四十五幅?”

    听到这个数字,舒允文两眼发光

    他现在只见过海恩茨这段时期的五幅作品,其中有三幅都是巫器,假设这四十五幅画中巫器的比例就是五比三的话,那四十五幅画,岂不是代表着二十七件巫器?

    二十七件巫器……我这是要发啊!

    舒允文脑中YY着,几秒钟后摇了摇头,觉得这不太现实。

    艺术品里面出现巫器的概率本来就很小,五比三这个比例,实在是太夸张了一点儿!

    不过,海恩茨这段时间绘制的画作确实挺古怪,出巫器的概率偏高,确实有必要好好搜集一下

    不往多的说,最后哪怕只搞到两三个巫器,那也值了啊!

    舒允文心里面乱想着,然后抬头看向来生泪她们道:“来生小姐,你们应该调查过海恩茨先生这段时间的作品都是被谁收藏的吧?能不能麻烦你们给我列一个名单?”

    舒允文话落,来生三姐妹都是“啊咧”一声,一脸诧异:“……我们确实查出了一部分画作的收藏家……只不过,您要名单干什么?”

    “嗯……我之前说过的,我是海恩茨先生的粉丝,所以想把他的画作都买来,建一个博物馆!~”

    舒允文随口乱扯,来生三姐妹则对视一眼,狐疑地看了看舒允文

    话说,这个邪恶的除灵师真的是父亲的粉丝吗?从他之前的表现来看……根本是个假粉啊!

    来生泪犹豫了一下,然后才点头道:“……那可真是多谢了!只不过,有些收藏家把画看的比生命还重,恐怕用钱也买不到的像是那副《末日》,我们找了代理人,想以市场价的两倍买回来,结果那位收藏家说什么也不愿意,我们最后也只能出手把画偷了回来……”

    来生泪话落,舒允文想都没想,直接回答道:“……偷回来啊,这倒是也可以!~嗯,不如这样吧,咱们索性联手,这些画能买回来最好,买不回来的话,你们就去偷,如果觉得比较难下手的话,可以找我帮忙……”

    “呃……您也要去偷画?和我们一起?”

    来生三姐妹闻言,都是一脸无语

    眼前这家伙可非常人,能够施展法术、驱使鬼怪,你跟我们去偷东西……这特么是要帮我们开挂嘛?

    来生泪他们有些懵逼,舒允文则点了点头道:“没错!必要的时候,我会出手!”

    要知道,海恩茨的画作里面,可是有巫器的!

    为了搞一件巫器,当小偷怎么了?大不了咱给收藏家留十倍的现金呗!

    不过话说起来,咱以后要是经常偷画的话,是不是也要混大盗圈子了?用不用给自己取个代号?

    快斗这货有个代号叫基德,咱要不索性取名叫法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