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 追梦人Love平

第1887章 我特么又不是侦探,你还指望咱来一段推理不成?

    下午,时间临近四点。

    家满宝清洁公司内,中山秀征的办公室里面,麻木久仁子手里面拿着抹布,抹着中山秀征的办公室。

    忽然间,办公室的房门“嘎吱”一声打开。

    麻木久仁子连忙抬头望去,只见柯南推门走了进来,不由得微微一愣,然后微笑着打招呼道:“你好小朋友,你就是柯南对吧?你来这里干什么?”

    “呃……我有点口渴,想喝点儿饮料。”柯南随口找了个理由,然后又好奇地问道,“对了,麻木小姐,中山社长不在这里吗?”

    “你说中山社长吗?他肚子有点不舒服,去卫生间了。”麻木久仁子立刻回答,然后把抹布往旁边一放,眯眯眼一笑道,“柯南你口渴了是吧?那你稍等一下,冰箱里面有牛奶,我给你倒一杯……”

    麻木久仁子说着,快步走到了冰箱前,柯南则目光一扫四周,然后快步走到了办公桌前,瞄了一眼办公桌上的那台电视,顿时微微一愣:“这个电视屏幕上的画面……似乎是家满宝清洁公司的外面?他们这是装了监视摄像机吗?而且这个角度……似乎是在楼顶?”

    柯南对大楼外的环境非常清楚,一眼就认了出来,紧接着目光又落到了办公桌上的一个仪器上,眯了眯眼:

    “这个东西似乎是……监视摄像机的控制器?这上面标记着自动和手动,这是可以自主切换模式吗?”

    柯南心里面琢磨着,也就在这时候,麻木久仁子端着一杯牛奶走到了办公桌前,轻轻把牛奶放到了办公桌上,微微一笑道:“柯南,这里的东西很贵重,你可不能乱碰哦!”

    “唔……我知道了,麻木小姐!”柯南卖萌地笑了笑,紧接着又笑嘻嘻地开口道,“……麻木小姐,我见过这个东西……这是监视摄像机,没错吧?”

    “哈哈,没错!”麻木久仁子点了点头,然后又继续说道,“……这个监控摄像机,是中山社长专门装上,用来监视大楼前马路的卫生的……”

    麻木久仁子话落,柯南“啊咧”一声,奇怪地指了指窗户道:“专门用来监视大楼前马路的卫生吗?可是,如果只是为了看马路的卫生的话,直接从窗户这里看不可以吗?”

    听着柯南的话,麻木久仁子“呃”了一声,然后开口道:“……其实吧,中山社长在之前也是这么干的。可是在两个月前,大概就是中山先生的妹妹意外过世以后,中山先生就要求在楼顶装了监视摄像机,原因是有的死角从窗户这里看不到……”

    “什么?”

    这监视摄像机是在中山秀子过世以后才装的?

    难道说……这监视摄像机里面还有什么猫腻儿?

    柯南闻言眉头一皱,心中警惕了起来,麻木久仁子则又继续说道:“……我记得,这台监视摄像机还是我们藤井董事的表哥、板仓卓先生联系的电子厂呢对了,板仓卓先生是一个软件工程师,他还帮我们公司设计了一个公司网站,客户也可以从网上下委托单呢……”

    “啊咧?网络委托?”听着麻木久仁子的话,柯南立刻想到了萝莉哀实验室的事情,连忙开口问道,“……话说起来,麻木小姐,我想问一下,你们公司是不是接过二丁目这里一家实验室的清扫委托?”

    “嗯?你怎么知道?”麻木久仁子闻言一愣,然后微笑道,“说来也巧,那是我们在网络上接到的第一件委托……”

    ……

    家满宝清洁公司,楼顶的天台上。

    中山秀征听着白鸟任三郎的话,干笑一声后结结巴巴地回答道:“白鸟警官,您说笑了……您不说清楚,我怎么知道您的意思呢?”

    中山秀征话落,舒允文立刻不耐烦地说道:“好了,中山社长,你就别装了!你之前塞到怀里面的,是钢琴线没错吧?”

    “呃……什么钢琴线?”

    中山秀征闻言心头一惊,身体情不自禁地向后退了一步,白鸟任三郎则快步走到了中山秀征跟前,不顾中山秀征的抵抗,从他衣服内侧的口袋里掏出了一根团在一起的钢琴上,然后目光死死地看向中山秀征道:“中山先生,这不就是钢琴线吗?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这……这个……”

    中山秀征结结巴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越水七槻则看了看那根钢琴线,又看了看角落的监视摄像机以及对面楼顶,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我明白了!中山社长你应该是提前把钢琴线的一头拴在了监视摄像机上,然后把另一头拴在了一块儿铁材上,再把铁材搬到了旁边废弃大楼的墙上……之后,你在看到藤井董事出现在小巷的时候,就控制着监视摄像机移动,带动废弃大楼墙上的铁材掉落,砸死了藤井董事,对吧?”

    “……我想,你的办公室里面,一定有能控制监视摄像机移动的设备,没错吧?”

    越水七槻话落,成实立刻飘到了舒允文跟前,声音传入舒允文脑中道:“允文大人,我的推理和越水侦探一样!”

    舒允文闻言眯了眯眼,又看向了中山秀征,中山秀征则勉强一笑,然后开口道:“不好意思,越水侦探,如果真像你推理的一样,藤井董事的死确实有可能和我有关……可是,在藤井董事出意外的时候,我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面,根本没办法确定藤井董事在小巷中的位置才对……你要是觉得我是凶手的话,那这一点要怎么解释呢?我总不能靠运气来杀人吧?”

    中山秀征话落,越水七槻“呃”了一声,挠头道:“这个嘛……”

    话说,这手法她貌似还真没搞清楚来着……

    越水七槻有点尴尬,然后扭头看向舒允文求助,舒允文则无语地翻了翻白眼

    我勒个去!你看我干什么?

    咱能找到证据、锁定凶手已经很厉害了好伐?

    我特么又不是侦探,你难道还指望咱说出一段精彩绝伦的推理,逼得凶手俯首认罪不成?

    嗯……找几个人打得他跪地认罪咱倒是能做到,要不咱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