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 追梦人Love平

第2173章 玄田隆德:我是一个纵火犯……(4/5)

    “嗯?有东西凸起?”

    听着柯南的话,服部平次他们三个一起凑了过去,仔细一看,然后服部平次开口道:“这个东西……好像是人的脚?看这个情况,上面的东西应该是因为大火融化了……”

    服部平次话落,毛利大叔捏着下巴思索道:“唔……假设这个红马塑像上原来应该有个人的话,那乘坐赤兔马的武将就是……”

    毛利大叔名字没有说出口,柯南、服部平次都是瞳孔一缩,“啊”了一声道:“……关羽!看样子,那个推销古董的男人真的很有问题!”

    “呃……什么?”毛利大叔、弓长警官一下没有反应过来,服部平次则继续解释道,“真是的,你们难道还没有想到吗?关羽就是保佑生意兴隆的神明,而那个推销古董的人赠送的钥匙圈的大小,刚好也差不多……”

    服部平次说到这里,立刻向着弓长警官说道:“……弓长警官,我记得那个人说过,他的古董店就在杯户町一带,所以你现在马上派人在杯户町一带进行盘查,应该能找到他!”

    服部平次话音落下,弓长警官神情略显纠结,犹豫了一下后,从衣服口袋里面掏出了一张照片道:“你们看到的照片,该不会就是他吧?”

    听着弓长警官的话,柯南、服部平次、毛利大叔他们定睛一看,顿时一脸惊讶道:“对!没错,就是他!弓长警官,你怎么有他的照片?难道说,你们警方早就有在注意他吗?”

    “唔……是的。我们曾经调查过他,他的名字叫做玄田隆德,确实在杯户町经营着古董店。”弓长警官点了点头,表情并不怎么好看,“……我们最初注意到他,就是在梨善町一丁目的那起火灾现场,他当时盯着熊熊燃烧的大火,嘴里面轻声地喊着‘爸爸’……我们觉得他有点可疑,所以就稍微调查了一下,发现他的爸爸是一个消防员。在他小的时候,他的爸爸为了救人冲入了火场,就再也没有出来过……”

    “……所以,我们警方也有猜测,他有可能是因为思念父亲才放火的也说不定。他可能会有一种如果发生火灾,爸爸就会飞奔过来的错觉吧……”

    弓长警官话音落下,毛利大叔又捏着下巴补充道:“原来如此,他就是因为这个,才从一丁目开始按照顺序放火他这应该是在追逐父亲在火焰中的幻影吧?”

    毛利大叔说完,柯南、服部平次都是眯了眯眼,然后开口道:“好了,不说这些了。弓长警官,你们既然已经调查过玄田隆德,那应该知道他的店面以及家庭住址吧?咱们这就赶紧去抓人,万一被他逃掉的话,可就不妙了……”

    “嗯,好吧,我这就去安排一下。”

    弓长警官点了点头,答应下来,转身走出会议室。

    看着弓长警官走了出去,服部平次脸上表情舒缓了起来,微微一笑道:“……咱们现在的调查又更进一步,又锁定了一个重要嫌疑人,接下来只要等警方将他缉拿到案,再深入调查一下,就能知道他是不是那个纵火犯了……话说起来,舒允文那家伙之前急匆匆离开,也不知道他那边查的怎么样了……”

    虽然舒允文之前说了是要直接回家休息,但是服部平次可不信

    毕竟这货堪称是“前科累累”啊!

    服部平次话落,柯南“唔”了一声,点了点头表示附和,然后又得意地说道:“……那个家伙没有来警视厅这边查看前三起纵火案的卷宗,根本不知道红马塑像代表的真正含义,就算自己发现了什么线索,肯定也没有我们查的快!”

    “对对对!没错!”服部平次神情得意,然后又凑到了柯南旁边道,“柯南,依我看,咱们要不给除灵师他打个电话,告诉他咱们这边的调查进展,让他别白费功夫了怎么样?”

    “呃……这个……”

    听着服部平次的话,柯南愣了一下,神情有些犹豫,服部平次没等柯南回答,直接大手一挥道:“……嗯,就这么决定了!电话我来打!”

    服部平次说着,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拨通了舒允文的号码,旁边的柯南看着这一幕,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阻止

    话说,虽然他也觉得这事很稳,可是为毛还是会有一种很不想的预感?

    ……

    晚上十一点多,米花町。

    舒允文家的大门外,看着玄田隆德激动的样子,舒允文“哈”了一声,虽然有点奇怪,还是从自己的衣服口袋里面掏出了那个关羽钥匙圈道:“你说的是这个钥匙圈?”

    “对!没错!就是这个!”看到那个钥匙圈,玄田隆德眼亮了起来,立刻劈手抢了过去,庆幸地嘀咕道:“真是太好了,总算全部收回来了,这下子应该不会再出事了……”

    玄田隆德旁若无人地说着,神情似乎都有些恍惚了,舒允文则忍不住开口道:“那什么……玄田先生,你没事吧?还有,关于你下午送我的古董手册,我有点问题想要问一下你……”

    话说,关于那个破损的瓷碗,舒允文可是很关心的,现在既然遇到了人,自然要问个清楚。

    舒允文话落,玄田隆德微微一愣,旋即回过神儿来,一脸沮丧地说道:“……不好意思,舒先生,我、我现在没这个心思,因为我马上就要向警方自首了……”

    “啊咧?自首?”

    话说,这家伙犯罪了?可是看他这副德行……不像啊!

    听着玄田隆德话,舒允文愣了一下,有点懵逼,上下打量了一下玄田隆德后问道:“玄田先生,你这是犯什么事儿了?”

    “我、我是一个纵火犯……”

    玄田隆德神情悲戚,看上去就像是一个迟暮的老人:“……不!那不是我,而是另一个我。在我的大脑里面似乎还有另外一个人格,他是一个纵火狂魔,这段时间的红马连续纵火案……”

    “……就是他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