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疯骑士的宇宙时代 愤怒的松鼠

第三百四十一章 欺骗

    “老乡,看来你认识他们呀,他们是来找你的吗?这么说来的话,我们是被你牵连进来了,你连一句抱歉都没有吗?要我们当免费保镖的话,至少给点报酬吧,我看你挂在胸前的那玩意就很不错。”

    少年带着笑话的话语,却让这艘刚刚还团结一致的小船气氛冷凝。

    “刘玉溪”下意识的抚胸打算说什么,却发现自己的两位骑士已经按耐不住,但下一刻,一把细剑、一根银针架在了他们的脖子上。

    苏娜娜和赫米特不知何时溜回了船舱,现在用行动阻止了船主方可能采取的过激行动。

    事实上,从上船那刻起,众人都知道,只要翻脸了,两边的战力根本不成对比。

    罗夏一直没有揭穿,只是在之前的情况下,同船共济谋条生路最优先,万一逼得鱼死网破就不好了,尤其是改造魔铠还需要原主的协助。

    但现在,自己这边把握了形势,追兵也漏了敌,罗夏就不愿意了。

    这个时候还糊里糊涂,被卷入了其他人的事件被牵连,连敌人是谁都不清楚就稀里糊涂的打一场,谁都会觉得不爽的。

    看似平淡的询问,考虑到罗夏的天赋能力的话,却满是陷阱。

    追兵是来找你的吗?这基本是肯定的,但罗夏还是要确认一下,然后他已经看出了追兵们似乎都不算是一伙的。

    你连一句抱歉都没有吗?这是试探对方的人品了,看对方是否对牵连无辜者有所内疚,也会影响罗夏接下来对他们的态度。

    你胸口的小玩意就很不错?这就是欺诈了,罗夏的诚实天赋又不是透视眼,他怎么可能知道对方胸口挂着的是宝贝。

    但之前罗夏曾经数次和对方试探,的用天赋能力试探对方的时候,看着对方不自在的时候,言语刺的对方难受的,那个“胖子”都会下意识的触摸胸口的挂饰……这一个下意识的反应,若是那人在不安的时候做出,在罗夏看来,要么那玩意是用来保命的杀手锏,要么就是很贵重不容有失,或者两者皆具。

    不管是那种结果,罗夏都要进行试探,现在占了上风的他不允许一个引来追兵带着幻象的家伙,什么都不解释就这样躲在自己身后。

    “不急,我们还有时间,你可以慢慢想,但我很明确的说,你的回答我只会听一次。”

    之前的水球术用了法术增远的效果,法师魔铠/法师塔增远后的法术射程可是远超对方的火炮范围的,离得最近的海盗船都还有一份

    正好等着法师魔铠冷却,罗夏自己倒是一点都不急,耐心的等待商人的答案,顺道给对面施压。

    汗水从肥胖的脸庞滑下,一对小眼睛挤成了一条缝,地上已经撕了一大片,看来这胖子的抗压能力不怎么样。

    罗夏本来还打算继续施压,对方却突然叹了一口气,然后抹了一把汗,颤颤巍巍的从脖子上解下了那个吊坠。

    然后,胖子没了,出现了一只野生美女。

    “这是半神器幻象护符,请原谅我用它来伪装真实的自己,毕竟,我的身份有点敏感。”

    这大变活人让旁观者倒吸一口凉气,毕竟这反差实在太过巨大,而且伪装的效果实在太好,连这不存在的汗水都模拟的满是真实感。

    在场的可不是菜鸟,尤其是有龙瞳的艾莉儿,能够欺骗她的可不是简单的玩意。

    恐怕,这已经不是单纯的幻象,而是达到了规则的层面,也难怪被灌上了半神器(残缺神器)的名号。

    “我是赛薇亚拉,拜尔王室成员。”

    在这个时候,越发简单的话语,越反衬出内容越发有分量。

    原来是一国的公主?军用品出现在海贼船上追杀公主……稍微扩展一下,罗夏觉得自己可以脑补十万字了。

    对方很坦然,说的也全是真话……但罗夏,却依旧觉得那里不对,这幻象护符的确是好东西,但现在已经被盯上了,就算欺骗也没有意义,难道还能用幻术来保命?既然涉及到政治谋杀,不留活口是基本吧。

    “艾莉儿,魔力感知,看一下她身上还有没有魔力物品。”

    这是一个简单的二环奥术,专门用来探查魔力、魔法物品,由坐在魔铠内的艾莉儿使用的话,外面也察觉不到。

    下一刻,让罗夏意外的,艾莉儿摇了摇头,赛薇亚拉身上除了那个护符,根本没有其他的魔法物品。

    而这个术法还有一个额外效果,撤掉了幻觉后,赛薇亚拉的实力也暴露出来了。

    “一阶且境界不稳,魔力和气都有,但都烂的没法评价……别露出这种看不起人的表情,看她才十几岁的样子,这才是一个十几岁的正常人类应该有的水准,我们那里的情况才是不正常的。”

    好吧,真相揭露了,罗夏却越发烦恼了。

    就算不计较脑补的那些乱七八糟的宫廷传奇,一个超级大国的王室隐瞒身份却被自己逼着揭穿,后面还有使用军用装备的海贼团追杀,怎么看都是大麻烦。

    但最要命的,却是…….

    “你们有人知道赛薇亚拉吗?她和现任拜尔王什么关系?”

    罗夏问出声,场面却变得很难堪,也变得诡异的安静。

    所有人你看我我看你,都不说话。

    看来,自己这一行人所有人都没有做功课…….这也是理所当然的,谁会无聊到去了解一个千里之外的国家的王室成员。

    罗夏知道自己是白问了,这人名都不知道,更不要提现在需要了解的国内政治情况……在罗夏看来,既然已经被卷进了政治事件,至少要知道现在追杀自己的敌人是谁派出来的,拜尔国内到底谁说话算数,自己该不该救这个落难公主,救了之后会得罪谁吧。

    万一救了一个革命派反贼,被拜尔全国通缉了,那不就真成搞笑了。

    “噗。”

    终于,忍不住的赛薇亚拉笑出声。

    她是怎么都没想到自己都被当做拜尔王最有利的候选者,对方却连自己的名字都没有听过。

    “我真是傻了才对你这个真正的外域来客用伪装……罗夏殿下,吾以拜尔王室七公主的名义向您和您的同伴求救,请看着吾等先祖的黎明之约的份上,给与吾一个血盟兄弟应有的帮助。”

    “你知道我?!”

    罗夏有些惊讶了,自己不了解千里之外的国度情况,自己这点名气也没有理由跨洋越海抵达别国的宫廷。

    闻言,赛薇亚拉却俏皮的眨了眨眼。

    “罗莎姐提过你好多次,我们家谁不知道她有一个宝贝义弟。”

    罗夏愣住了,她称呼罗莎姐姐?全家都和罗莎很熟?既然有这层关系,看来这还真不能不管不顾。

    罗夏却不知道,这还是他有了诚实天赋之后,第一次上当,还是被完全真实的言语误导,还不止骗了一次。

    事实上,罗莎和赛薇亚拉并不相识

    罗莎在公众场合都数次提到过罗夏,罗莎作为这片区域的重要政治任务,赛薇亚拉自然要了解她的资料,也知道了那个身份实在特殊的半木灵弟弟…….罗夏这名字记起来也并不是难事。

    罗莎姐?作为一国的公主,称呼邻国年长、身份高贵者为姐姐不是很正常吗,就是叫邻居年长的大….阿姨,也最好一口一个姐吧。

    而被欺骗隐瞒的不仅如此,此时,在半神器幻想护符的护符匣中,一颗水蓝色的蓝宝石正在闪烁发光。

    依靠天赋能力从没有上当过的罗夏第一次被骗,而另外一方面,在未来的日子里,赛薇亚拉无数次后悔自己初次见面时的小聪明。

    “当初我为何傻到去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