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漫威世界的术士 火之高兴

第890章

    布莱克的遗体被放进了黑色尸体袋中,医护人员缓缓的把袋子的拉链拉紧。在将其运走的时候,旁边的沃德安慰似的对一脸冰冷的梅琳达说道“没人能够预料到这一点,不过你挺幸运的,遭遇了那种怪物还活了下来。”

    “但布莱克死了,我不觉得这是走运。”梅琳达咬了咬牙转身离开了,她现在非常的自责,在刚刚进入那家疗养院的时候,她就感到自己有些不舒服了,如果那个时候自己能够早些明白那是因为恶灵骑士在接近,或许可以避免这一切的发生。而恶灵骑士抓住布莱克的时候,如果自己的反应能够快一些,而不是犹豫着是否要暴露力量,也许有可能救下他。

    但不管怎么样事情已经发生了,现在想什么都已经晚了。可是,还有一个人应该为此付出代价!

    梅琳达来到了会议室,维多利亚汉德也已经赶了过来,正在和科尔森他们商量,千里眼的抓捕行动是否要继续下去。

    “这只是一个意外,而且我听说那个意外现在已经被排除了,恶灵骑士暂时失去了行动能力。”刚一进门,梅琳达就听见了约翰加勒特大声吵吵的声音,他似乎比任何人都更加着急抓到千里眼。

    这也难怪,约翰加勒特为了今天不知道铺垫了多久,不知道进行了多少谋划,更是以身犯险亲身上演了一出苦肉计,要是被突然闯入的恶灵骑士搅了局,这个计划不能进行下去了,我找谁哭去?

    而且他也隐隐的感到了亚历山大皮尔斯,近来对自己的态度有些奇怪,将透出了一种不信任的感觉。西特维尔在离开之前的那次会议上,说的那些话自己当时没有反应过来,再回过头来一想似乎有试探的意味在里面啊,想来这一定是奉了皮尔斯的命令。这真是让他如坐针毡啊,虽然他还没有搞清楚这到底是因为什么,但他个人推测,可能是因为上头觉得自己和科尔森的关系实在是太近了。

    因此这次针对科尔森的任务一定要成功,挽回上头的信任,对,就是如此,一切为了大计划!

    “还可以继续下去吗?”汉德直接一句话回怼了过去“我们的搜索任务毫无进展,连嫌疑目标都没有确定下来,就已经损失了一位高级特工,承认吧,这个计划没有你们说的那么完美!”

    “计划是完美的。”约翰加勒特坚持的“布莱克特工的事情只是一个意外,和计划本身毫无关系。”

    “没错。”梅琳达这个时候走了过来,突然帮约翰加勒特说话“而且我想我们已经找到了嫌疑目标了。”

    “恶灵骑士当时向我们袭来,你们已经侦测到了,虽然将其误判成了一枚导弹。可是我和布莱克特工接到警告之后是准备立即撤离的。如果撤离顺利,我们贺喜可以避过和恶灵骑士的遭遇。”

    “那为什么没有呢?”汉德问道。

    “死亡战士。”梅琳达握紧了拳头咬牙切齿的说道“我们就要撤离的时候,死亡战士突然到场截住了布莱克。”

    “我想我在现场的时候已经汇报清楚了,死亡战士先到抓住了布莱克让我们无法撤离,然后恶灵骑士才赶了过来,杀死了布莱克。”

    “是这么回事吗…”汉德眉头一皱若有所思。

    “恶灵骑士或许是移动的天灾,但是死亡战士则是千里眼的保镖。”梅琳达继续说道“他会突然出现在那里,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我们接近千里眼了,我们当时寻找的那个人,托马斯纳什,就是千里眼!”

    “我们必须找到他,他必须为布拉克的死付出代价!”

    “可是我们接下去该如何找到他?”约翰加勒特摇了摇头“他现在可能正躲在某个海岛上面钓鱼呢。”

    “我或许可以帮忙。”克蕾雅突然走过来,她的脸色很不好看。自己刚刚成为首席秘法师,恶灵骑士就敢明目张胆的出来搞事情。而据说埃文森来帮神盾局出任务,从来就没有出现过自己人伤亡的事情,可这一次换自己来,这立马就死了一个。

    这种鲜明的对比让克蕾雅十分的失落,并且下定决心要挽回这次的局面,否则回去之后非让那两个女恶魔笑掉犄角不可。

    “我听说那个什么那个什死亡战士,也被恶灵骑士所伤了?”克蕾雅问道。

    “没错。”梅琳达点了一下头“恶灵骑士一枪扎穿了他的手臂,我亲眼所见。”

    “那就好办。”梅琳达笑道“地狱之火所造成的伤害是不会愈合的,至少对凡胎的人是那样,那个伤口一直会存在,并且地狱之火会在上面不停的燃烧,他要承受着这痛苦的煎熬。”

    “我不觉得他那个样子会感到痛苦…”约翰加勒特挑了一下眉毛,死亡战士被改造成那个样子,痛觉神经什么的早就被切断了。

    “有灵魂就会。”克蕾雅冷笑道“地狱之火燃烧的不仅只有,还有灵魂,所以我可以设法追踪这些火焰,从而找到死亡战士的所在地,放心,就算他把受伤的地方给砍下来,地狱之火仍然纠缠着他的灵魂。”

    约翰加勒特冷笑一声,斜着眼看向科尔森“如果找到了死亡战士…”

    科尔森也是点了点头“那就等于找到了千里眼。”

    “所以,你们给我一些空间好吗?”克蕾雅朝众人挥了挥手,让他们退开一些,紧接着她就闭上了眼睛。

    世界瞬间变得安静了下来,克蕾雅四周的一切全都消失不见,变成了一片的黑暗。自己刚刚和恶灵骑士交过手,还记得他火焰的味道,就以这个火焰的特质进行大范围的精神搜索的话…

    克蕾雅处于黑暗中,看到一处突然亮起了暗红色的火光,她伸手朝那面一抓,那一点火光就化做了一条红色的飘带自动飞了过来被她抓在了手中。

    就是这个了…克蕾雅冷笑一声,这种毫无魔法学识完全不会隐藏自己的家伙真是太好找了,那么接下来…心灵视界!

    克蕾雅身上忽然暗影升腾,她猛然睁开了双眼,不过她这个时候的视角已经不是自己的了,而是在她的法术之下置换成了死亡战士的。

    她看到死亡战士在一个老旧的建筑之中,右手颤抖着,显然正忍受着极大的痛苦。他走到一个箱子面前将其打开,从中拿出了一个像是电子手环一样的东西,往受伤的那条手臂上一带,手环瞬间扩展组装,给那条手臂上覆盖上了一层全新的银色装甲。

    这个样子的话,受伤的手臂的功能已经恢复完毕了,可是这根本不会减轻死亡战士的痛苦,不过显然控制他的人也不在乎这些,工具听话好用就行了,痛苦不痛苦的关我什么事。

    “找到了。”克蕾雅从心灵视界当中退了出来,确实发现一众特工全都站得离她远远的,脸上也全都是惊愕之情“怎么了?”

    嗯…额…几个特工都你看我我看你没有回答,最后还是梅琳达见多识广说道“你的样子…”

    “哦…你说这个啊?”也不怪旁人会惊讶,因为克蕾雅现在是双脚不挨地面飘在半空中的,有一些黑色的烟雾不停的在她身上缭绕,而她本来百褶的肌肤也变成了深蓝色,头发也是如此,发稍还一绺一绺的的纠结在一起闪耀着蓝色的光芒。

    这就给人一种错觉,总觉得那些地方已经不是头发了,而更像是一种充满血肉质感的触须。

    “真是的,一不小心居然进入了这个形态。”克蕾雅身上那些缠绕着的黑色烟雾突然上去,她又恢复成了原来的样子“不好意思,我好像太过专注了一些,进入了虚空爆发的形态,不过,你们都是高级特工,不会那么容易被吓住吧?”

    “嗯…没错…”汉德点了一下头,可是她额头上那些细细的汗珠,则说明她并不像她表现的那样轻松。说起来这也是怪她位置不好,正对着克蕾雅,所以在克蕾雅睁开眼睛之后几乎算是和她直接对视了。

    这可真是让人不寒而栗啊,汉德看到的那双眼睛,没有眼瞳和眼白,只有空洞虚无的黑色,像是有无尽的深渊在里面搅动着。就在那一瞬间,汉德似乎就像是看到了万千的真理和无尽的轮回,差点就因为这些而欣喜若狂放声大笑了。

    “你似乎很不错…”克蕾雅伸出手来,往汉德的太阳穴上轻轻点了一下,一阵冰凉的触感传了进去,让汉德躁动不安的心思缓解了下来“但是要记住,不要轻易直视我的双眼。”

    “位置我已经确定了。”接着克蕾雅转过身来对众人说道“你们准备好了吗?”

    “我…我这就去调集行动队员。”汉德擦了一下头上的汗珠,现在她的心思很乱,刚才她似乎抓住了什么,好像又是空无一物。

    没过多长时间,神盾局的人就来到了克蕾雅标注出来的地方,那是一个规模庞大的老旧建筑。不过这一次他们来的可是大队人马,手中的武器全都是满配自动步枪,头是三级头,甲是三级甲。

    约翰加勒特对着行动队的众人说道“我们的目标防护力极强,而且身上有各种轻重型武器,并且电子辅助系统,也就是每枪必中,你们可要小心了,不用警告直接开枪。”

    “每枪必中?自动瞄准?这听起来有点像外挂。”克蕾雅在一旁听了之后有些不快的噘了一下嘴“我最讨厌外挂了。”

    “这次是按门铃还是敲门?”沃德给自己手中的自动步枪上膛之后,半开玩笑似的向约翰加勒特问道。

    “当然是敲门。”约翰加勒特冷笑一声。所谓的按门铃就是先喊话警告,敲门的话就是直接破门而入了。

    不过爆破组来到大门之前,克蕾雅却手中拿起圣枪,猛然向前一挥,黑色的风暴立刻将整个大门和一小片天花板都给掀掉了,回过头来说道“把整间房子都拆掉岂不是更好?”

    “嗯…真不错。”约翰加勒特干笑了一下,他现在心里面真是没有底,克蕾雅的加入究竟会给自己的计划造成什么样的阻碍,不过事情已经发展成了这个样子,只能将计就计了,还好自己设计精密这根本就是一个死局“准备突入。”

    随着这一个命令行动队原理课以标准的战术队形,从克蕾雅破坏出来的缺口上冲了进去,并且这一次科尔森也身先士卒,拿着自动步枪在前搜索着,而梅琳达这事就跟着他的身边寸步不离。

    很快,他们就遭遇了死亡战士,不过对方再随便攻击了几下之后,立刻转身就跑。众人紧随其后,一直将其追赶到了建筑的最下层。就像是死亡战士带着他们故意来到这个地方的一样,他们在建筑的最下层,发现了一个密室。

    工人走进去一看,里面只有一个穿着睡衣的老头子,半躺在椅子上面,他的面前摆满了电视屏幕。此人正是他们的目标,托马斯纳什。

    不过这位看来疑似千里眼的人物,他全身瘫痪的情况确实是真的。现在他只能一动不动的呆在椅子上,口中含着一个管子,全身上下唯一能够活动的地方,也就只有他的脑袋了。

    “你们终于来了…”一个电子合成的声音从周围传来,科尔森理所当然的认为是托马斯在利用发声辅助机器对自己说话“我早就已经预见到这一切了。”

    “是吗?”科尔森将枪口放下“那你意识到你将被我们关在什么地方了吗?一个漆黑不见天日的小盒子里,你将会烂死在那个地方。”

    “是的,我看到了。”电子声再度传来“世间的一切都逃不过我的眼睛,只有你,科尔森,我看到了你的死亡,可我看不到你在那之后的事情了。”

    “不过很感谢你来到了我的面前,面对面之后,我预测到了你今后的事情。”

    “我将会在你的监狱里面和蕾娜结盟,我将会重获自由,并重新崛起…”

    “你能够看到一切,预测未来?”克蕾雅缓缓的走了进来“那只有一个方法可以证明你的本事了。

    “克蕾雅路德维希,埃文森里希特唯一的伴侣。我知道你,我看到过你。”

    “嗯哈哈…你说话可真好听。”克蕾雅情不自禁的笑出了声来,唯一的伴侣,我当然像这个样子了,而且我真是太感动了,你这家伙简直是在用生命拍我马屁啊。

    “你既然知道这些…”克蕾雅收敛了笑容,然后一本正经的问道“你知道吗?菲特狗第二章什么时候落地?”

    托马斯:…

    “第三章什么时候开放?我什么时候可以抽到政哥哥?”

    托马斯“…”

    “切!”克蕾雅冷哼一声“你说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在这装什么先知啊。”

    “不管怎么样我已经预见了未来。”托马斯似乎根本不理会克雷雅的指责,只是径直的说道“科尔森,我看到了,你最终将失败,你将一无所有,我看到了,你的梅琳达将会用身体替你挡下一颗致命的子弹,死在你的面前。”

    你的梅琳达?我必须承认你这家伙说话确实挺好听的。梅琳达翻了翻白眼,但是老娘现在怕是被人拿枪扫射,都不会死啊!一枚子弹就要了我的命?那是什么子弹?原子弹啊?!

    “你最后想抱着那个女孩,斯盖的实体在血泊中哭啼,这一切都是无法避免…”

    砰!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枪响,沃德满脸怒容的一枪打死了托马斯。你丫的闭嘴吧,我总感觉你越说越要露馅儿啊!

    (天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