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漫威世界的术士 火之高兴

第1018章 公投背后

    在敲定了全民公投之后,双方就立刻成立了统计委员会。约定公投将在五天后正式开始。而委员会其中的成员,山达尔这边当然是由新星至尊和其他一些政府高官了。

    阿斯加德这边有些难办,毕竟他们是王权至上的国家,没人熟悉这一套操作。因此,要找一个懂这套路,最重要是心比较脏的人出面。所以,埃文森你还等什么?赶紧上吧!

    “外面可热闹了,你不出去看看?”委员会办公室的所在地,就是原新星军团的军部,这时候办公室的大门被突然推开,卡罗尔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

    原来她不走,是想和埃文森商量一下斯克鲁人避难的问题,现在她纯粹是对这件事情来兴趣了,想要看看结果如何。

    现在已经过去了两天时间,这段时间卡罗尔一有空就出去转,算是深入基层体察民情了。她发现山达尔人对于投票这件事情那真是非常的上心,可谓是群情踊跃。

    本来卡罗尔还觉得,山达尔刚刚遭受重创,五天之后就举行全民公投,或许太仓促了一些。但事实证明她错了。

    社会停摆?没关系,投票最重要了。抢险救灾?那先救着呗,只要不耽误我投票就行。战后重建?这又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投完票之后再说吧。

    “唉…”埃文森叹了口气,山达尔货币汇率下跌的速度有些不尽人意啊。他摇了摇头转过身来看向卡罗尔“这算是正常情况,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民众对政治这种充满秘密,听起来高高在上的事情,本来就具有非常高涨的热情。而现在进行的则是决定这个国家未来的大投票,他们觉得这个国家的未来就在自己手中,他们可以指点江山挥斥方遒了。这种快感,是比任何东西都容易让人上瘾的。”

    “所以说这些人…”埃文森来到窗户边,身体靠着墙壁斜着头看向下看去。大楼外面可是聚集了一大群人,举着各式各样的标语,来表达自己的各种诉求“其中或许有真正关心这个国家的,但大多数人只是在享受这个过程,跑来过瘾的瘾君子罢了。”

    “这样说他们真的好吗?”卡罗尔抬手挠了挠自己的大脑门“这些人当中可有不少是你的支持者,说实话我真没想到他们数量会有这么多。”

    卡罗尔一开始觉得,支持埃文森的人可能会有,毕竟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何况山达尔现在真的是大难临头。但她实在是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人争当外国的走狗。这也不怪她,正常人都想不到。

    “这又有什么好奇怪的?”埃文森却是一副早有预料的样子“所谓的山式民主,山式自由,最擅长培养这种货色了,或者说就是为了培养这种货色而出现的制度。”

    “还可以这样搞?”卡罗尔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新星军团的人莫非是脑子有毛病不成?”

    “呵,你也知道是新星军团啊…”埃文森冷笑一声“山达尔政府的所有人,全部都既是政府官员,同时又是新星军团的军官,这就是典型的军政府,你说他们离开鼓吹的山式自由究竟目的何在啊?”

    还没等卡罗尔想明白,埃文森就替她回答了“这就是他们为了扰乱外国政体,好让他们从中渔利的毒药!”

    “所以新星军团不是脑子有毛病,反而是精明的很啊。只不过…”埃文森话锋一转说道“山达尔和克里帝国交战千年,国家日益衰落,有才能明白事理的人,大部分都死在战争当中啊。所以新星军团才出了这饮鸩止渴的昏招,把这副毒药自己喝下去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新星军团的高级军官还算把持得住。但是下层民众已经深受毒害了。”

    “真是绝无仅有啊。”卡罗尔不住的摇头“我在宇宙之中呆了那么多年,也算是见多识广。可这类人还真没见过。”

    “现在山达尔虽然大难临头,迫切需要阿斯加德的保护。但国家灭亡被人吞并,这是奇耻大辱。他们就算是迫不得已的答应了,我也能理解,但这么积极可真是让人想不通!”

    “他们哪有这么深邃的思考啊。”埃文森盯着下方鼓噪的人群冷冷的说道“虽然你说的这个因果关系简单的就像条件反射。但刺激他们的是另一条许诺,神之子民的荣耀。这是多么高尚,多么令人向往的事情啊!”

    “就因为这个?!”卡罗尔听说我也知道自己有时候比较虎,但跟这些人一比我真是机智的一比啊“神之子民?据我所知血统最差的阿斯加德人也可以活五千年,他们能活多久啊?”

    “种族差别犹如云泥啊,就算你们给了他神之子民的身份,那充其量也只不过是身份证上的一行字,还是要在后面加括弧的那一种。”

    “美好而空洞。”埃文森哼笑道“这就是他们的追求。多好的狗啊,骨头都不用给一根,画个大饼就摇着尾巴就来了。”

    “算了,算了。”卡罗尔摆了摆手,她觉得在讨论这些人,自己机智的大脑就被带坏了。于是她就换了一个话题“就算你对他们再瞧不上你,你也不能待在房间里面不出去,总要和他们见见面的啊。”

    “走狗而已,有什么好见的的?”埃文森切了一声,找个地方坐下了。虽然那些人是支持他的,干的事情也是随他愿的,但他就是看不上这些人!

    “我说,你到底懂不懂投票的套路啊?”卡罗尔一掐腰。现在的状况不就和选总统差不多吗?别管你心里面对那些白痴是怎么看的,但面子上的事情该做还是要做的。现在距离投票没几天了,这巡回演讲什么的赶紧搞起来啊!

    按说埃文森套路这么深,不因该想不到这些啊“该作的秀总要做,难得现在形势大好,现在正是巩固战果的好机会啊。”

    “巩固战果?”埃文森奇怪的看了卡罗尔一眼,抬手指了指一边的墙壁“看看那个吧。”

    卡罗尔顺着埃文森手指的方向一看,那是一个电子屏幕,这两天她光在外面转了,今天才算注意到这个。

    这个电子屏幕上显示的是,同意,否决。这应该就是全民公投的数据统计了,不过一般应该就这两个选项,这一次却有了第三个,无所谓。

    无所谓,那就是沉默的意思了,而沉默,一般就会被当做默认了。

    人是会随波逐流的,别看这个时候都叫得很欢,真到做决定的时候还是会为难。一为难就又会随波逐流,同意和否决的决定难做,那干脆就选择无所谓好了。今后怎么样,是好是坏都和我没关系。

    不过三个选项并不是让卡罗尔吃惊的地方,而是这三个选项后面都已经写好了数字,同意选项后面的数字稍多,否决选项的少一些,最多的还是无所谓。

    “你这…”卡罗尔指了指屏幕,又看了看埃文森,半天之后才算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投票还没开始,你这结果就已经定好了?”

    “当然了。”埃文森现在真是觉得这个女人的力量,是她牺牲智商所换来的“你不会真的以为这个投票结果,会有什么实际效果吧?”

    “现在大形式如此,就算投到最后反对方获胜,我也可以说有人弄虚作假,要求重新投票,一直投出我想要的结果为止。不过我没那么多时间陪他们耗,干脆一次结束吧。”

    卡罗尔转动僵硬的脖子,看向办公室的另一角,新星至尊和一种高官都在,他们显然也看到这个电子屏幕了,但他们似乎对这弄虚作假的事情一点反对意见都没有。

    “他们当然不会反对了。”埃文森顺着卡罗尔的视线看了一眼新星至尊“他们都是人精,知道什么是必然结果。”

    “你早就知道他们会同意,既然如此…”卡罗尔有些糊涂了“当时他们和天后见面的时候,你干脆再强硬一些,让他们低头就是了,那岂不是更节省时间?何必又要提出这场全民公投呢?”

    “我要的就是全民公投啊,要的不是结果,只是这个过程而已。”埃文森想了想说到“我个人认为,所谓的全民公投,是最精明也是最卑劣的政治手段了。”

    “民意可贵,民意需要被听取需要被重视。但民意又非常的盲目和短视,同时又很容易被煽动被误导,变得歇斯底里,非常的善变。地球上有个国家你肯定知道的,他们号称换个总理比富豪换辆汽车还容易。国家方向一变再变,政治朝令夕改,那国家肯定没好。”

    “何况事事都全民做主,那还要官员干什么?民众把国家委托给政府和官员,就是要让他们替自己做决定,替自己担责任的!而全民公投,那就是政府和官员把这个的皮球又踢给了民众!”

    埃文森朝新星至尊那边虚指了一下“他们当时明知事不可为,为什么要死挺着不答应?他们不是不肯,而是不敢!他们不敢负这个责任,不敢承担那个千古骂名!所以我一提出全民公投,他们马上就同意了。”

    “全民做决定,集体负责任,而集体负责也就是集体不负责。多好的台阶啊,他们能不顺着下来吗?”

    “不止如此吧…”卡罗尔飞快地转动着自己的脑袋瓜“你这么坏,心这么脏的一个人,做这种事情会只只是给别人递台阶?你肯定还有别的目的!”

    “多谢夸奖。”埃文森抬着头得意地说“如此天后也可以免去残暴征服的恶名,而是山达尔主动献土归化的。”

    “还有呢?”卡罗尔低下头来,弯下腰来,两只手摁在椅子的扶手上,直勾勾地盯着埃文森“都说出来吧!”

    “那你来看…”埃文森再度指向了那个电子显示屏“同意,否决。这两个选项是针尖对麦芒,也就是所谓的针锋相对。而且你仔细看看,我在这两个选项后面安排的数字,差距非常的微小,也就只有几个百分点而已。”

    “如果两者差距太大,反而就没什么意思了。这差距如此微小,输的人会觉得可惜,赢的人会觉得侥幸。选否决的人,会痛恨选同意的人卖国求荣,如果你们人数稍微少一点,我们仍然是一个独立的国家。”

    “而选择同意的,同意的人同样也会痛恨那些选择否决的人。你们这些不识时务就会扯后腿的蠢货,差一点就让我们失去成为神之子民的荣耀,差一点点就让我们亡国灭种了!”

    “而选择无所谓的人,我安排的人数最多。差不多是其他两个选项人数的总和。而他们也是最遭人恨的那一批,因为他们默不作声。双方的人都会讨厌憎恨他们,为什么没有站出来支持我们!如果你们站出来说不定结果就不一样了!”

    “如此以来!”埃文森大手一挥说道“这一场全民公投,就可以说是无形之间把山达尔的民众撕裂成了三大部分,而他们自己更会进一步把自身撕裂成更多的部分!”

    “并且这是一场不记名投票,公布结果之后,所有人知道的只有各个选项的人数,但却不知道是谁。所以他们就会盲目的猜忌,盲目的痛恨,彼此之间的信任也会一点点的消磨。”

    “这种手段,对一个普通的国家来。各个党派可以借此分裂民众收拢自己的选民。而对于天后来说…”埃文森的笑容变得阴险了。

    “山达尔毕竟是刚刚归化的国家,原住民若是铁板一块团结一致那会很麻烦的。如此撕裂开来彼此痛恨,就可以分而治之!”

    “进一步还可以厘定他们的种姓,选择同意归化的是高种姓,否决的自然要低一些。然后在里面在分出来,肤色深的是一种,肤色浅的又是一种,种地的是一种放牧的是一种,总之可以细分出几百种来。”

    “当然种姓在法律上肯定没有明文的特权,只是一种荣耀。至于约定俗成会变成什么样子…那他们自己决定好了。”

    “所以,卡罗尔你明白了吧?”埃文森拍了拍已经有些发愣的卡罗尔的肩膀“全民公投重要的从来都不是投票结果,而是这个过程,以及幕后产生的影响。”

    “不是人…你真特麽不是人!”卡罗尔听了这些之后真是有些不寒而栗了“人真的可以脏到这种地步?这是人干的事情吗?对了,你可以召唤恶魔,这一定是你从恶魔那里学来的卑鄙招数!”

    “这你又猜错了。”埃文森撇了撇嘴“我以前是在神盾局听差的,虽然我是顾问不用坐办公室。但我经常会去食堂蹭个饭,碰到一些中情局跳槽过来的特工,我会和他们聊聊天儿,互相探讨经验,以便共同学习共同进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