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道君 跃千愁

第八九九章 被糊弄惨了

    “王爷!”

    大军聚集之地,两只大型飞禽降落,抱着小孩的凤若男和蓝若亭双双被修士扶着跳下,快步到了商朝宗跟前行礼。

    身披战甲的商朝宗抬手,示意不必多礼,回头与蒙山鸣相视一眼,皆长舒出一口气来。

    在牛有道和紫金洞合谋之下,商朝宗配合着甩开了逍遥宫和灵剑山的人,全面置身在了紫金洞的保护之下,也就意味着彻底和逍遥宫、灵剑山划清了界限,彻底站在了紫金洞那边。

    商朝宗担心妻儿和蓝若亭那边能不能顺利脱险,如今看到蓝若亭等人平安来到,顺利摆脱了逍遥宫和灵剑山的控制,悬着的心才算是真正放了下来。

    需知这是相当危险的事情,一旦让逍遥宫和灵剑山察觉到了不对,这两家绝对会下杀手。

    这里已经要脱离他们的控制了,人在他们手上,他们还有什么不敢下手的。

    如今只要主要人物脱险了就没事,逍遥宫和灵剑山也就没了脾气,两家不至于对下面的千军万马大开杀戒,又能杀多少?只要主要人物在,杀散的人马随时能聚集起来,再硬干下去既阻止不了、让燕国大乱对那两家也没好处。

    “蓝先生。”随军的商淑清先与蓝若亭打了声招呼,之后又走到了凤若男身边,“嫂子!”

    见到小孩,她又忍不住从凤若男怀里抱了孩子到手逗弄。

    之后蒙山鸣又忍不住要了孩子抱着玩耍,小家伙瞪着乌溜溜的大眼睛,有东西碰到嘴巴立刻去舔、去吮吸,逗得蒙山鸣开怀大笑。

    四周修士闻声看了看这边,不是紫金洞派来的高手,就是牛有道的人,这些人全面负责着商系要员的安全,不敢有丝毫大意,皆知灵剑山和逍遥宫此时正是恼羞成怒的时候。

    不小心把孩子给逗的哇哇大哭后,商朝宗怎么哄都哄不住,最后只好把孩子还给了凤若男,他们还有事商议,孩子太吵,让两个女人带了孩子去一边哄。

    “目前的大势已定!”眺望远方,商朝宗感慨一声。

    轮椅上的蒙山鸣亦感叹:“真是想不到啊,道爷居然成了紫金洞的长老,看来道爷早有谋划,是我们多虑了。”

    站在一旁的蓝若亭点头,“道爷行事,还真是瞒的滴水不漏,事先居然没让人看出一点端倪,把灵剑山和逍遥宫也给瞒过去了。这场戏,紫金洞那边应该是帮着道爷演了许久。”

    商朝宗回头看向蒙山鸣,“看来之前夹在情报中的那道警讯应该就是紫金洞的暗中提醒。”

    蒙山鸣“嗯”了声,捋须颔首,“风云变幻,步步惊心,多少人的生死皆在顷刻之间,稍有不测万劫不复,如今总算是尘埃落定!”

    之前他们别提有多担心了,牛有道甩开三大派挑起战事,这边聚啸千军万马硬顶三大派,一直在担心三大派秋后算账,现在才知道是多虑了,牛有道早有后手,竟率领南州势力直接投靠了紫金洞。

    这戏演的也实在是让人提心吊胆,救人质那么危险的事,牛有道丝毫未请求紫金洞那边的帮助,重伤后紫金洞也未出面保护,真正是玩命去掩饰背后的真相,隐忍的有够深的。

    话又说回来,不做的逼真,又怎能瞒过灵剑山和逍遥宫。

    不过商朝宗仍有些好奇,“据我所知,最先拉拢道爷的好像是逍遥宫,龙休早先和道爷就有接触,道爷不选逍遥宫和灵剑山,为何独独选择了紫金洞?”

    蒙山鸣和蓝若亭皆摇头,这背后的原因,恐怕只有牛有道自己最清楚。

    正这时,公孙布来到,奉上一封密信,“王爷,道爷来信。”

    “哦,有劳公孙先生。”商朝宗客气一声,接了书信来看,看后皱着眉头久久不语,在蒙山鸣和蓝若亭的注视下,信慢慢递交给了二人看。

    两人看后方知王爷为何皱眉,牛有道在信里说,南州人马虽立下大功,但紫金洞内部倾轧难免,怕控制不住他,恐不会让他的势力继续扩张,从赵国那边占下的土地估计没南州人马什么事。

    牛有道交代这边,若真出现那样的情况,不要吵,不要闹,也不要有牢骚,当作什么也没发生,安心立足南州,广积民望,深积粮草,苦练精兵,以待天时,后事他牛有道自有计较。

    看完信后,蓝若亭叹道:“看来道爷在紫金洞那边也不好过。”

    商朝宗道:“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道爷新去,情况难免。道爷既然这样说了,应该是心中有数,咱们就照办吧,南州人马做好回撤的准备。下面将士若有什么怨言,还望蒙帅亲自出面多多安抚。”

    “王爷放心。”蒙山鸣点头。

    有些事他自然是清楚的,将士们在战场用命厮杀,谁还能没点建功立业之心,地盘扩充了才有更多的上升职缺,东征西讨打了这么久,立下诺大的功劳,没有相应的封赏,的确挺打击士气的,免不了有人要发牢骚。

    蓝若亭沉吟道:“我这里尽量多筹措一些财物,给将士们赏赐用吧。”

    一阵风来,青青草坡,绿草随风摇曳,上空风云滚滚而过。

    苍茫大地上,千军万马中,商朝宗手扶腰间宝剑,身后披风迎风猎猎。

    三个男人站在草坡上远眺之余,商议着接下来的军政策略……

    若说牛有道一开始加入紫金洞外界还不知情,待到紫金洞全面接手了商朝宗的保卫事务,逍遥宫和灵剑山立马反应了过来。

    打探到了牛有道成了紫金洞的长老后,啪嗒!龙休直接砸碎了茶盏,气呼呼来回走动。

    此时,他焉能不知上了紫金洞和牛有道的当!

    “师傅,我早就说了,牛有道那贼子不可靠,早就该除之!”易舒在旁愤愤不平,当年被捏了屁股的事,她一直耿耿于怀,玷污了清白都不好意思嫁人了。

    “闭嘴!”龙休怒斥一声,吓得易舒不敢说话了。

    走到凭栏处,眺望远处山景,怒气渐消后,龙休不得不反思,是不是自己太小家子气了?

    三家欲和牛有道联姻的事,他不是不知道,宫临策弄出个收闻墨儿当义女的事,尾巴一翘他就猜到了猫腻,从之后的情况来看,牛有道应该是统统拒绝了。

    没想到啊,宫临策倒是大手笔,竟然扔出了一个长老的位置给牛有道,这可是一国三大派长老的位置,多少三大派内部的人一辈子想得都得不到!

    他自认为自己现在才明白了过来,牛有道要的不是女色,要的是权位,自己真正是小家子气了!

    殊不知他的想法半对办错,紫金洞打动牛有道的是权位也不是权位,可宫临策舍得给,一下给到了顶,再高是不可能的,总不能把掌门的位置给别人。

    从牛有道的视角来看,通过这件事可见,宫临策的心胸气魄大于龙休和孟宣,某种程度上有容人之量,这是牛有道最终选择紫金洞的关键。

    对牛有道来说,拿个女人联姻就想拉住他,开什么玩笑?

    同样气急败坏的还有灵剑山那边。

    此事一出,许多事情都能做联想了,天都秘境内,严立很有可能早就跟牛有道穿了一条裤子,四海那群妖魔鬼怪很有可能就是紫金洞放了水,牛有道拿第一的灵种很有可能就是那批妖魔鬼怪给带出去的,被糊弄惨了。

    真正是做梦也想不到啊,谁又能想到,能不能拿第一当时事关牛有道的性命,让紫金洞带出去才是最稳妥的,牛有道居然冒这么大的风险,成功的让所有人没有把他和紫金洞的关系做联想。

    为了后面的计划,居然对自己这么狠!

    还有后面救人质的事,那么危险居然也没有动用紫金洞的人,竟不露丝毫端倪,憋着气的玩命,灵剑山孟宣等人不得不承认,真正是遇上了狠人!

    ……

    “道爷,大禅山皇掌门来了。”

    管芳仪站在一间房间门口敲了敲门。

    屋内盘膝打坐只要逮到空闲就修炼的牛有道睁开了双眼,起身开门而出。

    庭院中的皇烈漫步徘徊着,思绪良多,暗自感慨万千之际,见到牛有道露面了,赶紧一脸笑的上前了,拱手道:“道爷,恭喜恭喜,恭喜道爷荣升紫金洞长老!”

    牛有道呵呵一笑,摆了摆手。

    皇烈立刻挥手,示意身后随同前来的长老奉上一只礼盒,“一点小小心意,还望牛长老不要嫌弃。”

    牛有道把了他胳膊,“咱们是自家人,用不着这么客气。”不过还是回头示意了一下。

    管芳仪笑吟吟上前谢过,接了礼盒去存放,正缺钱的时候。

    皇烈陪笑在旁,恭维好话不断。

    没办法,今时不同往日,以前是斗不赢人家,现在就更别提斗的事了,南州铁定被紫金洞给控制了,如今这厮摇身一变居然成了紫金洞的长老,已是高高在上俯视大禅山,而南州又是这家伙的地盘,想把大禅山给踢出局的话,太容易了,想不小心奉承都难。

    突然被牛有道给招来,他那颗心现在正悬着呢。

    闻墨儿过来奉茶后,牛有道让她退下了,对许老六招手,“地图!”

    许老六立刻回屋取了份地图来,摊开在了两人面前,牛有道盯着地图道:“这些年与大禅山挤在南州,颇有嫌隙,多少还是委屈了大禅山,有什么得罪之处还望皇掌门不要见怪。”

    :谢“康叔01”再飘三朵大红花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