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道君 跃千愁

第九五零章 蒙山鸣亲临

    南州府城,军营校场内,罗大安正以一敌十,手中一干木枪厮杀抵御围攻的十人,正在进行实战训练。

    场外一块布棚下,坐在轮椅上的蒙山鸣观看着,身穿战甲的路争扶着轮椅站在后面。

    听到异常动静,路争回头看了眼,见商朝宗和蓝若亭联袂而来,立刻俯身在蒙山鸣耳边道:“蒙帅,王爷和蓝先生来了。”

    蒙山鸣回头,见人已到,当即拱手,“王爷。”

    商朝宗站在了轮椅旁观望了一下校场中打得噼里啪啦的动静,只见罗大安手中木枪挑翻一人,场外立刻有人补进场,持续保持十人围攻的态势。

    略作观摩后,商朝宗呵呵道:“大安这枪法是越来越好了,颇得蒙帅神髓。”

    蒙山鸣:“王爷谬赞。王爷,可是有什么事?”

    蓝若亭道:“蒙帅,道爷那边回信了,道爷说紫金洞那边他已经搞定了,渤州那边也不成问题,会全力配合这边,让我们务必把事办妥。道爷说,他不管过程,只看结果!”

    “紫金洞竟能答应这事?”蒙山鸣多少有些讶异,忍不住啧啧赞叹一声,“道爷不愧是道爷。”

    窥一斑而见全豹,从某个角度说明了牛有道在紫金洞并非那么弱势,让这边颇为高兴。

    商朝宗:“是啊!看得出来,道爷很重视这事,此事务必周全,方不负道爷所托。”

    蒙山鸣捋须颔首,略思索后,沉吟道:“即如此,那我就亲自去一趟渤州,亲赴渤州前线调兵遣将!”

    商朝宗和蓝若亭相视一眼……

    卫国天薇府,太尉南仁玉和御史大夫金令赞联袂来到,自有人将二人引入府内去见玄薇。

    二人在湖中楼阁内稍坐一阵,玄薇来到。除了随同的西门晴空外,三人都没有带其他人,有要事相商。

    客气后,三人分主次落座。

    “相公相招,不知何事?”南仁玉发问。

    玄薇:“听说金大人正在与人商议一些事宜,欲严管境内粮食输向秦国。”

    金令赞道:“的确如此,也是事出有因。秦国新立,需要大量钱财,弄出了个酿酒,且不断放大出酿规模,由此可见获利颇丰。燕国南州的酿酒已经停下了,我怀疑当初晓月阁起兵配合牛有道,是不是用这酿酒做了什么交换。”

    玄薇:“这和你们准备操办的事有关吗?”

    金令赞:“经过观察,已经明显看出,秦国酿酒需要大量粮食。而秦国遭受战火,又新立,根本没有那么多粮食,因与我国毗邻,又因我国盛产粮食,因此大肆从我境内购买,我国岂容秦国壮大财力而强势?自然是要限制和掐断!为防有人私下卖粮,还需军方配合严控边境,回头我会拟出详细章程与军方协商办理。”

    玄薇:“这事就此作罢,不要再提了。”

    金令赞惊讶:“难道相公要坐视秦国广积财力坐大?”

    玄薇:“秦国酿酒的事,详细情况我已掌握,获利的确很大,是暴利。不过我有我的安排,秦国那边你们不用担心,酿酒相关的粮食供给情况,我掌握的很清楚,我自有分寸。”

    听他这么一说,金令赞和南仁玉相视一笑,连雾府那边提供的情报都不清楚这事,玄薇却说她掌握的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之前两人以为玄薇真的把雾府情报机构全面交付给了陛下,如今看来,似乎不是这样。

    换个方式来说,就是两人觉得玄承天那个皇帝的能力不足以承担卫国重任,玄承天全面掌权是两人不乐见的,两人还是希望玄薇能把持住。由玄薇刚才的话,两人认为看到的都是表象,玄薇并未真正交出雾府。

    女人心细,玄薇由二人的反应中看出了端倪,解释了一下,“二位不要误会。秦国新立,弄出个酿造的动静来,我有点不放心,遂在雾府交于陛下之前,专门秘密安排了一批人深入秦国相关方面,专司此事。也好在秦国新立,相关防备不够完善,让这批人钻了空子。等到这方面的事情稳定了,我还是会交于陛下的,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两人略默,心头略沉,金令赞忍不住劝了句,“相公,有些事情三思啊!”

    玄薇摆了摆手,不想提这事。

    其实有些事情她也有些疑虑,可她答应了西门晴空,要放下的,她也下了脱身的决心,手上的权力晚交不如早交,一是可以让皇帝早日熟悉情况,自己还可以扶上马再送一程,二是不想恋权引起自己弟弟的误会。

    上次皇帝解除南仁玉兵权之事,她拦下后已经隐约察觉到了,似乎已经让自己那皇帝弟弟有所不满。

    玄薇回头先前话题,“还是那句话,你们准备操办的事情搁置,暂时不要再提了,在闹出风声之前,停下!”

    南仁玉和金令赞无奈相视一眼,金令赞道:“相公这样做,我能不能问一句为何?”

    “正因为我掌握到的情况是暴利,人心贪婪,事情到了一定地步秦国那边难以收手…”玄薇说着起身了,在二人关注下来回徘徊着,“你们记住,控制住卫国境内的粮价,不得因秦国的大肆采购而上涨,务必严控!若有人抗命,以‘扰乱民生’的罪名杀!我的目的只有一个,让秦国上下的人都明白种粮耗费的代价不如买粮!”

    南仁玉和金令赞皆愣了愣,似乎明白了她的意图。

    玄薇忽停步转身,背手身后,俯视二人,气势夺人,“这乱世之中,钱有用的时候才是钱,没用的时候就是废铁,我不在乎秦国发多大的财,我的意思,你们明白了吗?”

    一旁的西门晴空略露微笑,每当这个时候的玄薇,气势和风度很是别样。

    南、金二人双双站起,双双拱手笑道:“是!”

    没了其他事,二人离开湖中楼阁走在桥上时,金令赞忍不住感慨了一声,“一手穷晋,一手富秦,陛下远不如相公!”

    南仁玉惆怅道:“相公退隐不是好事!”

    楼阁凭栏处,玄薇目送两位大臣远去之际,却若有所思着嘀咕了一句,“牛有道居然要去圣境历练…”

    西门晴空在旁笑道:“怎么还对牛有道念念不忘?”

    这话听着有歧义,玄薇忍不住白了他一眼,尽显女儿姿态,惹得西门晴空有想搂抱她的冲动,然而众目睽睽之下忍住了自己的妄为。

    收敛情绪的玄薇又回头看向了湖中荷花,感慨而叹道:“我是因为摸清了秦国酿酒获利的情况而感慨罢了,能获如此暴利,之前牛有道掌握着酿造秘方却一直在小打小闹,有暴利却不谋,反观晓月阁之欣喜若狂,两相对比,天差地别。能控制住自己欲望的人很可怕,我如今才真正意识到牛有道这人的可怕之处!”

    ……

    金州、南州、北州、渤州,以及紫金洞控制下的其他各地人马动作起来后,动静立刻第一时间被燕国谍报司发觉。

    燕国朝廷紧张了起来,逍遥宫和灵剑山也紧张了起来,各地人马也跟着调动了起来,做好应战的准备。

    燕皇商建雄立刻找到坐镇皇宫的紫金洞长老申报春,问他是怎么回事。

    申报春若无其事,说没什么,说只是操练而已。

    什么叫没什么?如此大的动静,摆明了是要进攻打仗的样子,还说没什么?

    于是紫金洞有贵客来,逍遥宫掌门龙休和灵剑山掌门孟宣联袂赶到。

    宾主一见面,龙休便警告:“宫兄,别以为紫金洞下面兵强马壮就敢乱来,撕破了脸大家都别想好过,对大家都没好处。”

    说到这个,真正是体现了牛有道加入紫金洞给紫金洞带来的好处,整个燕国境内,真要打起来,战场上估计没人能是紫金洞的对手。紫金洞掌握了巨大的话语权,如今逍遥宫和灵剑山必须联手抗衡才行。

    而真正紧张的是宋国。

    牛有道警告要人,吴公岭不理会,与宋国交界的渤州明显展开了针对宋国的进攻态势。

    紧接而来的各路情况都有显示,与牛有道相关的势力,正在紧急调动人马,筹措作战用的各种物资。

    紫金洞人马在商朝宗和蒙山鸣的巧妙调动下,惊得整个燕国的人马都跟着动作了起来防范,肯定要防范,难道还要等人打到头上来了再准备不成?

    御书房内,吴公岭召集文武大臣紧急商议,讨论燕国那边是真打还是假打。

    意见不同,听着两帮人争论,吴公岭背个手来回走动,心里也焦虑,没想到牛有道居然为个惠清萍要来真的,也没想到牛有道对紫金洞有这么大的影响力。

    “陛下,渤州疾报!”一名太监入内,奉上燕国军情。

    吴公岭一把夺了情报到手查看,不看则已,一看心惊肉跳。

    探子获悉消息,蒙山鸣已经抵达渤州,统揽整个渤州人马,正巡视调遣渤州各地人马。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外面忽又有太监跑来禀报,“陛下,燕国蒙山鸣传书!”

    吴公岭又迅速夺到手查看,看后方知,哪是什么传书,分明就是檄文。

    蒙山鸣自言已领东征讨宋主帅一职,警告这边,限期三天,三天内若不交出惠清萍,燕军立刻攻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