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道君 跃千愁

第一一八六章 划清界限

    如同弟子禀报的一样,进来后的圆方果然是点头哈腰的。

    当然,凭宫临策的身份,这天下对他点头哈腰的人数不清有多少,连燕国皇帝见了他也要客客气气,所以他也早就习惯了。不过,这圆方有点不一样。

    宫临策对圆方是有一定印象的,远看俨然得道高僧模样,近前立马怂成熊样,让人感觉有趣。

    “别客气了,说吧,见本座何事?”宫临策淡然道。

    “掌门,是这样的,听说茅庐别院的人要离开紫金洞,贫僧等南山寺众另有想法,想留在紫金洞继续为紫金洞效力。”哈着个腰的圆方小心翼翼,察言观色着对方的反应。

    “继续效力?”宫临策冷眼道:“说的你好像为我紫金洞效过力一样,有吗?本座为何没印象?”

    噗通!圆方突然身子一矮,竟直接跪在了宫临策面前。

    这毫无征兆的,宫临策差点被他吓一跳,怔了一下,“何故行此大礼?”

    圆方眼眶红了,委屈欲哭的模样,“掌门,贫僧早先愚昧无知,我等乃是一群出家人,也实在是不谙世事,着实受了茅庐别院一群人的蛊惑。如今牛有道死了,树倒猢狲散,贫僧终于看清了他们的丑恶嘴脸,悔恨不已,愿投紫金洞,恳请掌门给贫僧一个恕罪的机会。”说着,鼻涕眼泪都出来了,提袖拭个不停,不知饱含多少辛酸的样子。

    宫临策忍不住怔怔看了他一会儿,收回神后,问:“丑恶嘴脸?怎么个丑恶嘴脸法,说来听听。”

    圆方连连点头,哀怨道:“不说别人,仅说那罪魁祸首牛有道,就不是个东西,简直禽兽不如!我们本在山中清修,是被他给强掳来的。我们一群吃斋念佛的和尚,却逼着我们每日里屠宰杀生烹饪荤腥,害我等日夜在佛祖跟前忏悔。他还把我们当下人使唤,各种打杂,伺候他衣食住行,稍有不如意就是一顿打骂,其恶行罄竹难书!”

    “还有牛有道身边的走狗袁罡,更是令人发指,屡屡对贫僧拳脚相加,此绝非虚言,而是众多人亲眼目睹的,贫僧这些年简直是过的生不如死……”

    真正是字字血泪般的控诉,一旁的紫金洞弟子嘴角抽了抽。

    宫临策面无表情,居高临下道:“如此说来,那些人还真是可恶,那你早先为何不说,现在不嫌稍晚么?”

    圆方哽咽道:“掌门明鉴,以前牛贼尚在,牛贼势大,贫僧惧于其淫威,为了保全寺内僧众性命,不得不苟全。如今值此良机,恳请掌门收留!”

    宫临策负手,淡然道:“圆方,你可知你刚才骂的是什么人?牛有道,牛长老,他可是我紫金洞的长老,你当本座的面如此辱骂,合适吗?”

    圆方再不知晓什么,也毕竟在这呆了许久,当然知道牛有道和紫金洞那虚与委蛇的关系,大袖擦了把泪,义正言辞道:“在掌门面前,贫僧不敢妄言,所言乃句句肺腑,皆是真心话。不瞒掌门,之前若不是牛贼势大,若不是顾虑僧众性命,贫僧恨不得豁出去,恨不得在牛贼饭菜里下毒,恨不得将他给毒死!如今天谴报应,真正是死得好!”

    宫临策一边眉头挑起,发现这位为了投奔紫金洞,还真是什么都敢说,真正是要彻底和牛有道划清界限啊!

    他就纳闷了,牛有道也算是号人物,多少人觊觎而不可得的无量果都能从圣境弄到,竟走眼收了这么个吃里扒外的东西,这贼秃也算是在牛有道身边伺候多年,牛有道竟一点都没看出来,还敢放在身边伺候?

    见宫临策不吭声,圆方也不知他心思如何,又补充道:“贫僧等人手上掌握着茅庐别院的酿酒之法,愿为掌门效犬马之劳,恳请掌门收留!”

    宫临策目光略闪,琢磨了一阵后,问道:“牛有道…嗯,茅庐别院的人同意你离开吗?”

    圆方铿锵有力道:“无需茅庐别院的人同意,在紫金洞也轮不到他们说的算,贫僧自己就能做主。”

    本来吧,是管芳仪一片好心让他来投靠的,可他为了划清界限,为了和茅庐别院撇清关系,竟咬定是自己的主意。

    宫临策微微颔首,嗯道:“好,你的心意本座都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掌门…”圆方还想要个确切的答复。

    宫临策:“你先回去,会有人安排的。本座还有要务,没时间陪你。”

    “是是是!”圆方权当他答应了,眉开眼笑,还磕了个头才爬起,点头哈腰着退下了。

    没了人影,宫临策嘴里嘀咕了一句,“什么东西!”

    回头又对身旁弟子道:“他刚才说的,你都听清了?”

    弟子回:“都听到了。”

    宫临策:“你去趟茅庐别院,找红娘,把他刚才说的都知会给红娘,让他们自己处理吧。”

    “这…”弟子有些犹豫,提醒道:“师尊,那酿酒之法是条财路,这贼秃既然愿意主动效力,我们何不顺水推舟?”

    宫临策反问:“什么财路?秦国现在闹成什么样,你看不见?此事我心里清楚,自有决断!”

    “是!”弟子拱手领命,继而快步离去。

    身旁无人了,宫临策负手来回踱步,不是他不想留下这条财路,而是现在的情况有变,留下不太合适。

    原因在牛有道身上,牛有道连几只鸟都要讨回去,这条财路怕是不会轻易送人,总之牛有道肯定不会轻易放手,这个时候没必要折腾……

    管芳仪的屋内,牛有道正在叮嘱吩咐袁罡一些事项。

    稍后,出去了一下的管芳仪回来了,牛有道问:“宫临策的徒弟找你何事?”

    管芳仪貌似有点牙痒痒,“圆方这家伙太不是个东西了,之前我好心让他留在紫金洞,这贼和尚为了投诚,居然跑到宫临策跟前混淆是非黑白,痛哭流涕着胡说八道……”

    她把宫临策弟子过来交代的话都给转述了一遍,那边提醒的本就是骂牛有道和袁罡的话。

    袁罡目光泛冷,看向了牛有道。

    牛有道嘴角扬了起来,呵呵一声,“这老熊还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管芳仪倒是有些奇怪,“宫临策特意让徒弟过来向我说这事是何用意?”

    牛有道微笑,她不知道,他却知道,一听就明白宫临策的意思。

    他现在和宫临策的情况,容不得疏忽大意,身边有圆方这种人,太危险了,一旦近身接触的话,很容易暴露他还活着的秘密,宫临策在提醒他小心点,让他处理掉这隐患。

    这话不是告诉管芳仪的,而是告诉他的。

    袁罡出声了,“我去处理吧。”

    牛有道微微点头,不过提醒了一句,“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允许多样性存在,才有宽松调整的余地,谁还没被人骂过,老熊就那德性,别太较真,适可而止!”

    袁罡没有多话,转身走了。

    管芳仪嘴角动了动,苦笑,估计圆方要倒霉了……

    没一会儿,道貌岸然的圆方被人招呼到了袁罡的院子内,一见单手杵着三吼刀笔直站立在庭院中的袁罡,又见阳光下闪闪发光的刀锋,立马由道貌岸然变成了点头哈腰,小跑着凑到跟前,呵呵道:“袁爷,您找我?”

    袁罡面无表情道:“马上要走了,你那边收拾好了没有?”

    “呃…这个嘛…”圆方一脸为难,小心翼翼道:“袁爷,红娘说了,让我等留在紫金洞。”

    袁罡:“我若是让你跟我们走呢?”

    圆方顿时一脸为难道:“袁爷,这不好吧,红娘说了,我跟着你们会成为你们的累赘。其实吧,红娘也说的有道理,我们的确是累赘,相处这么多年,我们是真的不想连累你们。”

    袁罡:“无妨。道爷虽然不在了,但也不能抛下你们不管。”

    圆方叹道:“袁爷的好意我心领了,真的不用了。唉,道爷虽然不在了,不过您放心,我南山寺僧众定日日为道爷祈福,祝道爷早登极乐!”

    袁罡手中杵在地上的刀锋一转,冷冷道:“走还是不走!”

    刀光一闪,圆方胆寒,胆怯着后退了一步,大声道:“走!袁爷说走,那没得说,我等誓死追随,绝无二话!”

    心里却叫一个苦,跟宫临策说好了的,这要是不留下的话,岂不是成了耍人家,堂堂紫金洞掌门之怒,自己吃不消啊!然而面对这位的暴脾气,他眼前也吃不消,立马识相的很,准备回头再找红娘说说,或者及时通报宫临策出面。

    袁罡手中刀一横,“听说你修为渐长,刀枪不入,今日我手中刀倒是要试一试!”

    怎么突然又冒出这出来?圆方震惊了,连连后退摆手道:“袁爷,这是何故?”

    袁罡:“你不是说怕自己成为我们的累赘吗?是不是累赘,我试试便知!”

    圆方瞪大了眼睛了,“袁爷,我说了走啊!袁爷,您别过来,您大刀的虎威我见识过,千万使不得啊,会死人的!”

    “好!”袁罡手中刀一戳,当一声插在了地上,人如疾风闪出,人借奔势,旋身直射,一腿呼啸而出,快如魅影。

    咣!圆方“啊”一声惨叫,整个人如流星般飞了出去,院墙轰隆撞翻,淹没在尘土飞扬中。

    :一喊加更,老伙计们又出来支持了,谢影子捧场。今天的加更稍晚些,缓一下,持续写脑力吃不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