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道君 跃千愁

第一一九二章 三位,久违了!

    蒙山鸣颇无奈:“兵不知将,将不知兵,我去又有何用?卫国富足,将士本就吃不了什么苦头,根本没有死战的底子,不是去个什么人就行的。自毁根基,军心士气已丧失到如此地步,都想着自保去了,面对晋国攻势,卫国已经完了。现在秦军被尹除拼死挡在西屏关外,剩下的也只能是看齐国那边了,能力挽狂澜的也只有呼延无恨了!”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卫国那边为图自保投降的人太多,这些降兵降将不肯为卫国死战,反而被晋国用刀架在脖子上为晋国死战。降者越多,踊跃提供晋国粮草的人也越多。如此声势,晋国是越打越强,以晋国民风之彪悍,一旦获得充足粮草,很有可能举国皆兵,呼延无恨的压力很大!”

    “若是齐军能击退晋军,战后齐国也不敢对卫国趁火打劫太过,不敢太过分散兵力,卫国兴许还能得保!”

    商朝宗盯着地图,“若是秦军不能攻破西屏关顺利出兵,卫国怕是保不住了。如今晋军攻势太猛,对卫呈狼吞虎咽之势,如此败势,卫军士气越发沦丧,难以抵御。秦军若不及时攻破西屏关,一旦让晋军攻占版图与西屏关拼上了,各方面补给都能跟上,秦军将越发不可能攻下西屏关。”

    “真要到了这个地步的话!卫国必亡,剩下的也只能是齐国与晋国决一死战了!”

    蒙山鸣指向西屏关,“田正央无能,秦军主将早该换人了,若首战攻取者是罗照,凭罗照的能力,借晓月阁天机破罡箭之利,兴许已一鼓作气拿下西屏关,如今悔之晚矣!”

    商朝宗冷笑:“这么大的功劳怎么可能让给罗照。兵将都是田正央和马长安的,这两位不同意,玉苍也没办法。如今的确是悔之晚矣,估计秦国那边也都急眼了。”

    蒙山鸣:“一群蝇营狗苟之辈,一旦大势去了,再轮到罗照上场也晚了!”

    正这时,蓝若亭来到,对两人拱手见礼后,沉声道:“王爷,蒙帅,红娘传来消息,说茅庐别院的人半天内会抵达南州府城,让我们这边做接收准备!”

    室内顿时一静,商朝宗忽叹道:“本以为只是过境南州…难道道爷生前未交待他们?”

    牛有道的死讯,这边已经知晓,也无可奈何,又能怎么办?

    至于大的担心,这边倒也没有外人担忧的那么多,因牛有道生前已经交待过他们,若他不能回来,让南州直接投靠紫金洞,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能少些跌宕波折。

    按照牛有道说的,茅庐别院的人应该是另觅去处的,现在往这边来了,还让他们做接收准备,只会让这边处境尴尬。

    投靠紫金洞自然要跟茅庐别院的人撇清关系,继续跟牛有道的人不清不楚的话,让紫金洞如何能放心?

    一旦惹得紫金洞要清除这些人的话,让南州这边怎么办?坐视不理还是站在茅庐别院这边对抗紫金洞?

    不帮的话,不说其他,牛有道长期累积的威望在南州的影响力太大了,他商朝宗若是坐视不理,让南州上下怎么看他?所以说,茅庐别院的人往这来了,真正是为难他。

    蒙山鸣沉吟道:“迎接还是要迎接,道爷尸骨未寒,做的太刻薄了也说不过去。不妨先看看情况再说,也许只是过境,可能是我们自己想多了。”

    蓝若亭再次提醒,“传讯说,让我们这边做好接收的准备。”

    蒙山鸣:“那怎么办?将他们拦在城外,拒不让进?真要这样做了的话,你可想过会在南州掀起多大的波澜?王爷行王道,岂能背负如此骂名?”

    商朝宗大手一挥,“先不管那么多了,命人准备,本王亲自出城三十里迎接!”

    “王爷!”蓝若亭伸手摁住他胳膊,“您可曾想过郡主那边怎么交代?这些人一来,郡主那边怕是瞒不下去了?”

    闻听此言,商朝宗和蒙山鸣皆皱起了眉头。

    牛有道的死讯一来,商朝宗立刻暗中吩咐了下去,谁都知道的事情,上上下下唯独瞒住了商淑清,商淑清至今还不知道牛有道已经死了。

    不为别的,商淑清目前的情况已经在谈婚论嫁了,好不容易走到了这一步,一旦让其知道了牛有道的死讯,还不知会出什么事。

    也知道,有些事情不可能瞒一辈子,这边只是想等到商淑清顺利嫁人后,木已成舟,有些事情自然就过去了。

    儿女情长之事最是麻烦,不能以常理来解决。

    商朝宗沉默道:“先不要让清儿知道茅庐别院的人来了,免得她也跟去迎接,待本王先见过红娘,先行提点一下再说。”

    也只能是这样办了,出了英武堂后,商朝宗立刻找到王妃凤若男知会了一声。

    凤若男会意,迅速去找了商淑清,找商淑清玩耍,将商淑清给缠住了,不让她知晓外面的风声和动静。

    刺史府这边稍加准备后,商朝宗出行,护卫大军护送出城,抵达城外三十里后等着……

    远来一行匆匆,见到旌旗招展,“商”字王旗醒目。

    出城这么远迎接来了,袁罡凝视,管芳仪淡淡一笑,貌似无意中回头,看了下混在人群中的牛有道的反应。

    迎候人马,抵达人马,最终相逢。

    迎接人马士气昂盛,抵达人马气势则有些低迷,会面双方不胜感慨,牛有道的死对大家的影响都很大。

    斯人已逝,双方难有聊兴,客套几句话也不知该说什么好,没人提牛有道的事,商朝宗伸手邀请入城。

    双方人马汇合,管芳仪和袁罡在商朝宗左右,三人并骑在前,一起回了南州府城。

    迎客的宾馆,蒙山鸣和蓝若亭也露面了,提前在此等候。

    见面又是一番客套后,商朝宗暂请了管芳仪到一旁,显得有些犹豫。

    管芳仪笑道:“王爷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商朝宗苦笑,“清儿还不知道你们来了,是我有意瞒着她。”

    管芳仪还当他要说出什么薄情寡义散伙的话来,没想到是这个,不禁诧异:“为何?”

    商朝宗有些难以启齿,可最终还是说了出来,“红娘,如今道爷已经不在了,有些事也没了隐瞒的必要。一直以来,清儿怕是对道爷有些想法,不知您能不能理解本王的意思?”

    管芳仪忍俊不禁,“这有什么不好理解的,我也是女儿家过来的,女儿家的心思我懂,郡主的心思我也略知一二,不必讳言。”

    商朝宗舒了口气,“那我就有话直说了。道爷是什么人?我们也知道清儿相貌丑陋配不上道爷,所以在道爷面前不敢多说什么,也实在是不敢高攀。红娘您的消息应该不闭塞,您应该知道,清儿已经在谈婚论嫁了。我们隐瞒道爷的死讯,是不想清儿再生什么变故。您知道的,清儿嫁人不易,嫁个合适的人更不容易,本王希望一切都顺顺利利的。你们来了,她闻讯后必来相见,我们也不好阻止她来见,若阻止则越发容易让她生疑,清儿若来了,希望红娘这边周全一二。”

    管芳仪颔首:“王爷的意思我明白了,您放心,我会交代下去的,这边不会有任何人向郡主提及道爷过世的消息。”

    “那就好,多谢多谢。”商朝宗拱手谢过后,与蒙山鸣和蓝若亭一起告辞,回头准备设置晚宴款待,一些不好说的话,也准备回头再提及。

    “不急!”管芳仪请住三人,“三位在场正好,道爷生前留有遗物,需你们三位一起见证,这也是我等此来的目的。”

    三人面面相觑,还有遗物给他们三个一起见证?

    管芳仪回头示意了一下,袁罡立刻带人入内,负责清理一栋能会面谈话的妥善地方。

    确认没有问题后,袁罡过来打了声招呼,管芳仪方邀请三人同往。

    抵达地方后,却不让紫金洞的护卫随行,紫金洞的人顿时不干了,还是商朝宗出声制止了一下,“无妨!”

    紫金洞诸人犹豫后,只好作罢,还不到全面限制商朝宗自由的时候。

    会面的房子四周,已经有人把守,云姬坐在院子里,警惕着四周。

    几人入内时,屋里已有一人,似是打扫之人。

    入内分列左右的管芳仪和袁罡请客进来后,左右动手,将门给关了。

    商朝宗、蒙山鸣、蓝若亭皆回头一看,略有惊疑不定。

    管芳仪微笑,朝屋内之人略抬了抬下巴,三人又回头看去,只见屋内打扫之人已经随手扔下了抹布,抬手撕下了脸上的伪装,露了真容,绽露着淡淡笑意盯着他们三个。

    此人自然是牛有道。

    “……”三人瞪大了眼珠子,目瞪口呆着,见了鬼一般,满脸的难以置信。

    牛有道微笑,转身,慢步走到正位,慢慢坐下了,“三位,久违了!”

    “道…道爷…这…”商朝宗磕巴了,回头看向管芳仪,似乎在确认真假。

    管芳仪微笑点头,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圆方,意思是,有我们在,假不了。

    :谢“eason逆向行驶”和一位匿名朋友的各一朵小红花捧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