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王梓钧

004【射雕英雄传】

    一个身材干瘦的中年汉子,拖着黄包车在街上飞奔。初春的温度还很低,他只穿着件单衣,背心却热得汗湿了一大块。

    周赫煊坐在黄包车上,怀里抱满了各种日用品。他见车夫甚是辛苦,不由问道:“师傅,平时生计还好吧?”

    “先生是在跟我说话?”车夫降低速度回头问。

    “是啊。”周赫煊说。

    车夫擦了把额头的汗,笑道:“我就一拉车的,可不是什么师傅,您太客气啦。”

    周赫煊问:“平时生意还好吗?”

    “凑合呗,”车夫用无奈的语气说,“城里电车的铁轨越铺越长,我们拉车的生意也越来越糟糕。”

    周赫煊立即明白其中的道理,电车时髦又便宜,人们出行自然会选择坐电车。他又问:“你一天能挣多少钱?”

    车夫答道:“看情况,生意好能挣七八角,生意差也就三四角。”

    周赫煊算了算现在的物价,说道:“那还不错啊,每天可以存下许多钱。”

    “存个啥钱啊?”车夫连连叹气,“每天都要给车行交1角的份子钱,自己吃饭还要2角,算上杂七杂八的花销,每天至少支出4角以上。一个人过日子还行,有余钱隔三差五下馆子喝酒。可我家里还有老婆孩子要养,起早贪黑的干,能保证全家不饿肚子就谢天谢地了。”

    周赫煊默然,这民国老百姓真是艰难啊。

    又过了几分钟,车夫把车停在四合院门前说:“先生,到地方了。”

    “辛苦了。”周赫煊递给车夫20个铜板。

    车夫连连推辞:“多了,您给太多了!”

    周赫煊笑道:“剩下的是小费。”

    “这……这怎么好意思。”车夫手足无措地笑着,咧嘴露出满口黄牙,高兴当中又带着些难为情。

    “你陪我逛了好半天,拿点小费是应该的。”周赫煊抱着买来的东西下车。

    车夫连忙上前说:“先生,我帮你拿,这种粗活交给我,您在这儿帮我看着车就行。”

    周赫煊也没拒绝,把锅碗瓢盆交给他,自己站在黄包车旁边等待。

    车夫搬了两趟才把东西搬完,回来感激道:“先生,我把东西放在东厢的屋檐下了。您是个大好人,祝您大富大贵、长命百岁。”

    “谢谢。”周赫煊微笑着点了点头,举步走入四合院中。

    正屋的门突然打开,房东单成福过来打招呼道:“置办东西呢?”

    “福叔好,我买了点日用品。”周赫煊问候道。

    单成福跟他聊了几句,问道:“你的水费、煤费这些,是自己单独去缴,还是我帮你一起缴了?”

    好嘛,穿越者最开始面临的,不是什么救国救民、宏图大业,而是鸡零狗碎的日常琐事。不止水费和煤费,连处理屎尿都还要钱,环卫工人每天早晨八点到九点钟会来收马桶里的秽物。

    这相当于民国时候的水电气和物管费了吧。

    周赫煊又掏出几十个铜板,让房东帮忙处理这些杂事。等把买来的日用品都摆放好,他才提着一块猪肉去李家串门:“伯母,我一个人懒得开伙,以后可能会常来你家蹭饭吃。这是我在菜市场买的肉,还烦您下厨把它给处理了。”

    周夫人并非那种斤斤计较的人,她接过猪肉说:“以后就别破费了,肚子饿了说一声就成。午饭吃了没?”

    “在外面吃过了。”周赫煊笑道。

    ……

    回屋摊开新买来的稿纸,周赫煊给钢笔汲满了墨水,坐在桌前开始考虑该写什么才好。

    周赫煊本科专业念的是历史,对民国的情况多少也有些了解。如今中国文坛的新旧文学之争,基本上已尘埃落定,五四以来提倡的新文学大获全胜,白话文写作已经成了社会共识。

    现在要给报刊杂志投稿,无非严肃文学和通俗文学两种选择。严肃文学就是各种诗歌、散文、杂文和纯文学小说;通俗文学则以消遣为主,比如武侠小说、言情小说,甚至是以卖肉为主的情色小说。

    当然,两者之间没有严格的界限,主要以作品所表达的思想内涵来分辨。

    周赫煊想了好半天,终于还是决定先写一些消遣作品,比如武侠小说。纯文学太高大上了,他暂时不想去碰最主要的原因,是武侠小说字数多,动辄几十上百万字,可以长期连载,稿费源源不断。

    金、古、温、梁、黄,五位武侠小说大师当中,古龙、温瑞安和黄易首先被排除。这三位的作品实在太过新潮,放在民国恐怕读者很难一下子接受。

    梁羽生的作品局限性太大,周赫煊也排除了,还是金大侠的小说最为稳妥。

    那究竟该抄金庸哪部作品呢?

    周赫煊在稿纸上写下《射雕》三部曲、《天龙八部》和《笑傲江湖》,考虑再三,他最终选择了《射雕英雄传》,这部作为新派武侠的启蒙读物再适合不过。

    回想着《射雕英雄传》的情节,周赫煊正准备组织文字下笔,原作的内容突然疯狂涌现出来,在他脑子里盘旋萦绕。

    金手指?

    “钱塘江浩浩江水,日日夜夜、无穷无休的从临安牛家村边绕过,东流入海。江畔一排数十株乌柏树,叶子似火烧般红,正是八月天时……”

    周赫煊如有神助,文不加点地飞快写下小说内容,一个下午过去,他居然足足写了一万多字。

    周赫煊的书法还不错,而且写的是行草,这大大减小了繁体字的麻烦。

    事实上,简体字从古至今就存在,汉字书写就是一个不断简化的过程。后世保存的唐宋碑文、字画,里面就有很多简体字出现。清朝康熙虽然下令必须使用繁体,但就连他内务府腰牌上的刻字都是简体,因为更加方便好认。

    就算此刻周赫煊稿子上全是简体,拿去报社也毫无问题,全部写繁体字反倒会显得脑子有病。

    傍晚时分,李家老三跑来敲门大喊:“周大哥,吃饭啦!”

    “来了!”

    周赫煊应了一声,顺手拿起那一万多字的小说稿,打算请李寿民明天转交给报社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