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王梓钧

023【策问】

    马场的休息室里,法国天津总领事埃尔韦·雅克·赛泽尔正在读报纸,读着读着他笑道:“玛瑞,你经常提起的那个中国人,确实对欧洲历史有着非常深刻的见解。就这篇关于葡萄牙崛起和衰落的文章,他已经够资格去巴黎大学做讲师了。”

    “仅仅是讲师吗?为什么不是教授。”玛蕊恩疑惑地看向丈夫。

    “在欧洲,关于葡萄牙的历史研究资料很丰富,他的很多观点并不稀奇,仅仅算是博学而已。”埃尔韦解释道。

    玛蕊恩微笑道:“那是你没听过他对于苏联的独到见解。”

    “我很期待。”埃尔韦也笑了笑。

    他刚才读的是《京津泰晤士报》,创刊于1894年,1902年从周报改为日报,既有英文版,也有中文版。其办报初衷是做为天津英国租界工部局的喉舌,专门为英国人说话。

    当然,英国为了自己的利益,有时候也通过《京津泰晤士报》帮中国人说话。比如强烈反对日本提出的“二十一条”,反对“巴黎和会”把山东转让给日本的决议。这份报纸还强烈反对鸦片贸易、反对英日同盟、反对武器走私、反对军阀割据,维护人权和尊严。

    总的来说,这是一份屁股虽歪,但还保留着些许底线的外国报纸,它对在华洋人和中国上层人士影响极大。

    至于另一份刊载《大国崛起》的《字林西报》,那是总部设在上海的周报,如今还没发行过来,而且屁股比《京津泰晤士报》更歪,经常对中国事务横加干涉指责。

    英国天津总领事罗杰·鲍威尔·斯潘塞笑着起身道:“那个中国人和他们的皇帝来了。”

    溥仪和婉容在外人面前,总是一副恩爱的模样,时时刻刻都挽着胳膊面露微笑。

    当众人见面的时候,溥仪也非常有绅士风度,分别给两位领事夫人行了吻手礼,然后又和其他三个男人握手问候。婉容的礼仪就要传统得多,双手放在腰间,略微屈腿行了个福礼。

    玛蕊恩热情地为周赫煊介绍:“周先生,这是我丈夫埃尔韦,这位是英国驻天津总领事罗杰,这位是天津法国驻军司令李福森。”

    “你好!”

    “你好!”

    众人分别握手后,便集体前往不远处的马房。玛蕊恩关切地问:“周先生,你会骑马吗?”

    “我会一点,但是不精通,”周赫煊笑着回答,又说,“您还是叫我的英文名查尔斯吧。”

    “那好,”玛蕊恩也笑了,“查尔斯,你可以挑一匹温顺的母马。”

    周赫煊点头说:“多谢建议。”

    在养马师的帮助下,周赫煊很快选定一匹纯黑色母马,全身乌黑光亮如绸缎,是从欧洲那边运过来的赫尔斯泰因马。这种马属于温血马种,具备良好的速度、耐力和灵活性,而且脾气比较温顺,适合打马球、三日赛和盛装舞步。

    至于英国的纯血马,虽然跑竞速赛非常牛逼,但用来打马球就不适合了,很容易失控造成意外事故。

    周赫煊以前环游世界,可不是坐飞机轮船到某个景点走马观花那么简单。他会在当地生活一段时间,尽量跟本地人接触打交道,他在蒙古和哈萨克时就学过骑马。

    干净利索的翻身坐上马背,周赫煊发现自己穿越后身体素质强了许多。他朝皇帝那边一看,只见溥仪正托着婉容的腰扶她上马,如此表现,难怪天津租界的洋人都说溥仪有风度有内涵。

    呵呵!

    周赫煊轻夹马腹,马儿非常乖巧地朝马球场小跑过去,仆从们也手提球袋子跟着他跑。

    马球比赛为两队对抗,每队4人。

    除了周赫煊、溥仪和婉容以外,实力最强的驻军司令李福森也被分配到他们一组,由周赫煊和李福森担任前锋。对面则是英国领事夫妇和法国领事夫妇,两位领事做前锋,两位夫人充当后卫。

    开球之后,军人李福森首先触到球,一棍子将马球朝周赫煊的方向拨去。周赫煊以前虽然没玩过这项运动,但了解规则后感觉挺简单,前提是你得会骑马。

    就在周赫煊策马快要击球时,英国领事罗杰突然斜向40度角杀出,一棍子把球给打飞,法国领事埃尔韦轻松接球,朝对方的球门飞驰而去。

    两位总领事身兼天津英法租界的董事长,属于各自租界的最高行政长官,但他们的日常事务还真不多。整天闲得蛋疼,也只有搞这些娱乐活动打发时间了,一个比一个会玩。

    “防守,防守!”李福森调转马头大喊。

    溥仪和婉容这两个后卫明显不称职,见到对方杀来,只象征性拦截了一下,然后被法国领事轻松破门得分。

    短短七分钟内,对面连续得到五分,李福森将军表示实在带不动三个菜鸟,已经懒得再去争抢了。周赫煊却越玩越嗨,他的骑术并不比两位领事差,在渐渐熟悉起来之后,居然在第二节时出其不意地攻入一球。

    “耶!”婉容兴奋地挥了挥球棍,也冲上去积极争抢。

    技术虽烂,态度可佳。

    溥仪却始终慢条斯理的,还在保持他那劳什子的贵族风度,完全无法融入集体活动。

    整场比赛打完,领事夫妇队以42:9的大优势取胜,不知道的估计还以为他们在打篮球比赛。

    休息时,李福森喝着水鼓励道:“查尔斯,你很有马球天分,再多玩几场就熟悉了,下次我们还可以组队。”

    “是吗?那下次打球可要叫上我。”周赫煊的主要目的就是结交这些洋鬼子,特别是手里头有兵的驻军司令。

    为了投其所好,周赫煊主动聊起拿破仑,竭力赞叹皇帝陛下的赫赫战功。这果然极对法国将军的胃口,很快两人便谈笑风声起来,犹如多年未见的老朋友。

    溥仪远远地看着,更觉周赫煊才华出众,不仅学识渊博,连社交能力都如此优秀。

    在俱乐部吃过午餐后,溥仪趁着周赫煊上厕所的机会,立即跟上来缠着,希望周赫煊能够效忠辅佐他。

    当皇帝当到这份上,也是没谁了。

    溥仪现在人手奇缺,见到有能力的就想招揽过来。用《三国志》游戏来比喻,溥仪就是个光杆君主,而周赫煊则是属性还不错的在野武将。

    周赫煊没有立即答应他,而是微笑着反问:“想听我说实话吗?”

    “请说。”溥仪点头道。

    周赫煊道:“你想重新当皇帝,只有以下三个途径。”

    “竟然有三个?”溥仪大喜。

    周赫煊道:“第一,找个地方练兵,把丢掉的江山打回来。”

    溥仪顿时就无语了,他要是能练出军队来,还用得着受现在的窝囊气?

    周赫煊继续道:“第二,利用各方势力的矛盾,获得众军阀推举,安心做一个傀儡皇帝。”

    这就是康有为正在办的事,但溥仪已经当够了傀儡,他期待地问:“还有呢?”

    周赫煊说:“第三,放下皇帝的架子去从政,或者加入一个有潜力的组织。比如国党、比如赤党,甚至你还可以南下考黄埔军校,一步步慢慢爬起来。以你曾经的身份,想必很容易受到接纳。废帝虽然是废帝,但影响力还在,你加入任何一方,都会让那个势力威望大增。”

    溥仪脑子有点晕:“可……可可他们会防备我啊,根本不可能给我实权。”

    周赫煊笑道:“总比你现在的状况要好。如果你不愿意加入任何势力,那就永远是孤家寡人一个。而加入有潜力的新兴势力后,总能慢慢获得身边某些人的认可。当皇帝的希望虽然渺茫,但当大官却不成问题,甚至资历足够以后,说不定还能成为大总统。”

    周赫煊可不是信口乱说,只要溥仪放下身段投靠,国共两党都会举手欢迎。只不过前者会利用他,而后者会改造他,最终结局只有天知道。

    溥仪仿佛丢了魂儿似的,反复思考着周赫煊的第三个提议,时而觉得很有道理,时而又觉得毫不靠谱。当然,他最大的疑虑,还是不愿放下皇帝的身份。

    “看来我得跟康师商量一番。”溥仪在茫然无决的时候,不由自主地想起康有为。

    而此时此刻,随着《京津泰晤士报》的刊发,周赫煊和他的《大国崛起》,终于进入一些中外上层人士和文化学者的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