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王梓钧

024【段公子】

    当《字林西报》慢悠悠刊载《大国崛起之葡萄牙篇·下》时,做为日报的《京津泰晤士报》已经连载了14期。“葡萄牙篇”、“西班牙篇”、“荷兰篇”全部结束,大费笔墨的“英国篇”也讲到了第三集。

    不管是西班牙、葡萄牙还是荷兰,如今都已经属于过去式,在写到这些国家的时候,《大国崛起》虽然引起一部分人注意,但并未取得轰动效应。

    直到英国篇问世……

    天津租界,魏公馆。

    这是一栋三层小洋楼,比褚大帅的府邸要寒酸得多,前北洋政府总理段祺瑞便阖家寄居在这里。

    段祺瑞的人生信条是“不抽、不喝、不嫖、不赌、不贪、不占”,时称“六不总理”,算是民国官场的另类。他混到现在都还没有房产,曾经袁世凯送了他一栋房子,结果老袁一死,原房主的儿子便拿着房契找上门,段祺瑞二话不说就搬家了。

    但即便再另类再清廉,灰色收入也是肯定有的,否则他也养不起五房如花似玉的太太。

    做为男人,段祺瑞最失败的莫过于后宅不稳。四姨太刚娶进门就整天愁眉苦脸,一问才知她有了意中人,段祺瑞只得忍痛割爱,像嫁女儿一样把四姨太给嫁出去。而剩下的正妻和姨太太们,全都背着他抽大烟。只要段祺瑞不在家,几位姨太就打扮得花枝招展,偷偷溜出去看电影、逛街、听戏,四处招蜂引蝶,经常三更半夜才回府。

    这帽子的颜色,嗯哼。

    段祺瑞自从前段时间退居天津后,便一心向佛、不理政事,仅有的爱好也只剩下围棋和桌球。

    此时此刻,段执政就在下棋,他的对手是儿子段宏业。

    棋盘上,白子的一条大龙气数已尽,段祺瑞被儿子杀得片甲不留。他冥思苦想好半天,猛地把棋盘一掀,没好气的骂道:“你这混小子,什么正事都不懂,就会胡下棋。”

    段宏业不敢跟老爸抬杠,低声嘀咕道:“臭棋篓子还输不起,输不起还老跟我下棋。”

    “你说什么?”段祺瑞鼻子都歪了,这是他生气的前兆。

    “没,没什么,呵呵。”段宏业赔笑道。

    二姨太走进来劝道:“老爷,别生气了,这是今天的报纸。”

    “嗯,放下吧。”段祺瑞点点头。

    段宏业趁机起身说道:“爸,您先看报纸,我有事要出门一趟。”

    “坐下!”段祺瑞训斥道,“你能有什么正经事?我警告你,再跟溥仪混到一起,当心我打断你的腿。”

    “呵呵。”段宏业只能干笑着坐回去。

    民国有很多四大公子,20年代初的“民国四大公子”,就分别是孙科、张学良、卢筱嘉和段宏业。可惜段公子除了围棋厉害以外,别的实在拿不出手,整天游手好闲倒成了花花公子,再加上老爸退居二线,他已经很少受到外界关注了。

    对段宏业而言,他才不管什么乱七八糟的政治。溥仪身家阔绰、出手大方,经常请他抽大烟玩女人,段公子当然乐意跟溥仪一起玩耍。

    段祺瑞不再理会儿子,摊开《京津泰晤士报》中文版,直接翻到《大国崛起之英国篇·三》。这次的内容是英国光荣革命,周赫煊照常分析了一番前因后果,并加入各种有趣的历史段子。

    读到克伦威尔的军事独裁时,段祺瑞不由想起了袁世凯,感叹道:“克伦威尔好歹真正统治了英国,也不敢自己夺位当国王。可惜袁公雄才伟略,竟听信谗言登基称帝,共和大业毁于一旦。”

    段宏业对这些没兴趣,他坐在那里摆残局,自己跟自己下棋玩得欢呢。

    读完连载的内容,段祺瑞放下报纸说:“这个周赫煊腹有乾坤,是真正的人才。我如果还在当总理,肯定要征辟他充任幕僚,若其能力足够,必会委以重任。”

    段宏业烟瘾犯了,打着哈欠说:“周赫煊我认识,上次在俱乐部里见过,洋鬼子都很赏识他。”

    “那是肯定的,”段祺瑞笑道,“《京津泰晤士报》格调很高,他一个中国人能在上边儿发表文章,自然早就得到了洋人的认同。”

    段宏业道:“说起这周赫煊,还有一段趣闻呢。”

    “什么趣闻?”段祺瑞问。

    段宏业对八卦消息特别熟悉,他说:“周赫煊还有个笔名叫金勇,写过一本武侠小说《射雕英雄传》,天津城里很多人都争抢那褚玉璞看连载内容不过瘾,居然派人把周赫煊抓去软禁,专门给自己写小说。”

    段祺瑞是北洋老人了,看不起褚玉璞这种军阀界的暴发户,不屑道:“放着才学之士不用,居然令其写小说解闷,褚玉璞目光何其短浅。”

    段宏业笑道:“用了,褚玉璞让周赫煊当他的外文秘书。”

    段祺瑞被儿子怼了一下,没好气道:“以后跟周赫煊可以多多结交,至于溥仪,不准再去接触!听到没有?”

    “听到了,”段宏业撇撇嘴,随即又笑道,“我这就找周赫煊耍去,听说他喜欢打马球,我正巧也精于此道。”

    “滚!”

    段祺瑞的鼻子又气歪了:“整天就知道耍耍耍,你能干点正事不?”

    段宏业打着哈哈落荒而逃,先躲回自己房间抽了一通大烟,这才神清气爽地出门。他身上没啥钱,找周赫煊打马球只是幌子,把溥仪约出来一起玩才是目的,出手大方的废帝在段公子眼中就是个凯子。

    而此时此刻的张园,康有为捧着报纸看了又看,英国的光荣革命让他感触良多,而英国人迎回詹姆士二世继承王位,又让他隐约看到一丝溥仪复辟的希望。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康有为说,“英王查理二世成功夺位,正是我们的榜样。如今天下大乱,百姓思定,正是乱中取栗的好时机。”

    溥仪疑惑地问:“周赫煊给我指出三条路,他似乎不看好复辟,而是让我放弃皇帝身份重头来过。”

    康有为不禁苦笑,以溥仪那微弱的能力才华,投奔哪一方都会被吃得骨头都不剩,只有复辟才是正途。

    就在此时,太监通报道:“陛下,段宏业段公子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