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王梓钧

028【忧喜自得】

    康有为走了,走得很干脆。

    他在天津的西医院里修养了八天,便只身乘船返回上海,顺便带走了溥仪赏赐的一万大洋。

    康有为这些年很缺钱用,日子过得极为落魄。他在上海时天天狎妓,却经常付不出嫖资,妓家联合跑去找康有为讨债,吓得他连跑逃往广东。登船那天,债主们搜遍整条船都找不到,最后还是水手发现他藏在船板内。

    世人写诗调侃道:避债无台却有舟,一钱不值莫风流。

    这些日子康有为北上天津,无比积极的为溥仪各方奔走,正是因为看到了复辟的希望。他此举有几分为国家,几分为民族,谁都不清楚。但为他自己是肯定的,说不定还能混个大官当当。

    周赫煊几句话就让康有为认清现实,他也没心情在天津待下去了,还不如回上海及时行乐、潇洒快活。

    天津车站。

    “康师,你真的丢下我不管了吗?”溥仪痛心挽留,若是康有为离开,他身边就一个谋士都没有了。

    “唉,回天乏术,吾辈奈何!”康有为摇头叹息。

    就在三天前,吴佩孚不顾战事危急,悍然解除手下头号大将靳云鹗的一切军职,然后动身北上亲自与张作霖会晤谈判。

    这一切都跟周赫煊的分析吻合,直系军阀内部不稳,吴佩孚只能选择低头妥协。从今往后,北洋政府完全由张作霖说了算,根本就没有浑水摸鱼的可能。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任何政治手段都属于小把戏,使出来只能自取其辱。

    溥仪潸然泪下,自言自语道:“朕该何去何从?”

    康有为说:“周赫煊腹有乾坤,对天下大势了然于胸,你今后可以向他讨教。但此人心意难测,不能给予绝对信任。”

    “他能比得上康师?”溥仪疑惑道。

    康有为感慨地说:“论及军事,我不如他。此人竟在八天前,通过报纸上的只言片语,就预测到吴佩孚和靳云鹗将帅不和,直军内部不稳。陛下日后若是有机会掌军,可以让周赫煊参赞军务。”

    “我记下了。”溥仪郑重点头。

    “陛下保重,臣告辞!”康有为转身飘然离去。他怀里还揣着溥仪送的一万元洋行汇票,总算是没有白来天津一趟,够他在上海潇洒几个月了。

    溥仪黯然返回张园,俨然变成孤家寡人,就连他身边的侍卫都没剩几个,真正可用的人才一个也没有。

    婉容见溥仪情绪低落,趁机建言道:“陛下,既然事不可为,就别想着复辟了,天津的生活多好啊。”

    “妇人之见!”溥仪的脸色更加阴沉,厉声道,“文绣反对我,连你也要反对我吗?朕生来就是天下之主,如今只不过暂时蒙尘而已,总有一天能重登大位!”

    婉容欲言又止,最后只能暗自叹息,回书房去找闺蜜崔慧茀、崔慧梅姐妹倾诉愁肠。

    崔慧茀在天津是与吕碧城齐名的才女,其父崔永年曾担任张勋顾问,叔父崔永安曾任职直隶总督。满清灭亡后,崔家举族迁居天津租界。由于崔永年无子,崔氏姐妹遂发誓终生不嫁,代父为清室尽忠。

    去年溥仪定居天津,崔家姐妹在大表哥的引荐下,入张园觐见皇上皇后。崔慧茀从此担任婉容的绘画和音乐教师,长期留住在张园之中。

    崔慧茀今年29岁,妹妹崔慧梅17岁,姐妹俩都长得如花似玉,却对男人不假辞色,愿把毕生所有都奉献给我大清。

    这就是所谓的遗老遗少,满脑子忠君思想。

    只要溥仪随便暗示一句,崔家姐妹都会欢天喜地的自荐枕席。可惜皇帝乃是正人君子,居然对她们毫无兴趣,为之奈何?

    “皇后娘娘!”

    见婉容进来,正在练习书法的姐妹二人立即起身相迎。

    婉容扶着崔慧茀坐下,无奈地笑道:“崔姐姐,我都说过多少次了,叫我婉容就可以,别喊我皇后娘娘。”

    “婉……婉容。”崔慧茀有些别扭地笑了笑。

    崔慧梅年纪小,倒是没那么多顾忌,高兴地说:“婉容姐姐,什么时候一起去听戏啊?我都好久没出门了。”

    崔慧茀连忙斥责:“慧梅!别没大没小的。”

    婉容安抚着偷偷噘嘴的崔慧梅,笑道:“没事的,都是自家姐妹,不用管那些长幼尊卑。”

    崔慧茀扭头看了眼紧闭的房门,低声问:“听说南海先生走了,他为什么不留下来辅佐皇上?”

    “你真觉得清室还能复辟?”婉容无奈苦笑。

    “难。”崔慧茀默然。她的才智不输男儿,有过目不忘的能力,对当下时局也是有些了解,正因如此她才非常纠结。

    婉容忧虑地说:“陛下已经走火入魔了,脾气越来越怪。长此以往,我怕他会憋出心病,迟早有一天要疯掉。”

    崔慧茀满怀愧疚道:“可惜我不是男人,不能为陛下分忧解难。”

    两女在这边黯然神伤,大帅府里却笑声一片。

    “哈哈哈哈!”

    褚玉璞乐得放声大笑,夸奖道:“你小子这次干得漂亮,听说康有为都被你气吐血了。”

    “大帅过誉,略施小计而已。”周赫煊嘿嘿笑道,一副狗腿子模样。

    褚玉璞对副官说:“本大帅有功必赏,南湘,你去支1000大洋过来!”接着他又说,“再给你小子放十天长假,整个天津城随便敞开了玩。”

    “谢大帅赏赐。”周赫煊抱拳道。

    申耀荣看得眼热,连忙说:“大帅,文绣已经答应和溥仪离婚了,我们得派人去接应。”

    淑妃文绣想要离婚,就必须提前离开张园,否则绝对会被溥仪软禁。

    “我调几个兵给你使唤,一定要把人从张园抢出来!”褚玉璞心情大好。他已经不把老上司张宗昌放在眼里了,一心想要抱紧张作霖的大腿。不管是气走康有为,还是挑拨淑妃离婚,这些都是可以向张作霖邀功的。

    周赫煊出主意道:“大帅,把淑妃接出来后,可以请洋人律师帮忙打官司。让律师直接给溥仪发离婚函,然后再通过报纸将此事大告天下,如此则可万无一失。”

    “嗯,英雄所见略同,俺也是这么想的。”褚玉璞点头说。

    申耀荣阴狠地瞪了周赫煊一眼,他到手的功劳居然也来分润,此人何其可恶!

    周赫煊面带微笑,一副与世无争的高人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