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王梓钧

034【武当剑仙】

    周赫煊继续询问,才知道孙氏兄弟看起来年纪大,其实孙永振只有26岁,孙永浩更是才24岁。

    两人的老家在山西太谷县,爷爷辈儿是镖师。可惜自清末以来,镖局生意越来越不好做,只能改行给富绅看家护院,到父辈时已经过得极为贫困。

    孙氏兄弟自小练有家传功夫,可惜武艺稀松,十二三岁就开始给地主家打短工。太谷县流行车氏形意拳,兄弟俩慕名也想去学,但穷得连拜师钱都没有,只能利用农闲时间趴围墙偷看。

    后来地主家的儿子也要学功夫,重金聘请车毅斋的大弟子李复祯的徒弟李进上门教授拳法。李进见孙氏兄弟练功刻苦,便免费收了他们当徒弟,但只是可以旁观教学的记名弟子,并没有悉心教导过,一些师门绝学也秘藏不传。

    兄弟俩那一身本事,三分靠苦练,三分瞎琢磨,三分从地主家傻儿子那里套来,最后一分才是师父传授的。

    孙永浩谈起这些往事,无奈感叹道:“可惜没学到车氏形意的秘传盘根术,不然今天那两个警察的破枪,额们轻轻松松就能抢过来。”

    孙永振告诫弟弟说:“你就知足吧,车氏盘根术连师父都练得不精,怎么可能教给额们这些记名弟子?”

    说起车氏盘根术,那还是有很多趣谈的。

    传闻当年郭云深跟车毅斋切磋武艺,用半步崩拳把车毅斋逼到墙角,结果却被车大师绕至身后拍肩,当时使用的正是蛇形盘根步。郭云深连连惊呼“神拳也”,神拳车毅斋的名号也就此传出。孙中山的保镖杜心武,也曾被车毅斋神奇的盘根步法晃点过,叹服称赞其“离地三尺好轻功”。

    周赫煊既然打算收服孙氏兄弟,自然要想办法提升他们的战斗力,当即笑道:“天底下高明的步法身法,也不是只有车氏盘根术。你们若是想继续学功夫,我倒是可以帮忙引荐一个人。”

    “谁?”孙永浩连忙问。

    周赫煊微微一笑,张口吐出三个字:“李景林!”

    “武当剑仙李将军?”这下连李栓柱都惊叫起来。

    李景林的名号实在太响亮了,他自己就是个军阀,却敢于打破传统陋俗,选择公开历来秘传的武当剑法,此举震惊了整个国术界。神剑、飞剑、剑仙、剑侠,这些都是对李景林的美称。

    此时的李景林虽然还没将武当剑法公之于众,但也早就闯下鼎鼎大名。

    孙永振激动得声音发抖:“额们真……真的可以跟随李将军学武?”

    周赫煊笑道:“李将军五天前已经通电下野,此时正好住在天津租界,我也想上门去拜访讨教一二。”

    顺便一提,李景林去年担任直隶督办兼直隶省长,正是如今褚玉璞的最高职务。不过他跟褚大帅没啥矛盾,而是段祺瑞执政时想要收拢权力,把碍眼的李景林给免职了。正因为段祺瑞的一系列违规动作,才彻底激化了各方矛盾,提前引发今年华北地区的军阀大战。

    想要在军阀林立的民国玩共和?

    呵呵,中央政府一旦抓权,地方军阀立马就炸刺儿,政治上失去的利益全靠枪杆子打回来。

    众人吃喝一阵,孟小冬起身说道:“时候不早了,小妹先行告辞。”

    周赫煊顺口说道:“你一个弱女子回家不安全,让寿民兄送你吧。”

    李寿民颇为无语,他在杭州有个初恋叫明珠,李家搬到天津后二人都还在通信,可惜明珠姑娘因为家庭缘故做了风尘女子。李寿民受此情伤一直单身,后来取笔名“还珠楼主”,也是用“还君明珠双泪垂”的诗句典故来纪念初恋。他如今还处于“累觉不爱”的状态,对孟小冬是真的没啥想法。

    但既然周赫煊提出相送,李寿民也不好回绝,那显得多没风度啊。他问道:“孟小姐住哪边?”

    “我就住新天津报馆。”孟小冬答道。

    缘分啊!

    周赫煊和李寿民对视一眼,俱都感到好笑。他们一个在《新天津晚报》发表作品,一个在新天津报馆做编辑,而孟小冬居然也住在报馆里头。

    当然,孟小冬住的是报馆后宅,那属于社长刘髯公的起居之所,普通员工是不能进去的。

    孟小冬的师门跟刘髯公交情颇深,她隐居天津后一直住在那里,已经有两年时间了。

    她平时除了看戏看报,就是遍访名师请教曲艺。经刘髯公介绍,孟小冬先后向陈彦衡、孙佐臣、王君直、苏少卿、王庚生、韩慎先、李采繁、窦砚峰等名票名师学习,已然融合各家之长。

    几年前的孟小冬就被尊为冬皇,如今她更是技艺精深,只等明年复出登台,必然会一鸣惊人、名动八方。

    周赫煊掏银子结账,说起对孙氏兄弟的安排:“我刚到天津时租了间四合院的房子,如今押金还没退呢,你们不如搬过去住,跟寿民兄也好有个照应。”

    “对对对,可以搬到我们那边去。”李祥基连忙附和,他对孙家兄弟的功夫也是很佩服的。

    孙氏兄弟如今住在小客栈里,有好地方可去自然愿意,二人已经打定主意跟着周赫煊混,不说废话当即答应下来。

    李寿民叫来几辆黄包车,对周赫煊说:“赫煊兄,你送孟小姐回去吧,我跟祥基还要帮两位孙兄弟搬家。”

    “如此也好。”周赫煊倒无所谓。

    一行人分为两拨各自散去,黄包车夫跑得很快,不多时便已经来到报馆。

    周赫煊颇有风度地说:“孟小姐请吧,改日再会。”

    孟小冬踌躇片刻,突然问:“周先生,你就一直打算在褚大帅麾下做事?”

    “不然呢?”周赫煊反问。

    孟小冬瞥了一眼李栓柱说:“恕小妹交浅言深,我觉得周先生手段高明、才华出众,未来前途不可限量,应当找个更好的去处。比如……南方!”

    “呵呵,”周赫煊笑道,“你可以先去看看我的《大国崛起》。”

    “也是周先生写的书?”孟小冬问。

    周赫煊详细说:“《大国崛起》每天在《京津泰晤士报》连载,中文版英文版上都有。”

    “小妹一定拜读,告辞!”孟小冬抱拳离去,当晚便向刘髯公要了几张《京津泰晤士报》。这玩意儿普通百姓根本不看的,街面上也很难买到,只有在租界里才能寻见销售点。

    第二日大清早,剑仙李景林收到一封拜帖,还连带着20多份报纸,正是连载着《大国崛起》的《京津泰晤士报》。

    对文人而言,作品就是敲门砖,周赫煊如果贸然拜访,说不定会被人拒之门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