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王梓钧

037【上门讨教】

    邀请周赫煊任教的除了中山大学外,还有北平女子师大和复旦大学。

    周赫煊看完电报直接就烧掉,他是绝对不可能去南方的,至少一两年之内不会离开天津。

    原因很简单,别看北方军阀混战不休,但只要周赫煊不作死,就肯定没有生命危险。南方那就说不准了,明年的“清党”太可怕,“宁可错杀三千,不可放过一个”,这话不是闹着玩的。

    对“清党”表现最积极的学者,正是誉满天下的蔡元培。他明年的所作所为,把自己的学生和好友都吓了一跳,纷纷惊诧莫名:原来你是这样的蔡元培!

    民国人物都很复杂,很难分清他们到底是好人坏人,只因各自的思想和立场不同。

    如今南方的局势太过邪乎,不仅是国共之争那么简单,国党内部也分为宁、汉、沪三派。蔡元培发起的“护党救国运动”,表面名为清共,实则把矛头直指国党汉派,最终目的是帮助校长排除异己掌控大权。

    那真是狠起来连自己人都杀,被莫名其妙“清理”掉的国党不在少数。

    周赫煊脑子坏掉了才会南下蹚浑水。

    不提南方的暗流涌动,天津最近也有个大新闻张少帅搬进法租界了。

    如今的少帅府,是张作霖五年前买下的,原为旗人贝勒所有。前段时间又增修了一栋二层小楼,用来做仓库和佣人居所,看来张少帅是准备在天津常住。

    少帅府所在那条街被戏称为“督军街”,光是督军就住了18位,北洋各派系的军阀头子应有尽有。他们在战场上打生打死,但打完仗后却和和气气,经常聚在一起吃饭喝酒打牌听戏,有的甚至还结成了儿女亲家。

    这年头,不管谁输谁赢,谁掌权谁下野,为战争买单的永远是无辜老百姓。

    张少帅一搬进法租界,督军街就变得更加热闹起来,每天上门拜谒者络绎不绝。就连褚玉璞都三天两头往那边跑,根本没空管周赫煊的屁事,讨好少帅那才是重中之重。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周赫煊带着孙家兄弟,前往李公馆拜见传说中的武当剑仙。

    兄弟俩表现得很激动,孙永浩好奇地问:“周先生,额听说李将军身高八尺,拳头有饭碗那么粗。是不是真的啊?”

    没等周赫煊回答,孙永振就拍了弟弟一脑瓜子:“这种话你都信?李将军只是个魁梧大汉而已,他练的是内家功夫。”

    “你又没见过……”孙永浩小声嘀咕,却是不敢跟哥哥顶嘴。

    突然间铁门打开,李景林的亲随弟子黄敬义对他们说:“三位请跟我来,李师已经等候很久了。”

    “有劳!”周赫煊抱拳道。

    穿过花园和厅堂,周赫煊终于在会客室见到李景林。他稍微感觉有些失望,因为李景林的个头不高,而且身体极为消瘦,除了精神硬朗外没啥特别的,怎么看都不像是武林高手。

    孙家兄弟齐齐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干瘦中年人:这就是身高八尺的李将军?

    周赫煊抱拳道:“芳宸公,久仰大名!”

    李景林哈哈大笑,从椅子上站起来,亲切地拉着周赫煊的手说:“我才是久仰大名啊。你写的那些文章,连张大帅都读过了,夸你是通晓古今中外的难得人才。”

    周赫煊笑道:“大帅谬赞,我就是笔杆子利索而已。”

    李景林拍拍周赫煊的肩头说:“少帅对你也很感兴趣,我约了他周末打牌,到时你也一起去吧。”

    “多谢芳宸公引荐。”周赫煊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其实都是装出来的。周末的牌局褚玉璞也会去,昨天就说要带上周赫煊,根本不用李景林再多此一举。

    李景林已经通电下野了,在互相寒暄后,只和周赫煊畅聊各国形势,没有提当今国内的情况。他最感兴趣的还是卑斯麦和拿破仑,在稍微询问几句后,周赫煊立即投其所好,把后世关于二人的小段子都讲出来。

    “西欧军事最强者,当属拿破仑无疑,东征西讨无往不利。可惜穷兵黩武,终有滑铁卢战败。”李景林叹息道,似乎是联想起国内的一些事。

    “要说这拿破仑啊,他复辟的时候也有桩趣闻呢,”周赫煊见李景林情绪有些低落,便开始逗起乐子,“随着拿破仑大军一天天逼近,当时巴黎的报纸是这样报道的:来自科西嘉的怪物在儒安港登陆不可明说的吃人魔王向格腊斯逼近卑鄙无耻的窃国大盗进入格尔勒诺布尔拿破仑·波拿巴占领里昂拿破仑将军接近枫丹白露至高无上的皇帝陛下于今日抵达自己忠诚的巴黎我们伟大的皇帝拿破仑今早在圣母院举行了壮丽的加冕仪式,伟大的法兰西有福了。皇帝万岁!”

    “哈哈哈哈哈哈!”

    李景林听了哈哈大笑,幸好他没喝东西,不然非笑喷不可。他强忍着笑意说:“咳……咳,赫煊你果然博闻强识,竟连这种奇人异事也知道。”

    “芳宸公过誉了,我只是听得多、记得多而已。”

    聊着聊着,周赫煊开始把话题引到武术上,继而介绍孙家兄弟说:“芳宸公,这是我的朋友孙永振、孙永浩,车氏形意拳传人。他们对芳宸公仰慕甚久,希望能够见识一番。”

    “好说,”李景林跟周赫煊聊得很开心,也不介意这点小事,他吩咐亲随道,“奎山,你跟二位小友切磋一下。”

    孙家兄弟顿时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众人来到院子里的演武场,第一场是孙永浩跟杨奎山切磋。

    杨奎山精通六合门和通臂门武艺,铁砂掌也是一绝。他的右手明显比左手大得多,就跟受伤淤肿了一样,这是常年插砂子插出来的。

    孙永浩上去就挨了一掌,疼得几乎半身不遂,连忙改强攻为缠斗。他学的车氏形意拳不成体系,很多关窍都是瞎琢磨的,足足撑了四分钟才被杨奎山打败。

    接着是孙永振和林志远切磋,他的身手明显比弟弟强悍,极擅横拳和纠拳,间夹着杂式锤功,拳路刁钻而狠毒。

    不过在周赫煊看来,两人打起来不成章法,就跟王八拳差不多,远没有后世的散打和自由搏击好看。他们基本上都不用腿击,最多也就别一别、踢一踢对手的小腿,进攻部位主要放在从喉咙到裆部的一条中线。

    林志远刚开始还没当回事,渐渐就面色凝重起来,因为孙永振的拳法太阴毒了,喉、心、肋、腰、裆……专找脆弱致命的地方下手,而且攻击路线诡异,出拳又准又快。

    李景林在旁边看了十多秒便暗自嘀咕:这是哪儿冒出来的野路子?形意拳都快被他练成心意把了,倒是个搞暗杀的好手,配上两把匕首绝对威力倍增。

    “噗!”

    交手仅一分钟时间,林志远就被孙永振击中腰部,疼得捂腰说不出话来。

    “好手段,在下佩服!”林志远咬牙忍痛道。

    众人皆惊,林志远可是李景林身边八大弟子之一,居然被名不见经传的孙永振打败了。

    见徒弟被人打败,李景林也不觉得丢面子,好笑的对孙永振说:“你的拳路够奸猾阴狠,改练八卦掌其实更适合。”

    孙永振不好意思道:“都是瞎练的。”

    李景林说:“以后可以常来我这里,大家互相印证切磋。”

    孙永振和孙永浩闻之大喜,齐齐抱拳道:“谢李将军!”

    周赫煊也笑了,孙家兄弟的武艺能够继续长进,对他而言是件大好事情。不仅如此,周赫煊还想带孙家兄弟去靶场练枪,毕竟武功再高、一枪撂倒。 卡文,这章删改了很多次,有些东西不敢写,希望别违规。顺便求一下推荐和收藏,新的一周来临了,老王想保住菊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