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王梓钧

039【调职】

    “见过少帅。”周赫煊来到饭厅,冲张学良抱拳笑道。

    “嗯,”张学良见周赫煊如此年轻,稍微有些惊讶,点头说,“周先生,请坐吧。”

    “谢少帅。”周赫煊回礼坐下。他的实际年龄已经二十七八,但不知穿越时受了什么影响,身体各种机能都返回少年时代,甚至连胡子都变得毛茸茸的,看起来顶多20岁出头。

    张学良突然打个哈欠,却是大烟瘾犯了,跑去小厅抽上一阵才回来,精神奕奕地说:“先生的《大国崛起》我读了,确实是宏文巨著,听说连洋人都赞不绝口。”

    周赫煊谦虚道:“一点个人浅见而已。”

    张学良问:“先生对中国的局势怎么看?”

    周赫煊藏拙道:“不好说。”

    张学良可不想听这种话,他皱皱眉头道:“但说无妨。”

    周赫煊概括比喻道:“如今之中国,即是北洋政府和南方政府的争斗,谁赢了谁就是正统。但不管是北洋还是南方势力,都像是浑身被捆绑起来的壮汉,满身力气却施展不开。”

    “北边我知道,内斗不休、难得一致。南边又怎么说?”张学良稍微有了兴趣。

    周赫煊笑道:“南边的情况比北边更复杂,谁能先解决内部矛盾,这一仗就会是谁取得胜利。”

    张学良眼睛一亮,却没有继续再问,而是转开话题道:“听说周先生会俄文?”

    周赫煊如实道:“日常交流没问题,但并不精通。”

    “那就是会了,”张学良突然扭头对褚玉璞说,“蕴山兄,我身边还缺一个俄文秘书,不知可否忍痛割爱啊?”

    褚玉璞愣了一下,随即笑道:“少帅若是喜欢,我明天就让他去少帅府应差。”

    “那就这么说定了。”张学良颔首道。

    两人如此交流,根本就没征求周赫煊本人的意见。

    周赫煊还真没啥意见,跟着张学良绝对安全。这位少帅前两年难得亲自领兵,经历郭松龄倒戈后,已然无比厌恶打仗,逐步进化为“反战人士”,这辈子估计是不愿再上战场了。

    张学良没再理会周赫煊,而是对在座众人说:“北边儿战事不利,吴佩孚根本撑不住。吃完这顿饭后,大家都各自回去准备吧,又要打仗了。”

    张宗昌和褚玉璞立即会意,因为这话就是对他们说的。

    冯玉祥的国民军已然攻破大同,把阎锡山打得都快喊爸爸了。吴佩孚和张作霖也终于达成意向,张大帅准备出兵拉兄弟一把,确定奉、直、鲁、晋联合大作战,合起伙来对付冯玉祥。等把冯玉祥这个麻烦解决了,再联手南下应对校长的北伐军。

    张作霖如今威望滔天,前阵子入京和吴佩孚谈判,半路上顺手就把李景林的部队给收编了。李景林连个屁都不敢放,只得急匆匆宣布下野。此事吓得张宗昌肝儿颤,再也不敢生出一丝异心。

    张学良搬来天津也不是旅游散心的,他这个少帅要坐镇后方,担任联军总司令。而褚玉璞和张宗昌二人,前者将被任命为联军总指挥,后者将被任命为前敌总司令。

    今天这场牌局和饭局,实质上是潘复做为联络人,由张学良出面敲打、安抚大将。甚至连被缴械下野的李景林都请来了,无非是把刚杀的那只鸡带来给猴子们看看。

    “少帅放心,只要少帅一声令下,俺褚玉璞亲自率队冲锋!”褚玉璞拍胸脯拍得响亮,其实心里郁闷得要死。他刚招募的新军还只会走正步,要是现在送上战场打仗,估计全尼玛要变成炮灰。

    一顿酒喝完,张学良醉醺醺的也没了牌兴,干脆宣布散场各自离开。

    周赫煊陪坐在旁边都没说几句话,便跟着褚玉璞一起回府。

    汽车驶离潘公馆时,张学良突然伸出脑袋喊:“周先生,记得明天到我这边来报道!”

    周赫煊抱拳笑了笑,算是回答。

    历史上张学良对自己的秘书还是很不错的,各种外放任职,一个个都混得比较滋润。

    只要抱住张学良这条大腿,得到其信任后,再讨个闲差就圆满了。到时候嘛事儿不用做,领着可观的薪水,自由自在想干啥就干啥。

    如果能说服张学良不放弃东北,那自然是更好,也算是为国家出了大力。可惜这几乎不可能,张学良是个很(you)有(rou)主(gua)见(duan)的人,周赫煊只能靠平时的言语慢慢影响。即便只是提前运出几架飞机、几门大炮,那也好过留给日本关东军。

    褚玉璞拍拍周赫煊的肩头,嘱咐道:“少帅对你很器重,你过去可要好好干。”

    周赫煊立马表明心迹:“全靠大帅栽培,就算到了张少帅那边,我的心还是在大帅这里。”

    “哈哈哈哈!”

    褚玉璞放声大笑:“俺就喜欢你这样晓得感恩念旧的人。”

    周赫煊跟着呵呵笑了两声,心里却在想:老子当然懂得知恩图报,关键时候会送你一份大礼的,你个王八蛋就等着查收吧。

    坐车刚回到大帅府,申耀荣就无比兴奋地跑来报喜:“大帅,喜事啊,喜事!”

    “啥喜事?”褚玉璞问。

    “淑妃文绣已经接出来了,被我秘密安置在法租界,”申耀荣为了讨好主子,兴致勃勃地讲述着抢人过程,“溥仪那边是日本人的地盘,我们不好直接动手。所以我就想了个计策,派人通知文绣让她找机会离开张园。足足等了半个月啊,终于被我们寻见机会……”

    “知道了,照计划办去吧。”褚玉璞没等申耀荣说完,便直接出声打断。他脑子里正想着出兵的事呢,对挑拨文绣和溥仪离婚已经不关心了,真正的功劳都是从战场上挣的,阴谋诡计只能算小把戏。

    “啊……是,卑职一定鞠躬尽瘁把事情办好。”申耀荣兴冲冲跑来,却热脸贴了冷屁股,只得怏怏退下,他打破脑袋也想不明白哪里出错了。

    退出房间后,申耀荣问褚南湘:“褚副官,大帅这是遇到什么事儿了?”

    “少打听。”褚南湘还是那副冷冰冰的面孔。

    周赫煊低声道:“申师爷,褚大帅就要上战场了。”

    “原来如此。”申耀荣终于搞明白情况,但又非常疑惑周赫煊为什么告诉他这种事。

    周赫煊笑道:“我明天调任少帅府。”

    申耀荣的表情变得无比精彩,庆幸、轻松、羡慕、恐慌……种种情绪都一股脑冒出来。这老家伙很快就热情地拉着周赫煊的手说:“赫煊兄……哦不,周先生,打从见到你第一面,我就知道周先生不是池中之物。今后跟了少帅,必定飞黄腾达、平步青云,还请多多照应啊。”

    “好说,好说!”周赫煊翘起嘴角。

    当天晚上,申耀荣就敲响了周赫煊的房门。这家伙忍痛大出血,拿出1000大洋给周赫煊送行,哭得是一塌糊涂,就好像至交好友生离死别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