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王梓钧

066【褚二爷】

    郭德纲的单口相声里,有两段是反映军阀统治的,一段叫《枪毙刘汉臣》,另一段叫《白宗巍坠楼》,都是根据历史真实事件改编。

    前者的主角是褚玉璞和五姨太小青,后者的主角是褚玉凤和舞女金铎。

    白宗巍是小有名气的画家,因兄弟吃喝嫖赌败光家产,他被迫流落到天津谋生,娶了一个叫金铎的舞女。

    褚玉凤乃色中饿鬼,一见到金铎就迷恋不已。遂以购画为名,将金铎引到旅馆的客房内强占,金铎也不是什么良家妇女,半推半就便勾搭成奸。最后逼得白宗巍跳楼自尽,死前把整个事件写成控诉状,此案一时间轰动天津城,活生生的民国版西门庆和潘金莲。

    “白宗巍坠楼案”发生在1927年初,此时的褚玉凤还没见过金铎,但被他祸害过的女子已经不少。

    周赫煊从北平返回天津时,褚玉凤正在天宝班搂着美女抽大烟。

    天宝班的姑娘虽然素质很高,但山珍海味吃太多也会腻。褚玉凤早就想换口味了,他对杜笑山说:“天津还有什么好耍的地方?”

    杜笑山连忙应道:“二爷,天津城好玩的地方,你都已经去耍过了。”

    “真是败兴。”褚玉凤过完大烟瘾,穿好衣服下楼,眼神在大街上到处乱扫,无非是想搜寻姿色出众的良家妇女。

    褚玉凤身为褚玉璞的亲兄弟,他的任务就是驻守天津城,顺便追查搜捕革命党和赤色分子。上个月他看中一位已婚女子,便给其丈夫扣上乱党的帽子,足足玩了十多天才满意。

    杜笑山也不是啥好东西,攀上褚玉璞的关系后,将天津八家慈善团体豪取合并,取名“八善堂”,打着慈善的幌子四处敛财。如今褚玉璞已经去前线打仗,杜笑山便转而巴结褚玉凤,帮着出了不少坏主意。

    褚玉凤叫来几辆黄包车,也不说去哪儿,只让车夫满城瞎转悠。他们所到之处,街上的行人纷纷躲避,就好像是遇到了瘟疫。

    “哈哈哈哈!”

    褚玉凤放声大笑,他喜欢这种威风凛凛的感觉,比在战场上打仗有意思得多。

    杜笑山立即拍马屁道:“二爷虎威!大帅让二爷坐镇天津,真是慧眼识英雄,革命党都不敢再闹事了。”

    “就数你小子会说话。”褚玉凤受用道。

    一行人经过新明大戏院时,褚玉凤突然喊:“停车,去问问老板,今天都有啥好戏!”

    跟班立即冲进戏院,很快跑回来禀报:“二爷,今天下午是庆云社专场,陈秀华亲自登台唱压轴。”

    褚玉凤纳闷道:“梅兰芳、尚小云俺是知道的,这个陈秀华又是谁?”

    杜笑山连忙解释说:“陈秀华是谭派名家,对余派技艺也造诣颇深。他变声后嗓子倒呛,唱得没有以前好,所以名气也不如梅、尚二人。”

    褚玉凤闲得没事做,便下车道:“走,进去看看。”

    褚玉凤、杜笑山带着五六个跟班,大摇大摆进入戏院,也不用买票,反正没人敢拦。他们直接走到最前方的座位,跟班大呼小叫开始赶人:“快滚,别挡着二爷看戏!”

    那些戏迷只得起身让座,一个个避到角落里站着听戏,心里把褚玉凤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而戏院里的大姑娘小媳妇们,也要么赶紧离开,要么把自己的脸面遮严。

    “狗的龟儿子,生娃儿没得眼!”李寿民低声咒骂。他好不容易放假跑来听戏,花大价钱买到最前排的座位,结果却被褚玉凤给霸占了。

    褚玉凤横眉冷对千夫指,根本不在乎被人唾弃,反而非常享受那种称王称霸的感觉。

    第一出戏唱的是《太平桥》,褚玉凤听得昏昏欲睡,等他一觉醒来,台上已经改唱《四郎探母》了。

    那位杨四郎身材小巧,捋着长胡子唱道:“曾记得沙滩会一场血战,只杀得血成河尸骨堆山,只杀得杨家将东逃西散,只杀得众儿郎滚下马鞍……”

    “咦!”

    褚玉凤双眼放光,惊喜道:“这唱老生的,居然是个雌儿!”

    杜笑山立即拍马屁说:“二爷好耳力,竟能听出是女的在唱。”

    褚玉凤得意道:“这些日子在天宝班,天天都听女人唱戏,俺早就掌握了其中奥妙,是男是女一听便知。”

    “那还得是二爷才行,我也天天听女人唱戏,但就是分辨不出来。”杜笑山又是一顿马屁狂拍。

    耐着性子把《四郎探母》听完,褚玉凤对杜笑山说:“走,随俺去后台看看,刚才那个杨四郎到底长得咋样。”

    众人齐刷刷奔向戏班后台,工作人员拦都拦不住。

    褚玉凤进去就大声喝问:“刚才是哪个唱的杨四郎?”

    戏班演员面面相觑,孟小冬硬着头皮站出来说:“是我唱的。”

    此时孟小冬并未卸妆,只把头饰和胡须摘下,脸上涂满了油彩。褚玉凤看不真切,指着她说:“快把脸给俺洗干净了!”

    陈秀华见事不妙,让徒弟赶快去找戏院老板刘广顺,自己则站出来说话道:“这位先生,我是庆云班的班主,不知尊驾有何贵干?”

    “跟你没关系,一边儿去,”褚玉凤蛮横地将陈秀华推开,继续对孟小冬说,“快去洗脸!俺倒想看看,是啥样的女人能把老生唱这么好。”

    孟小冬还是站立不动,褚玉凤终于怒了,拔枪指着陈秀华的脑门:“再不听话,俺就毙了他!”

    陈秀华被吓得额头冒汗,众戏子纷纷围拢过来,却都敢怒不敢言。

    “罢了!”

    孟小冬坐回梳妆台擦掉油彩,又去把脸洗净,面色冰冷地对褚玉凤说:“先生,把枪收起来吧。”

    褚玉凤见孟小冬柳眉杏目、面若桃花,顿时眼睛都直了,连连赞叹:“好看,好看,俺滴乖乖,真真好看!”

    常言道,名不正则言不顺。

    恶霸做事也要讲究师出有名,不然吃相太难看了,杜笑山在旁边出主意说:“二爷若是喜欢,不如请这位姑娘去府上唱两出?”

    褚玉凤立即会意,大喜道:“对对对,俺出500大洋,请你唱两天戏。”

    孟小冬婉拒道:“这位先生,承蒙错爱,我明天在北平还有演出,恐怕只有等下次了。”

    “你的演出都推掉,”褚玉凤蛮不讲理道,“来人啦,把这位姑娘带回去,俺要在家里听大戏!”

    跟班们立即把孟小冬团团围住,眼看着要把她强行带走。

    就在此时,新明大戏院的老板刘广顺也赶来了,连忙劝阻道:“褚二爷,都是自家人,看在李大帅的面子上,今天就算了吧。”

    李大帅就是剑仙李景林,刘广顺以前由李景林罩着。

    可惜如今靠山不管用了,褚玉凤不屑地笑道:“李景林算个屁大帅,手底下连兵都没有,俺用的着给他面子?”他大笑两声,喝令道,“把这位姑娘给俺请回去,谁敢拦着谁就是赤党!”

    刘广顺和戏班成员脸色煞白,哪还敢说半个不字,眼睁睁看着孟小冬被带走。

    “怎么办?”刘广顺头疼不已。

    陈秀华咬牙说:“我去给鹤鸣(梅兰芳)拍电报,他认识张宗昌,应该能说上话。”

    刘广顺也连忙往外跑:“我去找李大帅!”

    却说褚玉凤、杜笑山强掳了孟小冬,居然从正门大摇大摆出去,当真是不怕被人唾弃咒骂。

    “糟糕!”

    李寿民看得真切,他跟孟小冬也算朋友,自然不能不管。左思右想之下,李寿民连忙出门叫黄包车,赶回报馆去找周赫煊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