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王梓钧

071【狗血】

    周赫煊很快就收到杜笑山的提醒,那天他出门上班,突然迎面走来个人,没头没尾地说:“先生出门小心,谨防刺客!”

    自穿越以来,要说周赫煊得罪过的人,也就溥仪和褚玉凤。

    就溥仪那软弱性格,是绝对干不出刺杀这种事的。那就只剩下褚玉凤了,周赫煊感觉如芒在背,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应对。他也不敢再让孙家兄弟轮换着去李公馆练武了,每天出门必然带在身边,好歹能增添些安全感。

    但天底下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周赫煊琢磨着要解决这个隐患,而不是被动等待杀手出现。

    按照历史轨迹,褚玉璞和褚玉凤还能风光一两年,真要铁了心杀周赫煊,足够他死上好几次!

    好在租界足够安全,就算安排刺客,那也得谋划很久。

    周末。

    周赫煊换好衣服,在楼上窗户观察许久,才带着孙家兄弟出门。

    他叫了三辆黄包车,孙永振在前,孙永浩在后,自己乘坐中间那辆,对车夫说:“往北,去博目哩道!”

    车夫讶然回头:“先生,博目哩道在南边。”

    “我喜欢绕路看风景。”周赫煊懒得解释。

    “好嘞,先生坐好!”三位车夫大喜,绕路跑他们赚得更多,巴不得能绕一整天。

    每次出门都变着法子绕路,自然是为了防止有人埋伏。

    周赫煊暗自吐槽:妈蛋,真是日了狗了。出门参加个舞会,都搞得跟地下党接头一样!

    博目哩道在英租界最南边,也就是后世天津的彰德道。半个小时的路程,兜圈子足足花了两个钟头时间,黄包车才终于在冯公馆门口停下。

    冯武越留洋学的是航空和无线电,他回国后便担任张学良秘书,还协助过冯庸组建东北空军。

    去年受郭松龄倒戈影响,张学良身边的很多亲信都被调任,冯武越也是那个时候辞职的。他今年初在《益世报》任职,后来张学良又联系到他,出钱让冯武越创办《北洋画报》。

    以冯武越自身的职务,暂时还没能力在天津租界买房子。但他同时还是赵庆华的女婿,赵四小姐的大姐夫,老丈人家可有钱得很。

    周赫煊入府时,舞会已经快开始了。

    冯武越带着妻子过来迎接道:“周先生来啦,这是内人绛雪。”

    “冯夫人你好!”周赫煊微笑道。

    “周先生好,久仰大名。”赵绛雪颔首施礼。

    赵庆华一共四个女儿,芳名分别叫绛雪、紫霜、缣云和绮霞(赵一荻),貌似她们今天都来了。

    周赫煊被带到大厅,冯武越给他逐一介绍:“这是三弟燕生,还有他的未婚妻吴婧。”

    “赵公子你好,”周赫煊和赵燕生握手认识,又对吴婧说,“吴小姐,咱们又见面了。”

    “是啊,真巧。”吴婧笑道。她的出身也不简单,是天津首富吴调卿的孙女、中国首家银行创办者严筱舫的外孙女。

    冯武越又介绍三位美女说:“这是二妹紫霜,三妹缣云,四妹绮霞。”

    周赫煊与她们分别握手,注意力集中到赵四小姐身上。赵绮霞如今才14岁,她好像是明年初遇到张学良的,那也才15岁啊,少帅居然忍心向一个小姑娘下手。

    除了赵家人,陆静嫣和徐子权这对小情侣也在,他们跟周赫煊比较熟,见面后聊得颇为愉快。另外还有一些青年男女,都是冯武越夫妇的朋友,亦或是天津富豪名流家的公子千金。

    今晚属于年轻人的舞会,连年龄超过30岁的都没有。

    冯庸最后带着一位美女出场,哈哈笑道:“武越,你们不等我就开始了啊,办事不地道!”

    冯武越和冯庸是朋友,握手问:“五爷,这位小姐是?”

    冯庸立即介绍说,“这位是张乐怡张小姐,她父亲跟我家老头子在谈生意。听说我要来参加舞会,老头子就让我把张小姐也带来。”

    冯庸的父亲冯德麟跟张作霖是拜把兄弟,冯张二人当年在东北明争暗斗,最后张作霖胜出,冯德麟无奈宣布下野。虽然不当军阀了,但冯德麟做生意却吃得开,借着张作霖的关系,经营出偌大家业。

    今年张作霖占领直隶地区,冯德麟也跟着搬到天津,把生意从东北做到天津来。

    至于张乐怡,乃是南方富商张谋之的千金。她也是新式女子,读过书、会英文,如今跟在父亲身边做翻译,协助打理家族生意。

    “张小姐,我来给你介绍一下,”冯庸拉着周赫煊说,“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周赫煊,《大国崛起》的作者,当下中国最权威的世界史专家。”

    张乐怡好奇地打量着周赫煊,伸出小手笑道:“周先生你好。”

    “你好!”周赫煊忍不住多看了她几眼,心中狂呼:我靠,这个妞至少95分!

    冯庸凑到周赫煊耳边,贼兮兮地笑道:“赫煊,该出手时就出手,趁早拿下。这个张小姐不简单,年龄还不到20岁,做起生意来有模有样,是个贤内助。要不是我早结婚了,肯定也要放手去追求。”

    “管好你自己吧。”周赫煊好笑道。他其实已经有些动心了,一来张乐怡长得漂亮,二来家世也不错,三来还会打理生意,放在后世绝对的白富美兼女强人。

    舞会正式开始,周赫煊居然成为今天最耀眼的人物,不管已婚未婚,女孩子们都围着他打转。

    知名才子嘛,而且长得还挺帅,总是受女人青睐的。

    跟梁启超、梁簌溟等人不一样,这些女人不聊《大国崛起》,反而更喜欢周赫煊的诗才,不断询问他那首《见与不见》是写给谁的。

    周赫煊只能瞎编爱情故事,把各种韩剧狗血段子全都凑一起:“那是三年前的一个傍晚,璐璐偎在我怀里,我们坐在塞纳河边一起看夕阳。巴黎的城市上空,晚霞漫天,景色格外美丽,但这种美丽却只能是凄美。她得了绝症,医生说最多能活半年。她是个理想主义者,不愿让我见到她枯槁的病容,要把最美的样子留在我记忆中。那晚回家,她便躺在浴缸中割腕自杀了,走得安静而祥和。”

    所以说女人喜欢看韩剧呢,穷人小子爱上富家千金,再来一段旷世三角恋,接着各种美丽误会,最后以绝症落幕。等周赫煊把故事讲完,在场的美女们已经感动得哭了。

    这就是情诗《见与不见》的创作背景。

    老板,再来三斤狗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