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王梓钧

084【神女】

    大清早,谭熙鸿吃完早餐就走。

    “又去找那位周先生?”钟观光问。

    谭熙鸿笑道:“是啊,周先生今天要去做家访,我跟着他看看,挺有意思的。”

    “你倒是有闲心。”钟观光无语道。

    谭熙鸿叹气说:“我也不想闲下来,可是北大无限期停课,咱们回校也无事可做。”

    钟观光起身道:“走吧,一起去,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两人到城东与周赫煊汇合,然后结伴前往城北,他们的目标地点是谦德庄,鱼龙混杂、专出混混的谦德庄。

    黄包车刚跑过新明大戏院,周赫煊就碰到一个老熟人,正是当初欺负孙家兄弟的李二。

    李二也是个妙人,此刻看到周赫煊,居然迎上来笑脸问候:“周先生,早上好啊,小的给您请安了!”

    “你也好。”周赫煊哭笑不得。

    黄包车继续前进,谭熙鸿好奇问:“这人是谁啊?”

    周赫煊说:“一个混混,欺行霸市被我打过一顿。”

    “呃……”谭熙鸿不知该如何接话。

    钟观光脸上却露出笑意,他觉得周赫煊很有趣,不是那种只知埋头做学问的傻瓜。

    这位老爷子的人生经历也很传奇,他是光绪十三年的秀才,却热衷于自然科学。在缺少资料和资金的情况下,克服各种困难,到上海购置理化方面的书籍,又按照书上介绍的方法动手做实验,硬生生自学成才。

    1900年的时候,钟观光自己设计、自筹资金,在上海创办了造磷厂,还获得清政府许可的15年专利权。后来又创办科学杂志,建立科学仪器馆,为中国近代科技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钟观光在辛亥革命后,受邀出任教育部参事,但主要精力放在植物研究上。他自带干粮,徒步考察京内外名山大川,又花4年时间走遍全国11个省份,采集动植物标本16000多种,共15万多号,堪称中国近代植物学研究始祖。

    “周先生,你打算如何处理此事?”钟观光突然问。

    “我也不知道,先家访再说,”周赫煊道,“安置那个学生不难,无非钱财而已。我希望改变的,是国民脑袋里的陈腐思想,希望能通过报纸唤醒一些人吧。”

    钟观光道:“思想之改变,何其难也。”

    “一步步来吧。”周赫煊突然想起鲁迅。

    虽说有很多人吐槽鲁迅对国家无贡献,但真正来到民国就会发现,思想改造太有必要了。如今还有好多百姓,在判案时对法官下跪呢。至于人血馒头什么的,远比西药更受欢迎。

    谦德庄附近的一间木板房,就是学生周杭的家。墙面歪歪斜斜,由捡来的废弃木料搭成,甚至连钉子都没几颗,许多地方是用麻绳拴着的。

    “咚咚咚!”

    周赫煊敲门问:“请问周家大嫂在吗?”

    木门缓缓打开,一个面黄肌瘦的女人看着周赫煊,警惕道:“你们是谁?”

    周赫煊和善地笑道:“我是希望教育基金会副会长周赫煊,来给周杭同学做家访。”

    “原来是周先生,快请进!”女人忙慌慌整理衣服,把他们请进屋内。

    因为没有窗户的缘故,房间内光线昏暗,而且充斥着一股中药味道。房屋面积大概有十多平米,床上躺着个瘫痪的老太太,墙角有个几岁大的小孩儿在借着木板缝隙光亮读书。

    女人手忙脚乱地倒来几碗水,难为情道:“真不好意思,家里没什么可招待的。”

    水是凉的,倒在粗陶碗内,陶碗边缘还有几个缺口。

    这就是民国最底层贫民的生存状况,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甚至连装水的杯子都找不到。这女人在附近做低级娼妇,赚不了几个钱,而且还得给帮会交保护费。

    周赫煊象征性地喝了一口,放下碗说:“周杭同学,你这两天怎么不去学校啊?”

    墙角的小孩儿低头道:“妈妈不让我去。”

    女人连忙解释:“先生,你跟校长还有学校的老师都是大好人,给你们添那么多麻烦,实在过意不去。”

    周赫煊问小孩儿:“你想读书吗?”

    “想。”周杭使劲点头,眼中带着渴望。

    周赫煊笑问:“我听王校长说,你有过目不忘的本事?”

    周杭挠头道:“我是比其他同学记得更快。”

    周赫煊拿过课本,翻到最后面几页的古诗说:“这首诗我教你,听好了: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你记住了吗?”

    “没,没有,”周杭摇头,“只记住第一句。”

    周赫煊又读了两遍,继续问:“现在呢?”

    周杭立即背诵道:“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神童啊!”

    一直没吱声的钟观光老先生,突然大喜道,就跟看宝贝一样盯着小孩儿看。

    就在此时,外面传来喧哗声。

    周赫煊推门出去,只见门外站了四五个中年妇女。

    其中一个妇女问:“你是学校的先生?”

    周赫煊点头说:“我是。”

    那妇女道:“先生啊,你可不能让这家的崽子去读书。他要是再去学校,我们家的小三子就不去了,要被带坏的。”

    “就是就是,不能让他读书。这一家都是坏种,丢人!”其他妇女纷纷附和。

    周赫煊眉头紧皱,一时间不知如何应对。他能花言巧语说服军阀、官僚和外国领事,却没法跟一群文盲妇女讲理。

    “咳咳,”钟观光咳嗽两声,对女人说,“我很喜欢这个孩子,想认他做干孙儿,并且带他去北平读书,你舍得吗?”

    女人一愣,随即噗通跪地,磕头道:“舍得,舍得,谢老爷大恩大德!”

    “快起来,别跪了。”钟观光赶紧去扶。

    女人不但没起来,还把自己儿子扯来跪下,叮嘱道:“快给干爷爷磕头,快叫爷爷!”

    周杭虽然聪明,但毕竟只是小孩子,稀里糊涂磕头道:“爷爷。”

    钟观光老怀大慰,点头微笑,对女人说:“逢年过节,我会让他回来看望你。”

    女人更加欢喜,磕头磕得砰砰响,哭泣道:“老爷长命百岁,我下辈子给您当牛做马!”

    外面那些妇女听到动静,顿时羡慕不已,一个个奋不顾身地往里冲,大喊道:“老爷,我儿子也乖,你收他做干孙儿吧!”

    周赫煊和谭熙鸿面面相觑,都被这场面搞得无语了。

    给女人留了些银钱,周赫煊三人默默离去。钟观光还要在天津住几天,等他返京时,就会带着小孩儿一起走。

    周赫煊越想越不是滋味,他联想到阮玲玉主演的电影《神女》,只能感叹艺术来源于生活啊,现实比影视作品还要悲哀。

    摊开稿纸,周赫煊写下“神女”二字,他要把这部电影改成小说,投到上海的《小说月报》去。这种严肃题材作品,不适合他即将主编的《大众》副刊。

    《小说月报》的发行量很大,希望能借此改变一些读者的观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