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王梓钧

110【万寿】

    明清两朝,皇帝的生日叫“万寿节”,与元旦(大年初一)、冬至并称三大节。在万寿节这天,全国要放假三日,朝野共欢、普天同庆。

    慈禧六十大寿时也过万寿节,这明显是僭越了,但没人敢说什么。她不仅在京城大摆宴席,前后七天七夜,就连江南、西北的小城镇也要跟着欢庆。

    为了庆生,慈禧耗费3000万两银子修缮颐和园和点景工程,而当时清政府财政收入才4000万两。经费不够就卖官,还是不够就挪用北洋舰队的军费。

    结果如何,大家都是知道的。

    溥仪做为前清废帝,他在宫里是很冷清的。但来到天津后却很风光,他去年生日的时候,不仅有诸多遗老遗少前来贺寿,就连各国领事官员及家属,以及张宗昌、吴佩孚等新兴军阀都齐聚张园。

    溥仪那个高兴啊,龙颜大悦,直呼看赏!

    从外国领事官员,到各路军阀和宫女太监,全都得到大笔赏钱。

    今年元宵节过后不久,张园就开始张灯结彩,太监们忙着到处发寿贴。

    “万寿节”这天上午,溥仪早早穿好龙袍,院子里也摆上了祭坛和三牲。按照规矩,皇帝要穿龙袍戴祭帽,先祭祀列祖列宗,再接受群臣叩拜。

    崔慧茀相当于张园的大管家,到处奔走张罗。她看到穿上龙袍的溥仪,欣慰道:“皇上今天真个精神呢。”

    溥仪心情似乎不错,笑着说:“有劳了。”

    “慧茀身为大清遗臣,自当为皇上尽心竭力。”崔慧茀说。

    婉容默然站在旁边,情绪颇为低落。她这几个月都过得不好,自从文绣跟溥仪离婚后,婉容就成了出气筒。

    溥仪稍微心情不好,便对婉容痛斥责骂,认为是她把文绣逼走的。以前她还能出去逛街听戏,参加沙龙和舞会,可现在却被束足在家,不得随意走动。

    将近半年时间,婉容只出门过一次,还是陪溥仪去参加英国领事夫人的生日宴。

    上午十点钟左右,几个遗老遗少来到张园,跪拜磕头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祝皇上千秋万代,祝我大清江山永固!”

    “诸位平身!”溥仪满脸笑意。

    又过了一阵,罗振玉等“复辟官僚”前来参拜,并送上各自贺礼。

    溥仪本来心情不错,但时间越临近中午,他的脸色就越黑,因为前来贺寿的人很少,满打满算还不足30个。

    跟去年那热闹非凡的生日相比,这都不够零头!甚至连他的亲生父亲都没来,只派佣人送了贺礼。

    “皇上,还要等吗?”太监问。

    溥仪阴沉着脸说:“不等了,祭祖要紧。”

    皇帝正逢落难,祭祖的程序也简化许多。太监高声念着祭词,身穿龙袍的溥仪带着婉容叩拜祖宗,接着遗老遗少们跟着磕头。

    祭祖完毕,溥仪端坐在“龙椅”上,接受“大臣”的跪拜朝贺。听着那稀稀拉拉的“万岁”声,溥仪愈发郁闷,他让太监给宾客打赏,自己则回到书房憋火。

    中午有寿宴,下午还有生日堂会。

    溥仪却没心思听戏,眼神空洞地望着前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等到晚上,遗老遗少们跪安告辞,溥仪意兴阑珊地挥挥手,一句话都没说。

    崔慧茀拿着礼单过来,念道:“醇亲王(溥仪生父,历史上反对溥仪投靠日本,拥护新中国)送手书贺词一篇,恭亲王(鬼子六的长孙)送百寿图一副、玉山一座……”

    “好啦,别再念了!”溥仪烦躁道。

    除了几个亲王的贺礼还算过得去,其他人的礼物都很寒掺。特别是他的亲生父亲,居然只送来一篇贺词,连人都不亲自到场。

    崔慧茀欲言又止,默默站在那里。

    溥仪叹息道:“朕这个皇帝,已经没人在乎了。”

    崔慧茀劝慰说:“也是有忠孝之臣的,罗振玉就送了一对五彩先秦古玉,价值连城。”

    “算他有心,”溥仪稍微高兴了些,说道,“去把古玉取来。”

    崔慧茀立即出门,很快把一对五彩古玉送到溥仪跟前。

    两块古玉圆润光滑,沁色斑斓,煞是好看。

    溥仪拿到手里喜爱不已,把玩道:“真是好玉,至少已经盘了十年,人间珍……咦?”

    “皇上,怎么了?”崔慧茀问。

    溥仪脸色突变,把玉对着灯光仔细察看,蓦地勃然大怒,把玉砸在地上骂道:“天杀的罗振玉,糊弄到朕头上了!”

    罗振玉是谁?

    他是王国维的儿女亲家,著名学者,甲骨文研究始祖。

    甲骨文学最初就被称为“罗王之学”,即罗振玉、王国维之学。

    罗振玉曾支持溥仪复辟,还邀请王国维出任满清官僚,但王国维拒绝了,两人因此闹得很不愉快。他还有个身份是古董商,专门收集民间古玩卖给外国人主要是日本人。

    罗振玉对甲骨文都那么有研究,自然精通古玩鉴赏,造假的手段也非常高明。他卖给日本人的那些古董,至少有一半以上属于假货。

    可万万没想到,这家伙送给溥仪的生日贺礼,居然也是赝品!

    溥仪可没那么好糊弄,他也精通此道,拿到手里一眼就看穿了。

    见溥仪发火,崔慧茀连忙安抚:“皇上息怒,别气坏了身子。”

    溥仪显然被刺激到了,大发雷霆,先是用脚猛踩“古玉”,接着又掀桌子踢板凳,口中叫嚷道:“假的,玉是假的,人是假的,皇帝是假的,忠臣是假的,全都是假的!”

    崔慧茀连忙拉着溥仪:“皇上……”

    “滚,都给我滚!”溥仪猛地把崔慧茀推开。

    崔慧茀摔倒在地,爬起来去找婉容:“娘娘,你快去劝劝皇上吧。”

    婉容本不想管,但还是叹了口气去了,走进书房说:“皇上,你要看开些……”

    溥仪看到婉容更加生气,他觉得婉容就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抡起胳膊就打过去。

    “啪!”

    一声脆响。

    婉容被扇得有些发蒙,捂着脸说:“你打我?”

    “打的就是你!”

    溥仪怒道:“要不是你恶待文绣,她会跟朕离婚吗?你逼走了她,让朕颜面无光,让朕成为天底下的笑话。你看看今天,朕的寿宴才来几个人?啊!要不是离婚失了威严,那些洋人领事会不来?那些军阀会不来?”

    婉容憋了好几个月,此刻终于爆发出来:“你除了拿我出气,还有什么本事?那些人不来,是因为张作霖做了安国军总司令。去年你大办生日宴,张学良就表达了不满,让你去大学里读书,老老实实当普通公民。你看看中国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可能还有皇帝?连袁世凯都被打倒了,你强得过袁世凯吗?”

    这番话扎得溥仪心口滴血,粗红着脖子大吼:“朕是大清皇帝,天下之主,朕有道统大义在!”

    “你自己信吗?”婉容反问。

    溥仪理屈词穷,一脚踹在婉容肚子上:“你给我滚!”

    崔慧茀惊得不知所措,扶着婉容说:“皇上息怒,娘娘你也少说两句,别火上浇油了。”

    “这日子没法过了!”婉容哭着离开。

    “哈哈哈哈哈……”

    溥仪放声大笑,越笑越落寞,笑声最后变成了哭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