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王梓钧

120【毛妹】

    周赫煊怀里的毛妹,年龄大约20岁左右,五官精致,粟色头发,身高至少1米72以上,穿着高跟鞋都快赶上周赫煊了。

    “你叫什么名字?”周赫煊边跳舞边聊天。

    毛妹说:“卡捷琳娜。”

    卡捷琳娜在俄语中有“纯洁”之意,周赫煊笑道:“这名字很配你,你一定是位贵族小姐。”

    “我不是贵族,我只是普通难民。”卡捷琳娜矢口否认。

    周赫煊更加肯定:“看来你真是沙俄贵族,卡捷琳娜这个名字,应该是假名吧?”

    卡捷琳娜沉默不语,似乎很反感这个话题。

    “白俄”并非是“白俄罗斯”的缩写,而是泛指20年代逃难到中国的俄国难民。

    十月革命后,大量沙俄贵族和平民逃亡中国,仅中国收留的白俄就多达20万人,上海至少有三万以上。

    白俄男子大都选择当兵,像张宗昌、孙传芳部队里就有白俄兵,薪水甚至比中国士兵还拿得少。这次我党领导的上海工人武装起义,就在南站遭遇了白俄装甲兵。

    白俄女人则选择夜生活职业,比如饭店、咖啡馆的侍女,舞厅的舞女,甚至是娼妓,还有少数去给艺校的学生当裸模。

    平民白俄女子为了吸引客人,经常假装成贵族。而真正的贵族则隐藏身份,说自己是平民,因为她们觉得羞耻。

    上海还有很多犹太人,犹太人比较抱团,互相救助扶持,所以生活得比较滋润。而白俄则不团结,仅上海就有30多个白俄小团体,这些团体互相争斗敌视。

    洋人在民国的地位很高,唯独白俄是例外。白俄女人最好的归宿,就是被富豪包养。而如果有中国人娶了白俄女人,那也是羞于说出口的,属于非常丢脸的事(且看《围城》)。

    为何如此?

    因为他们没有祖国。

    太平盛世的时候,或许感觉不到国家的意义所在,各种骂政府骂当官儿的。但真做了亡国奴,下场无比凄惨,走到哪儿都被人歧视。

    周赫煊突然用俄语说:“俄罗斯是个美丽的国家,我去过那里。”

    “你懂俄文?”卡捷琳娜惊讶道。

    周赫煊说:“待过半年,我还拜访过托尔斯泰的故居。”

    卡捷琳娜惆怅道:“是啊,俄罗斯是个美丽的国家,可惜现在已经成了地狱。”

    “能聊聊你的故事吗?我对此很感兴趣。”周赫煊道。

    卡捷琳娜苦笑道:“没什么可说的,红匪叛乱,我们全家跟着斯塔尔克少将一起来到上海。迫于生计,我只能做舞女赚钱。”

    “逃亡的时候,你年龄还很小吧?”周赫煊问。

    “那时(1922年)我14岁,”卡捷琳娜回忆道,“本来大家是想去日本避难的,我记得斯塔尔克将军麾下有30多艘船,满载着难民驶往朝鲜元山港。结果刚进入永兴湾,船队就被日本人拦下。经过多方交涉,日本只允许几千名老弱上岸,我们剩下的人全部改道来了上海。半路上,我们又遭遇强台风,其中一艘船被巨浪打翻,我父亲就是那时候去世的。”

    “很抱歉,提起你的伤心事。”周赫煊说。

    “没什么,你是客人,不觉得扫兴就好,”卡捷琳娜扯开话匣子,继续往下说,“来了上海后,我们所带的积蓄很快用完。母亲只能去做舞女,而我也在咖啡馆当侍女谋生。”

    周赫煊问:“那你为什么来这里伴舞?”

    卡捷琳娜说:“母亲生病了,做侍女赚得少,所以我改行当舞女。”

    周赫煊道:“很令人敬佩。”

    卡捷琳娜笑道:“你跟别的中国人不一样,他们才不会问这些。”

    “我只是好奇而已,”周赫煊说,“你在这里能赚多少?当然,你可以不回答。”

    卡捷琳娜道:“舞票提两成,饮料提三成,如果客人请喝酒,酒钱提五成。算上小费的话,一晚上大概能赚两三元,有的时候更多。”

    卡捷琳娜只说了陪舞、陪喝的收入,还没说陪睡,那才是大头。

    当然,也有可能她“卖艺不卖身”。

    “留个地址给我吧,过段时间我可能会需要一个广告女郎。”周赫煊说。

    卡捷琳娜笑道:“当然可以。”

    一支舞曲跳完,卡捷琳娜陪周赫煊回到座位上。因为她收了周赫煊的舞票,需要陪跳三支舞,现在还没有完成任务。更重要的是,如果周赫煊请她喝茶或者酒,她还能再从酒水饮料中提成。

    “给这位小姐来杯茶!”周赫煊打个响指说。

    陆小曼笑道:“看来明诚也是舞场健将。”

    周赫煊摇头说:“不常来,我可是正经人。”

    “哈哈哈哈!”

    众人大笑。

    汪亚尘指着周赫煊,玩笑道:“这位仁兄在挖苦我们不是正经人呢!”

    “罚酒,罚酒!”那位叫陈景量的公子哥跟着起哄。

    周赫煊问卡捷琳娜:“可以帮我喝吗?”

    “可以。”卡捷琳娜蹙着眉头一饮而尽,看她那样子似乎不喜欢喝酒,纯粹是为了赚钱。

    “好了,一杯就够。”周赫煊连忙说。

    众人玩到凌晨十二点多,才终于散场离去。

    周赫煊对徐悲鸿很感兴趣,约了他改天见面。至于目的嘛,无非是想弄几幅徐悲鸿的画,如果能再求一副墨宝就更好了。

    回去的途中,陆小曼喝得有点多,直接摊在车上睡觉。

    徐志摩问:“明诚,听小曼说,你这次来南方是做生意的?”

    周赫煊点头道:“准备做服装生意。”

    徐志摩对此颇为不屑:“你一个堂堂大学者,不写诗作文,去做哪门子生意?也不嫌沾上满身铜臭。”

    周赫煊笑道:“我准备卖新式内衣。南方不是在闹天乳运动吗?我做生意也是支持妇女解放。不过我也没太多空闲精力,所以想找人合作。”

    徐志摩脱口而出道:“你可以找我父亲合作啊,他如今就在上海。”

    周赫煊详细打听,才知道徐志摩的父亲徐申如,乃是张謇故交,深受张謇“实业救国”的思想影响。

    徐家世代经商,早年是卖酱油的,后来又开钱庄,投资绸布商号、电灯公司、电话公司、丝厂和火力发电厂,乃是浙江有名的巨富。

    我草!

    周赫煊还以为徐家只是小商人,没想到都已经在玩火力发电厂了,土豪啊。

    徐志摩真是个痴情种子,为了跟陆小曼结婚,宁愿不当富家公子哥,辛辛苦苦自己赚钱养老婆。

    发电厂周赫煊不感兴趣,他看中的,是徐家的绸缎商号和丝厂,这些都是内衣原材料。如果能跟徐家合作,至少原料供应不成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