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王梓钧

126【剪发潮】

    “气死我了!真是一群老顽固!”

    张嘉铸骂骂咧咧地走出饭店,他利用大哥的关系,请了些外地商人吃饭喝酒。目的自然是推广新式内衣,发展外地的经销商,结果那些商人“闻肚兜色变”,根本没有一人愿意代理销售。

    周赫煊笑着安慰道:“好啦,你就别气了。他们不愿合作实属正常,毕竟这玩意儿太过惊世骇俗。”

    “那怎么办?我们第一批内衣就快生产出来了,总不能烂在仓库里。”张嘉铸说。

    周赫煊道:“先一步步来。上海的风气最为开放,我们在上海的内衣店即将开张,等把广告打出去,情况肯定会慢慢变好的。”

    张嘉铸脑子里灵光一闪,说道:“现在天乳运动闹得最激烈的地方,当属武汉。不如我们去武汉,找那边的妇女协会合作,新式内衣一定能够得到顺利推广。”

    “不妥。”周赫煊连连摇头。

    妇女协会的水太深,其中原因不便明说。反正只要周赫煊掺和进去,过两个月就会被扣上红党帽子。武汉那边整天玩裸奔的女权斗士,有一小撮实为国党暗中指使,专门用过激言行来歪曲妇女解放运动,最终目的乃是抹黑我党形象。

    张嘉铸属于急性子,他梦想着能一步登天,有些不赞同周赫煊慢慢发展的思路。

    周赫煊却是胸有成竹,广州政府过几个月就会颁布“禁止束胸案”,勒令全省范围内的所有女性,必须在三个月内放胸,逾期仍有束胸者,处以五十元以上罚款这对普通百姓来说可是巨款。

    而等到明年,“禁止束胸法案”更是遍及整个南方,那才是新式内衣销量暴增的时候。

    两人坐上黄包车,前往正在装修中的内衣店。

    行至半路,突然听到有人大声呐喊:“缠足、束胸、留长发,都是封建思想对女人的束缚,是锁在女人身上的镣铐枷锁,我们应该坚决的打碎它……”

    只见街边的人群当中,20多个长发女学生正在高喊口号,她们前面至少聚集了数百围观群众。

    “咔嚓!”

    女学生们握住自己的头发,挥舞着手中剪刀,发断刀落,一撮撮秀发被扔到地上弃之如履。

    张嘉铸愕然,转头看向周赫煊,两人相视一笑。

    随着北伐军占领上海,妇女解放运动也终于传播至此。

    20年代的妇女解放运动,最具标志性的内容就是:放足、剪发和放胸,这些行为往往跟革命联系起来。

    早在去年5月份,湖北便开展了大规模剪发运动,并且成立“天足会”,号召妇女放足。北伐军攻占武汉后,即令城内妇女剪发,不剪发的女人被蔑称为“国贼”。

    这些做法看似激烈,其实说穿了属于裹挟。就像天平天国强令民众留发,留发之后便成了“长毛”,只能一心跟着造反。

    北伐军强令女性剪发也是如此,只要剪发便是支持革命,把剪发女性及其家人都拉进革命阵营。

    然而上海终究是上海,武汉女子剪发为革命,上海女子剪发却为时髦。

    此时此刻,那些女学生一号召,立即就有不少围观女性冲上去,迫不及待地喊:“把剪刀给我,我也要剪发!”

    “咔嚓,咔嚓!”

    伴随一声声脆响,无数秀发应声而落。那些剪发女子也都欢天喜地,有的甚至当场拿出小镜子欣赏起来,显然对自己的短发形象十分满意。

    “好!”

    “剪得好!”

    围观群众跟着起哄,本来严肃的妇女解放运动,被搞得有点像一场闹剧。

    周赫煊忍不住笑道:“上海的风气果然开放啊。”

    张嘉铸喜道:“剪发都如此容易,看来我们的内衣也不愁销量。”

    二人此刻所亲眼目睹的,正是1927年上海蔚然成风的“剪发潮”。沪上女子开始以短发为美,似乎不剪短发,便代表着不时尚、不进步,出门都要被人看不起。

    民国时期就是如此,有些观念看似根深蒂固,但只要捅破窗户纸,其发展速度简直让人咋舌。

    1920年的时候,上海女子穿着暴露会面临牢狱之灾,人们皆以小乳为美。而到了1930年,女子出门甚至可以身穿半透明服装,她们为了让自己的胸显得更大,还专门在衣服里面塞添“义乳”。

    不多时,周赫煊和张嘉铸来到内衣店。

    这是上海公共租界的一家店面,装修就快完工了,另外还有一家开在租界外边。

    张嘉铸在店内转悠几圈,对情况非常满意,他问:“周兄,你那广告打算登在哪家报纸?”

    周赫煊笑道:“当然是《良友》画报。”

    张嘉铸恍然,拍脑袋说:“《良友》确实最合适。”

    民国时代,有两份画报极为畅销,一是张学良投资的天津《北洋画报》,二便是上海的《良友画报》。

    两份画报都是去年创办的,《良友》创刊号就卖了7000册,后来甚至行销美国、加拿大、澳洲和日本,号称凡是有华人的地方就有《良友》画报,可见其影响力之大。

    周瘦鹃此时刚刚卸任《良友》主编,新任主编乃齐鲁大学的医科辍学生梁得所。历史上,正是梁得所担任主编时期,《良友》画报获得飞跃式发展。

    似乎,民国学医的都很牛逼,而且往往不务正业。

    这天上午,梁得所正在为下一期画报内容而苦恼。他刚刚当上主编,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自然要做出些成绩来证明自己。

    以前的《良友》难免哗众取宠,靠明星和名媛的照片,以及各种花边新闻来吸引读者。梁得所觉得这样做太低级,他准备从版面到内容全部大胆改革,追求文化美育,报道健康向上,同时求新求变,让《良友》从一本消遣杂志,转变为对社会有益的进步刊物。

    “主编,有位周先生找你,说是有重要事情。”助手敲门说道。

    梁得所放下钢笔,端起茶杯说:“请他进来。”

    周赫煊推门而入,没有进行自我介绍,而是从包里拿出一堆新式内衣,全部扔在梁得所的办公桌上。

    “噗!”

    已经喝到嗓子眼的茶水,被梁得所一口喷出来。他从小生活在基督徒家庭,对西方非常熟悉,认得眼前这些玩意儿。

    周赫煊擦擦溅到自己身上的水渍,笑着调侃说:“梁主编,就算你喜欢内衣,也用不着这么激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