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王梓钧

128【文妖周赫煊】

    因受“南京事件”影响,上海的几大租界纷纷戒严,生怕驻守此地的北伐士兵也玩烧杀抢掠。外国人俱都战战兢兢,整天躲在家里不肯出来,结果导致租界里的商店营业额大减。

    唯独理发店,那是天天爆满,利润比平时飙升十倍以上。

    上海,一乐也理发店。

    等待剪发的女子已经排到店外,不时出现推搡争执的情况。员工搬了张凳子出来,踩上去大声喊道:“不要挤,都不要挤!想要剪发的客人,请先排好队,依次领取号码牌。”

    号码牌制作得非常简陋,就一张盖着印章的纸片。整个上午过去,店员发放出去的号数,居然已经排到200多,估计这个星期都剪不完。

    报纸是这样描述上海剪发盛况的:“自上月以来,沪上气象更新,头脑稍新、智识开通之女子,莫不纷纷将发剪去,与烦恼丝脱离关系者尤多。行于马路,女子十之六七皆属鸭股……”

    以前女人剪头发,收费大概是4角到8角。但最近剪发,至少要1元才行,有的理发店甚至收费1元2角,涨价成这样都还忙不过来。

    这波剪发潮很快就会蔓延到南京,无数理发店如雨后春笋般冒出,乃至街上出现“三步一家理发店”的奇景。上海这边,甚至还有人创办女子理发专科学校嗯,民国时代的蓝翔、新东方。

    谭艳秋是中西女校的学生,她和班上几位同学,已经足足等了四天。

    “154号!”店员喊道。

    谭艳秋看看自己手里的号码,感慨说:“唉,总算快轮到我们了,如今剪头发都这么困难。”

    “艳秋,你准备剪什么发型?”同学陈碧云问。

    “我觉得‘黎明晖式’特别好看。”谭艳秋说道。

    其他女同学纷纷笑道:“我也准备剪‘黎明晖式’。”

    所以说上海风气开放,潮流时尚呢。短短半个月时间,已经发展出十多种短发样式,成为女子争奇斗艳的资本。

    至于黎明晖,则是时下当红的电影明星。她从小就剪短发,跟个假小子似的,理发店为了给新发型打上时髦标签,特地将其中一种发型命名为“黎明晖式”。

    “放报!最新一期的《良友》画报。”

    送报工抱着厚厚一摞报纸进来,足有十余份之多,都是免费提供给客人阅读的。

    陈碧云连忙起身抢到两本,她还没坐下,就盯着画报封面惊得说不出话来。

    “有什么大新闻吗?”谭艳秋问。

    “你自己看吧。”陈碧云面红耳赤道。

    女学生们纷纷围过来,反应跟陈碧云差不多,一个个露出惊讶、羞涩的表情。

    “天啦!”

    “画报封面好大胆。”

    “不知羞耻。”

    “这个外国女人穿的是什么?新式马甲吗?”

    “好像很漂亮的样子。”

    “……”

    理发店里传来阵阵惊呼和议论声,她们虽勇于剪短发,但涉及更私密的胸部却难以启齿。

    谭艳秋盯着画报封面看了又看,心中不由生出一丝羡慕。她此刻就缠着胸,还穿了小马甲,胸口经常被勒得发闷,如果自己能穿这种内衣就好了。

    众女子迫不及待地翻开画报,里面出现好几组内衣照,有蕾丝的、有绣花的、有镂空图案的……这哪里是内衣,分明就是艺术品。

    接着又是一篇科普报道,讲述了束胸的各种害处,把理发店内的女子吓得心惊肉跳。

    “咦,周先生的文章!”陈碧云惊呼。

    谭艳秋连忙埋头看去,果然发现了周赫煊的名字。她去年还手抄过《大国崛起》,对周赫煊非常熟悉,只是手上这篇文章读起来非常难为情。

    标题就很大胆《中国需要健康的大奶》!

    文章开篇回顾中国历史,从唐宋仕女图和壁画说起,得出唐宋女子不需要束胸的结论,就连宋太后的画像都隐露胸乳。接着文章又对比中国明清时代,以及西方的中世纪,认为中西方束胸和束腰陋习,都是封建男权思想对女性的迫害。

    最后又说,日本人把中国人称作“东亚病夫”,不是没有原因的。女性胸部的最初功能是哺育后代,而中国女性束胸,导致胸部畸形、发育不健康,会严重影响中国幼儿的成长。

    周赫煊在文章结尾喊出:“中国需要大奶,中国女性当践行大奶奶主义。只有健康的大奶奶,才能哺育出健康的孩童,才能培养出健康的国民。”

    “周先生真是什么都敢说啊。”

    “我认为他的话很有道理。”

    “你敢放胸吗?”

    “我倒是想,就怕家里不同意。”

    “这些内衣都好漂亮,我打算买一件偷偷在家穿。”

    “……”

    理发店内的女子议论纷纷,她们既然踊跃剪发,思想肯定比较开放,对周赫煊的言论也是赞同的。

    等同学们都剪发完毕,谭艳秋突然说:“既然我们都剪发了,为什么不尝试放胸?妇女解放,就要解放得彻底些!我现在要去买内衣,谁愿跟我同去?”

    “我去!”

    “我也去!”

    “……”

    有大半的女同学都举手报名,但也有小部分默然不语。

    谭艳秋按照画报上登载的地址,很快就找到“魅蔻内衣专卖店”。她们本来还有些不好意思,但看到店内员工都是女性,顿时完全抛去顾虑,一个个冲进店里挑选样式。

    买好内衣,谭艳秋迫不及待返回家中,她解开束胸,换上内衣,感觉整个人都轻松自由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父亲谭耀章盯着她的头发看了几眼,不悦道:“剪发都不跟我说一声?”

    “同学们都剪的。”谭艳秋低头应道,同时坐矮身体,用桌沿挡住自己的胸部。

    “女儿家,就该有女儿家的样子,剪发剪得像个男人,这成何体统!”谭耀章语气极为不满。

    谭艳秋反驳说:“蒋先生的夫人也剪短发,我们学校的教导主任也是短发。”

    如今北伐军得势,谭耀章也不便说反动言论,他拍桌子道:“给我坐直了,吃饭要有吃相,弯腰驼背属于没有家教!”

    谭艳秋连忙坐直腰杆,胸部挺得老高。

    “你你你……你把胸也放了?”谭耀章气得直哆嗦。

    谭艳秋把周赫煊搬出来做挡箭牌:“周赫煊是大学者,他呼吁女子放胸,肯定有道理。”

    谭耀章问清情况,第二天就叫佣人来了份《良友》画报回来。他忍不住盯着封面多看了几眼,才找到周赫煊的文章阅读,顿时义愤填膺,拍桌子大骂:“周赫煊,斯文败类也!”

    谭耀章也是有身份的读书人,前几年还做过省咨议员,当即提笔写文章痛斥:“如今上海有四大文妖,一是提倡性开放的张竞生,二是唱毛毛雨的黎锦晖,三是叫嚣一丝不挂的刘海粟,四是登报卖肚兜的周赫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