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王梓钧

135【荒唐名士】

    “我欲去还留恋,相看俨然,早难道好处相逢无一言?行来春色三分雨,睡去巫山一片云。夫婿坐黄堂,娇娃立绣窗。怪她裙钗上,花鸟绣双双……”

    袁克文唱着昆曲莲步款移,婀娜多姿地走到周赫煊面前,香袖一甩,娇声呼道:“唉哟,这是哪家的俊俏郎君,真真令我心儿发跳,身儿发癫耶!”

    周赫煊狂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抱拳道:“寒云先生,周某冒昧造访,还请海涵。”

    袁克文拢起长袖,恢复男人的声音问:“会唱昆曲不?陪我唱两出。”

    周赫煊笑道:“昆曲我不会,鄙人五音不全。”

    “扫兴!”

    袁克文翘着二郎腿坐下,斜倚在沙发上,喝茶道:“两位坐吧,有什么事直说,别绕弯子。”

    “如今天津的难民日渐增多,政府和慈善团体又袖手旁观。我想搞个赈灾活动,希望青帮能够帮忙。”周赫煊说明来意。

    袁克文哈哈大笑:“赈灾?我都还要找别人赈灾,你来错地方了。”

    袁克文没有说谎,他是真穷,袁世凯留给他的银子早花光了。这家伙喜欢唱戏,经常自费搭台请观众欣赏,不但分文不收,每次开“个人演唱会”都要倒赔几千两。有次他到上海玩,一趟就花光60万大洋,堪称散财童子。

    周赫煊以为袁克文想捞好处,当即表示道:“募捐所得的善款,寒云先生可以从中回扣些许。”

    “放屁!”

    袁克文大怒:“老子是那种贪财的人吗?几个善款也吞,凭白脏了我的手!”

    “袁兄息怒,”张逊之连忙打圆场,“周先生不知袁兄为人清白,是他失言了。”

    “算了,懒得跟你计较,”袁克文戏谑问,“周先生,你不在上海当妇女之友,跑回天津搞什么赈灾啊,简直费力不讨好。”

    周赫煊笑道:“寒云先生怎知我的名号?”

    “我刚从上海回来,还买了几十套新式内衣,”袁克文说着突然大喊,“月儿,快过来!”

    很快便有个十多岁的少女小跑进房间,低眉顺眼道:“老爷。”

    袁克文笑着对周赫煊说:“我府上的女子,全穿着你设计的内衣。”他又对少女说,“把外衣脱掉!”

    “在……在这里脱?”少女惊慌羞涩。

    “让你脱你就脱,脱得只穿内衣!”袁克文不耐烦地催促。

    少女又羞又怕又屈辱,眼含泪花脱除上衣,里面果然穿着文胸。

    袁克文笑着说:“周兄真是大才,竟能设计出如此杰作,既方便又美观,实为我民国第一发明物。”

    周赫煊哭笑不得,劝道:“袁兄,还是让这位姑娘先下去吧。”

    “哈哈,看来周先生也是惜花之人,以后可以多多交流。”袁克文挥手让少女退下。

    周赫煊顺着他的口风说:“女儿家是水做的,当然应该疼惜。”

    袁克文思维跳脱,突然问:“听说周先生喜欢找人求字,怎么不来找我写几幅?看不起我袁某人啊?”

    “哪里哪里,正要求袁兄墨宝。”周赫煊有些跟不上节奏。

    袁克文顿时大喜,拍手道:“好说!我写字明码实价,最低等的十元一副,最高等的至少三千。你要多少?我可以大量批发,但绝不讨价还价,也不接受赊账。”

    周赫煊无语道:“那就来几幅吧。”

    “笔墨伺候!”袁克文大喊。

    溥仪靠卖古董为生,袁克文则靠卖字为生。他这次去上海,把钱花得精光,只好卖字筹路费。专写那些乱七八糟的对联,十元、八元一副,大量批发,欲购从速,居然凑了好几千大洋。

    历史上,今年冬天袁克文又没钱用了。

    你猜他是怎么做的?

    人家直接在《北洋画报》登卖字广告,内容如下:连屏、直幅、横幅,整纸每尺二元,半纸每尺一元。折扇每件六元,过大、过小另议。以上皆以行书为率,篆书加倍,楷隶加半,点品别议。先润后书(先付钱后取货),亲友减半,磨墨费加一成。

    佣人很快拿来纸笔,袁克文把纸铺到地上,当场趴下奋笔疾书,不到片刻就写了整整三幅。

    “给你打八折,承惠500大洋,快给钱吧。”袁克文扔掉毛笔,一脸坦然地摊手说。

    周赫煊只好掏出支票本,在写下数字的时候,总感觉自己被坑了。他是上门找袁克文串联赈灾的啊,怎么被硬拉着买字?

    不过说实话,袁克文的毛笔字写得很好,再加上他的身份,绝对值这个价钱。

    写完字,袁克文突然开始打哈欠,却是鸦片瘾犯了。他让佣人备下烟具,一边抽大烟一边问:“周先生,我的字如何啊?你点评一下。”

    周赫煊虽不擅长书法,但还是有鉴赏能力的,他直言道:“清俊超逸,行笔潇洒,就是脂粉气太重。”

    “哈哈哈哈!咳咳咳……”

    袁克文大笑,笑得连声咳嗽,咳出不少刚吸入的鸦片烟,他说:“你这话对我胃口,此乃名流风范。”

    袁克文的姨太太虽不多,但没有名分的女人却数不胜数,至少有七八十个。

    此人怎么说呢?

    吃喝嫖赌抽,样样俱全,不爱金钱权势,就喜欢女人和玩乐。

    当年袁世凯称帝,袁克文是唯一持反对意见的袁家人。他不做皇帝梦,常自诩名人雅士,爱跟读书人结交,有点像三国时候的曹植。

    不过袁克文行事也够荒唐,他的青帮身份是用钱买来的,而且直接买的“大”字辈,比杜月笙整整高两辈。只是他的“大”字辈不足以服众,所以在天津开香堂后,袁克文都以“通”字辈自居。

    抽完大烟,袁克文陶醉片刻,才跟周赫煊说起上海的趣事。甚至他还聊起《大国崛起》和《射雕英雄传》,又把周赫煊写的新诗品评一番。

    足足畅聊两三个小时,袁克文打哈欠道:“我要睡觉了,你们先回吧。”

    周赫煊问:“赈灾之事?”

    袁克文不耐烦说:“恁多废话,回去等我消息就是。”

    “多谢!”周赫煊喜道。

    袁克文这人心肠不坏,几年前潮汕大灾,死亡十几万人。他把自己宣和年间的玉版《兰亭帖》精拓本,还有一把心爱的折扇都捐出来赈灾,可见还是有些良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