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王梓钧

136【青帮百相】

    法租界,国民饭店。

    这座饭店始建于1922年,由美丰银行买办李正卿创办。

    李正卿很会来事儿,当时他手里并没有闲钱。于是先找瑞士人租地皮,租金暂时拿不住来,但他承诺15年后无偿将饭店和土地物归原主。瑞士人鲁伯那居然同意了,当即把地皮给了李正卿。

    紧接着,李正卿又拿地皮租赁合同,找劝业银行借到5万银元盖楼房。楼房盖好以后,资金还有缺口,李正卿便说服潘子欣入股,投资2万银元购置饭店设备。

    从头到尾,李正卿自己没花一分钱,却把国民大饭店给建造出来。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李正卿万万没想到,他的合伙人潘子欣不按套路出牌。

    潘子欣,名志僖,字和仲,号子欣,清朝官宦后裔,江湖人称潘七爷,青帮通字辈大佬。他见国民饭店生意特别好,不满足于手里的那点股份,生生把饭店给抢了过来用5万5千元买下李正卿的全部股份。

    可怜李正卿忙活半天,最后只赚到5000块辛苦费,好处全被潘子欣给占去。

    李正卿又不是活雷锋,专门造福别人,他是不得不卖啊。潘子欣在天津开山门设香堂,还把张啸林的拜把兄弟朱彦青请来,而他任命的饭店经理戴士奎,同样是青帮悟字辈人物。

    整个饭店都被青帮把控,李正卿敢说个“不”字?

    李正卿玩空手套白狼,运用的是精明的商业头脑。而潘子欣完全不讲道理,走的是偏门路线。放在人吃人的民国社会,后者自然大获全胜。

    但潘子欣还算好的,属于青帮中的清流。他没有赶尽杀绝,不但给了李正卿5000元好处费,饭店第一年的分红也如数支付。

    如果换成青帮浊流,那些警察和地痞流氓吃相才难看,弄得你家破人亡都实属正常。

    顺便一提,如今天津青帮浊流领袖,正是褚玉璞的手下厉大海。此人是青帮大字辈的老家伙,褚玉璞专门请来控制天津地盘,去年底成为天津黑白两道呼风唤雨的人物。

    幸好去年周赫煊遭刺杀的时候,厉大海还没投靠褚玉璞,否则动手的就是青帮中人了。

    这次袁克文召集青帮清流中人聚会,地点便选在国民饭店。

    各路豪杰陆续到场,魏子文抱拳笑道:“七爷,好久不见,改天咱哥儿俩单独喝几盅?”

    “好说好说。”潘子欣笑着回礼。

    如果说潘子欣还算半黑半白,那魏子文连心肠都是黑的。此人做杠房生意起家,即租赁丧葬用具和丧葬人手,有时也承办丧葬活动。后来他凭借青帮身份慢慢做大,开始玩当铺和高利贷,不知逼得多少人倾家荡产。

    但搞笑的地方就在这里,魏子文明明一副黑心肠,却偏偏喜欢搞慈善,经常捐钱修桥铺路。他跟达官贵人走得也很近,居然以清流善人的面目行走江湖。

    两人正说笑着,突然饭店餐厅里又来一位儒雅中年,他们连忙过去拜见:“月笙兄!”

    来者当然不是杜月笙,而是张英华张月笙。

    张英华早年曾留洋英国,就读于曼彻斯特大学,归国后在民国大学做教授。后来转而从政,历任河东盐运使、甘肃财政厅厅长、苏州海关监督、财政部次长、财政部总长等职务。

    他是吴佩孚的人,由于张作霖跟吴佩孚明争暗斗,张英华的财政总长职务也被撸下来,改任河南省省长。但最近半年来,张作霖一直在攻打河南,张英华坚决不肯就任,一直赖在天津租界不走。

    就这样的留洋人才、大学教授、政坛精英,你会猜到他是青帮通字辈大佬?

    张英华此人,呵呵,以后还将投靠汪伪政权当汉奸。

    张英华现身不久,王慕沂、管兴权、毕馨斋和李汉臣等人也陆续到场就座。

    其中王慕沂值得一提,他属于善于经营的商界精英,跟张英华这个汉奸恰恰相反。当日本侵华占领天津后,王慕沂坚决不跟日本人合作,协助边守靖保住了恒源纱厂。

    青帮就是如此,九流混杂。既有袁克文这种清贵公子,也有魏子文那种黑心扒皮;既有张英华这种汉奸走狗,也有王慕沂那种拒日豪杰。

    袁克文带着周赫煊、张逊之抬步走入大厅。他西装革履,戴着墨镜,手中摇晃一把折扇,尽显名(装)士(逼)本色。

    没走几步,众人便纷纷上前迎接,齐称:“袁公子!”

    袁克文之所以受到如此尊敬,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他老子叫袁世凯。人虽已死,但遗泽子孙。

    “都坐,都坐,哈哈,”袁克文转身笑道,“我给大家介绍一个朋友,大学者周赫煊先生!最近风靡北方数省的《射雕英雄传》和《神雕侠侣》,就是周先生写的。”

    “嗨哟!”

    魏子文一拍大腿,笑道:“我特别喜欢看那两本书,写得是真好,今天总算见到作者了!”

    袁克文指着潘子文介绍:“这家伙是魏小辫子,放高利贷的。”

    周赫煊抱拳道:“魏兄好!”

    魏子文似乎不喜欢别人说他放高利贷,连忙纠正道:“赁贷生意,哈哈,赁贷生意。”

    张英华因为吴佩孚失势,此刻处于赋闲状态,想要投靠张作霖又苦于没门路。他旁敲侧击地说:“听闻周先生和少帅私交甚密?”

    “不敢当,只是做过六帅的秘书而已,现在帮他打理一些生意。”周赫煊微笑道。

    “原来如此,周先生前程无量啊。”张英华恭维道。他琢磨着如何借周赫煊的路子,搭上张学良的快车,进而投靠到张作霖麾下。

    周赫煊和青帮众人互相见礼后,桌上酒菜也已经端上来。

    袁克文举杯直奔主题,起身说:“诸位,近日天津难民越来越多,当局无力救助。周先生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所以托我宴请诸位,希望咱们青帮的豪杰可以出面,共商赈灾大计!”

    此言一出,众人反应各异。

    最先表示支持的,居然是放高利贷的魏子文,他哈哈笑道:“好说好说,我魏小辫子就喜欢做慈善。我以前还是八善堂的股东,可惜八善堂解散了。我看啦,不如借这个机会,咱们青帮中人重新组建一个慈善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