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王梓钧

142【虚伪】

    周赫煊缓缓转过身来,双手按着孟小冬的香肩,叹息道:“唉,你这又是何苦?”

    “我不苦,”孟小冬仰着头,大大方方的跟他对视,展露笑颜说,“如今这世道,难得遇见可以托付终身的男人。既然让我遇着了,我是不会放手的。”

    “我也不值得托付,我其实是个虚伪的人。”周赫煊苦笑。

    他确实很虚伪,面对孟小冬的情谊,周赫煊虽然也曾隐隐疏远,但从没当面拒绝过。到后来,他甚至很享受这种暧昧,享受一个漂亮女人对他的爱慕之情。

    孟小冬摇头道:“虚伪的人太多,个个都像在唱大戏,画着脸谱、戴着面具,让人难辨真假。跟那些人比起来,周大哥你足够光明磊落,至少你还会承认自己虚伪。”

    周赫煊说实话道:“我在跟南方的一位张小姐通信恋爱,你知道吗?”

    “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孟小冬对此毫不在意,而且认为这很正常。

    “你就一点也不吃醋?”周赫煊很难理解孟小冬的思维。

    孟小冬语气无奈道:“我只是个下九流的戏子,哪里有资格吃醋?你看戏文里面,般配的只有才子佳人。至于娼妓优伶,谈情说爱的难免下场凄惨,能够做妾已经可以知足了。”

    孟小冬并非自甘下贱,而是她对世道看得很清。

    像她这种梨园名角,眼界出奇的高,地位却出奇的低。平庸男子她们看不上,名流才子又看不起她们,最多逢场作戏而已。最后的结局只有两种,一是找个唱戏的同行嫁了,二是给军阀富豪做姨太太,甚至连填房都没她们的份。

    至于袁世凯的沈姨太,名妓出身而位尊“皇后”,那种例子不可以常理视之。

    看着孟小冬此时的可怜模样,周赫煊有些心疼,搂着她安慰道:“你也别自怨自艾,你很优秀的,戏院里每天有多少人为你而疯狂。就说婉容吧,她看你唱戏的时候,都激动得站起来叫好了。”

    孟小冬自嘲地笑道:“我也就能在戏台上光鲜,离开那个台子,谁还会正眼瞧我?”

    “好了,别自己作践自己。”周赫煊拍着她的背心说。

    孟小冬认真道:“反正我这辈子跟定你了,若是哪天你负心,把我抛之脑后不管不顾,那也只能怪我命薄。”

    “你这是在激我?”周赫煊感觉有些好笑。

    “就是激你,怎么了?”孟小冬嗔道。

    “不后悔?”周赫煊又问。

    “有什么好后悔的?今晚我就把什么都给你了,以后你看着办。”

    孟小冬说着便自己解扣子,渐渐脱去外衣,露出里面的小马甲。等把小马甲除去,又是一方丝绸束胸,缠得很紧,把肋骨都勒变形了。

    看着那半裸的雪白肌肤,周赫煊全身火热,开始出现正常的生理反应,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不过当孟小冬把束胸解开时,周赫煊两眼圆瞪,惊呼道:“好大!你缠得那么平,不感觉难受吗?”

    孟小冬白了他一眼说:“不缠平一点,我怎么唱老生?”

    周赫煊嘱咐道:“以后别缠了,这样挺好。”

    “你喜欢大的?”孟小冬笑问。

    周赫煊打趣说:“你肯定不看南方的报纸。”

    “什么报纸?”孟小冬道。

    “我这次去南方,就是呼吁大奶奶主义的。”周赫煊把自己在上海的所作所为,简单说了一遍。

    “看来你也不正经,”孟小冬笑骂一声,娇嗔道,“还愣着做什么,人家都脱光了!”

    周赫煊一把将孟小冬抱起,急匆匆奔向大床。至于张乐怡那边,明天写信说明情况吧,如果对方不能接受,那和平分手便是。长痛不如短痛,继续瞒着才是最大的伤害,幸好他们之间还没发生过什么。

    一夜春风,不可描述。

    孟小冬早晨起来,果真没有再束胸,还换上了C罩杯的新式内衣。

    周赫煊自去报馆上班,孟小冬独留在家里。她把自己视为女主人,把刘吴氏的活都抢了,整个上午忙里忙外的打扫整理房间。

    婉容下午前来拜访,邀孟小冬一起去逛街。刚见面就发现不对,婉容好奇地问:“小冬,你今天看起来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了?”孟小冬笑问。

    “就是……就是整个人看起来容光焕发,精神奕奕的样子。”婉容描述道。

    孟小冬满脸幸福的笑容,抿嘴道:“你不也有过这种时候。”

    “什么时候?”婉容没有领会其中含义。

    “刚结婚的时候,洞房啊。”孟小冬说。

    婉容一副迷糊表情问:“洞房怎么了?”

    “哎呀,就是洞房啊。”孟小冬反倒有点羞涩了,觉得此事难以说出口。

    婉容还没闹明白:“你到底想说什么?”

    孟小冬吃惊道:“你没跟溥仪做过那种事情?”

    “哪种事情?”婉容更加纳闷。

    孟小冬扶额,不想再理这个好奇儿童,随便忽悠几句便逛街去了。

    出门好久,婉容才突然想起做皇后前,宫里嬷嬷们的教导。明白过来后,她的脸色有些不好看,连逛街的心思都没有了,就像是被恋人抛弃的少女。

    却说周赫煊那边,他把《三毛流浪记》的画稿带到编辑部,沈从文、李寿民、朱湘、郑证因等人看了赞不绝口。

    沈从文好奇打听道:“这部漫画深谙民间疾苦,画风清新自然,情节风趣幽默,不知出自哪位名家之手?”

    “你肯定没听过。”周赫煊笑道。

    “难道是个不知名的画家?”沈从文说。

    周赫煊说:“自己看作者名吧。”

    沈从文低头一看,只见作者署名有两个,分为是“郭小姐”和“周先生”。

    “女的?”沈从文惊讶道。

    “是女的。”周赫煊笑道。

    “那位郭先生,不会就是你吧?”沈从文问。

    “是我,”周赫煊解释道,“我负责编故事,她负责画漫画。”

    朱湘突然跑来插话:“哪天把这位郭小姐约出来,我想见识见识。”

    “看她愿不愿意,”周赫煊笑道,“我打算扩充两个版面,专门用来连载漫画。谁认识丰子恺先生,可以写信向他约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