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王梓钧

143【三毛连载】

    五月中旬,风云突变。

    继武汉国民政府二次北伐后,一直按兵不动的南京方面,也突然出兵北上,东西两路同时发起进攻。

    常校长之所以出兵,是因为他已经跟汪兆铭暗中达成共识联手清党。不仅如此,武汉方面和冯玉祥会师中原后,汪兆铭立即北上郑州,与冯玉祥密议“清共”事宜。

    冯玉祥麾下的各部队,都有我党人员担任政委。他表面上答应清共,但没把事情做绝,而是解除我党人员职务,先请众人吃饭,然后礼送出境。

    张学良在河南打得还不错,虽吃了些败仗,但损失并不大。可惜他的队友太渣,奉系三路大军,就有两路溃败,只剩下张学良独撑河南局面。

    到五月底时,张学良感觉打下去也于事无补,于是带兵撤出河南,豫省全境就此被武汉国民政府占据。

    张作霖彻底慌了神,东边的北伐军长驱直入,西边的北伐军攻占河南,西北的冯玉祥还在顺手打山西,阎锡山被打得直喊爸爸。照这个势头下去,东北军早晚被赶回老家。

    张作霖连忙招人商讨计策,最后只想出了一个办法,那就是议和!

    张学良提出改旗易帜的主张,打主意利用南方矛盾,联合常校长、阎锡山对抗武汉国民政府。奉军的派系矛盾也显露出来,新派支持投靠南京国民政府,旧派则表示坚决反对。

    最后张学良说服了叔叔张作相,张作霖拿得起放得下,表面同意这个计划,甘愿向南方政府俯首称臣。

    常校长有意笼络张作霖,也希望跟奉系和解,但双方却在三民主义问题上出现矛盾。常校长要让张作霖信奉三民主义,张作霖却提出更改三民主义,在三民之后加个“民德”,变成“四民主义”。

    这尼玛不是抬杠吗?

    如此戏剧性的谈判,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双方都不是在真正议和,而是互相利用拖延时间。

    南北战事且不提,河北和山东的旱灾更加严重,长期滞留天津的灾民已经超过三万。济民会的善款终于见底儿了,再怎么呼吁募捐都无济于事。

    就在这种情况下,《大众》副刊开始连载《三毛流浪记》。

    ……

    “看报看报,看《大众》报。杨过、小龙女身中剧毒,生死未卜!”

    “小孩儿,快把报纸拿过来。”

    天津街头,十多个流氓混混聚在一起。每当《大众》副刊发报时,他们就暂时歇工,也不干坏事儿了,就乖乖坐下听故事。

    勉强认识几个字的流氓魏三,此时客串说书先生,他捧着报纸读道:“这段宁静平安也无多时。郭襄睡去不久,东边远远传来什么什么的踏雪之声,起落快……快那啥,反正很快。杨过站起身来,向东窗外望去。只见雪地里并肩走来两个老者,一胖一瘦,衣服……这两个字儿真不认识,反正是形容衣服的……”

    混混们纷纷表示不满,嚷嚷道:“魏三儿,你他娘到底会不会念?”

    “就是,还说自己上过平民学堂,读小说都读不通。”

    “狗的,不认识的字儿就别念啊,真是败兴!”

    “……”

    魏三面红耳赤道:“你们知道个屁!《神雕侠侣》是周先生写的,周先生是大学问家,他写的书有很多难懂字儿。我能认识七八成,已经非常厉害了。”

    “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你他娘要是认字儿厉害,还跟我们一起当混混?”

    “哈哈,人家魏三儿也是读书人。”

    “喝墨水别喝坏肚子。”

    “……”

    “老子就还不念了,爱谁谁!”魏三发脾气道。

    那些混混也不怕他撂挑子,当即冲向街头一个戴眼镜的,团团围住说:“小四眼,你别走!”

    眼镜男连连后退,惊吓道:“你们……你们别乱来啊,我叔叔是三义庄小学的校长!”

    “校长?校长就好,认识字儿,你快把这小说念念!”混混们嬉皮笑脸地把报纸塞到眼镜男手里。

    眼镜男长舒一口气,擦汗道:“念报啊,小事。咳咳,你们听着……”

    不到片刻,今天连载的小说内容便已读完,混混们兴致勃勃地讨论剧情,连报纸都不要了。

    眼镜男见状连忙逃跑,等窜上电车才终于放心。他还有兴致继续看报纸,翻到最后一版时,发现上面登载的全是图画,不由诧异道:“咦,《大众》副刊也连载漫画了?”

    眼镜男本名牛敦儒,也是个热血青年,去年还因为抗英游行被巡捕房抓去关了几天。

    整版只连载了八副四格漫画,牛敦儒刚开始没当回事,但看着看着就表情凝重、心绪难平。

    三毛是个没爹没娘的流浪儿,好不容易被一个老渔民收养,还教他打渔谋生。眼看着过了几天幸福日子,结果遇到士兵过河,当兵的一言不合,就把老渔民给杀害了。

    这是个典型的民国孤儿,因为营养不良,长得又瘦又小,但脑袋却很大。他所遭遇的一切,也是民国百姓的切身体会,让人观之感同身受。

    牛敦儒看了漫画默然不语,他不知这个国家到底怎么了,豺狼当道、战乱不休,何时才有安宁日子?

    漫画比小说更加直观,普通老百姓也能领会其意。《三毛流浪记》一经连载,顿时受到读者的追捧,有些人一边看漫画一边骂,诅咒那些军阀早点死干净。

    不仅成年人喜欢,就连小孩子也爱看。

    天津和北平两地的很多孩童,每天就等着大人读完报纸,他们好畅畅快快地看《三毛》,这部漫画将会成为一代人的童年记忆。

    著名批评家李显淳评价道:“《三毛流浪记》虽为漫画,内容直白粗浅,但实为不可多得之作品。作者郭女士、周先生二人,从一个流浪儿的视角观察社会,反映出当下种种不平。这些不公平发生在三毛身上,也发生在你我身边……难得的是,三毛虽然被欺负,经历各种贫困苦难,却始终积极乐观,从不屈服,漫画作者给我们传递出一种积极向上的精神。”

    普通读者可不管什么精神,反正他们喜欢看就是了。至于想探究什么,那只剩下作者的身份,究竟郭小姐和周先生是谁?

    很多人猜到周先生就是周赫煊,但郭小姐呢?没听说有哪个姓郭的女画家啊。

    随着《射雕侠侣》进入尾声,再加上《三毛流浪记》的风靡,《大众》副刊销量持续增长,到六月初日销量居然突破1万5千份。

    婉容最近很是得意,甚至连感情方面的苦恼也被冲淡了。她署名“郭小姐”的漫画风靡平津两地,有天逛街买东西时,居然听到有人在议论她,说是想认识那位漫画家“郭小姐”。

    一直以来,婉容找不到自己的生存价值,她始终被皇后的身份束缚着。但如今她的漫画被人肯定,不啻于获得了新生,感觉浑身都充满干劲,整天泡在画室里努力创作。

    周赫煊提着一口袋书信回家,等婉容登门时,便扔给她说:“都是你的。”

    “又有读者来信?”婉容兴奋道。

    “多着呢,报馆每天都要收好几封。”周赫煊笑道。

    婉容拆开信边读边念:“郭小姐,周先生,你们好!我是一个中学生,我很喜欢看《三毛流浪记》……”

    等把所有信件全部读完,婉容又提笔逐一回信。她全神贯注,认认真真,就好像再给至亲好友写信一般。

    周赫煊好笑地离开书房,孟小冬正好端着菜盘子过来。他一把就将孟小冬楼主,戴着小嘴亲了又亲,听到刘吴氏的脚步声才放开。

    “坏死了,”孟小冬又羞又喜地瞪着他,问道,“婉容姐姐呢?”

    周赫煊无语道:“又在给读者回信。她现在朋友可多了,每个月寄信花的钱就要好几块大洋。”

    “哈哈,她有事做就好。”孟小冬莞尔笑道。

    孟小冬幸福,婉容高兴,远在江西的张乐怡却陷入苦恼。

    张乐怡前阵子本想去天津,结果遭到父亲禁足。最近半个月以来,甚至连周赫煊寄来的信,都被父亲粗暴扣下,直接让佣人烧掉了。

    她打算离家出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