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王梓钧

163【偶遇】

    十月初,国内大战再起。

    张作霖让孙传芳单独对付南京方面,派张学良率军与阎锡山接战,张宗昌和褚玉璞则去打冯玉祥。

    这次张作霖是动真格了,连自己的老窝都不顾,把几支留在东北防备日本人的部队都调入关中,下定决心要消灭阎锡山和冯玉祥。

    河北、河南和江苏混战不休时,天津的海河整治工程也终于动工。

    屈家店,一座普普通通的小村庄。以往贫穷而安宁,今天却格外热闹,大清早便响起噼里啪啦的鞭炮声。

    海河整治工程有三大项目,其中之一便是“屈家店水利枢纽工程”。这里需要建堤坝和水闸,并且挖通河道,把永定河的水引入放淤区。

    由于周赫煊的努力串联,整个工程比历史上提前四年,预计到明年秋天就能完工。此举不但利于天津港口的商业运输,而且对天津周边的村庄也有好处,每年海河泛淤,会导致许多良田盐碱化,农民的粮食收成不断下降。

    “我宣布,屈家店水利枢纽工程,现在正式开工!”褚玉凤站在高台上,对着麦克风大声喊道。他脸上喜气洋洋,尽是志得意满之色,似乎水利工程是在他指挥下顺利动工的。

    自从去年派人暗杀周赫煊,结果招惹到洋人后,褚玉凤便被哥哥严加训斥,稍微收敛了几个月。

    不过褚玉凤不是个能消停的主儿,今年又跑出来搞风搞雨。他做样子当善人跑去赈灾,倒是捐献了几百大洋,但却强行霸占几个姿色上佳的灾民女子,还美名其曰“救济百姓”。

    特别是五月份是,褚玉凤强令天津铸币厂印发纪念币,印的是哥哥褚玉璞的头像,以纪念褚玉璞担任直隶省长一周年。

    此举把褚玉璞高兴坏了,认为弟弟终于懂事。

    前不久听说洋人要搞海河治理工程,褚玉凤又跑进来掺一脚,当上天津地方政府的工程总负责人。这家伙无非是想打工程款的主意,可惜洋人也不是吃素的,根本就不给他吃拿卡要的机会。

    周赫煊站在洋人官员后面,冷笑着聆听褚玉凤发表开工致辞,完全把这人当成个喜欢出风头的煞笔。

    褚玉凤致辞完毕,跟洋人们逐一寒暄,然后又来到周赫煊面前热情笑道:“周兄弟,还是你厉害,连洋人都听你的话。”

    “褚二哥过奖了,我只不过牵线搭桥而已。”周赫煊说。

    褚玉凤和周赫煊勾肩搭背:“走,二哥请你听戏喝酒。”

    “多谢二哥好意,不过我今天还要正事,改天吧。”周赫煊委婉拒绝。

    看他们这亲热样子,兄弟、二哥的喊着,哪里像是仇人?

    施工现场热火朝天,除了滞留天津的灾民外,本地许多平民也被征召。他们一个个脸上喜气洋洋,原因非常简单,给洋老爷做工不愁拿不到薪水。

    周赫煊见了自然也高兴,他的努力终于没有白费,不仅水利工程有益于国家,而且还能救活诸多灾民。他不是个做大事的人,能为老百姓做点力所能及的小说,就已经非常满足了。

    搭乘洋人的轿车返回租界,周赫煊又坐着黄包车前往报馆。就在他刚刚下车时,突然从路边奔出个少女,大声喊道:“周先生,周先生等一下!”

    “有什么事吗?”周赫煊问。

    那少女说:“周先生你好,我叫廖雅泉。我是跟母亲和舅舅从山东逃难过来的,但在半路上跟他们失去联系了。我打算登报寻找亲人,但身上又没有钱……”

    周赫煊仔细打量这个少女,只见她面容姣好、身材纤细,身上穿着破旧的学生装,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他当即安慰道:“没事的,我免费帮你登寻人启事。”

    “谢谢,谢谢周先生,”廖雅泉感激涕零道,“大家都说你是大好人,真没说错,我以后会努力赚钱还你的。”

    周赫煊问:“看你的样子,是学生吧?”

    廖雅泉说:“我在上海读的中学,不过父亲去世后,便和母亲去山东投奔舅舅,幸而考上了山东大学。不过山东现在很糟糕,舅舅家被土匪洗劫了,我们只能逃到天津避难。”

    “唉,又是张宗昌造的孽。”周赫煊感慨道。

    廖雅泉一脸希冀地望着周赫煊:“周先生,我能读能写,还会英文。你报社还缺不缺人?打杂的活我都可以做,我已经一天没吃饭了,昨天也只喝了碗善粥。那粥全是水,连米也见不到几粒。”

    周赫煊想了想说:“这样吧,既然你会说英文,我推荐你去整理海河委员会。那里有许多洋人,正好需要翻译人才。”

    “啊……谢谢,谢谢周先生。”廖雅泉眼中的失望之色一闪而逝,随即露出欣喜的表情。她本来想进报社工作,然后再慢慢接近周赫煊,现在却被周赫煊扔去当翻译,完全偏离了她的计划。

    周赫煊对孙永浩说:“去买几个包子来,给这位廖小姐吃。”

    孙永浩立即行动,廖雅泉连连鞠躬:“谢谢,谢谢周先生,我会报答你的。”

    “一顿饭而已,没那个必要,”周赫煊笑道,“走吧,先到报社去坐坐。”

    廖雅泉哪里会拒绝,亦步亦趋地跟在周赫煊身后。

    刚刚回到报社,张乐怡便快步走来说:“周大哥,平民教育促进会的晏阳初先生发来电报,说想获得希望教育基金会的资金支持。”

    “怎么又来找我?让他直接联系基金会秘书处。”周赫煊说。

    张乐怡道:“他联系过了,但基金会那边不答应,说这种事只听少帅的命令。”

    周赫煊想了想说:“让他来天津跟我详谈。”

    “好的,”张乐怡这才注意到廖雅泉的存在,有些吃味地问,“这位小姐是?”

    周赫煊解释道:“刚在路上遇到的,她是山东逃难的灾民,跟亲人失散了,想登报找人又没钱。”

    “哦。”张乐怡瞥了廖雅泉一眼,便帮周赫煊回电报去了。

    周赫煊笑着对廖雅泉说:“你先坐会儿,我还有事。”

    “周先生请便,不用管我。”廖雅泉温柔笑道。

    周赫煊回到自己办公室,翻开今天的稿件仔细审阅,只看了几行字,便自言自语地嘀咕道:“廖雅泉?这个名字好耳熟,难道又是哪位历史名人?”

    周赫煊真没往间谍那方面想。

    如果来的是川岛芳子,他倒是能一下子反应过来,因为“金壁辉”实在太有名了。

    但廖雅泉嘛,这个女人甚至存疑,后世连张照片都没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