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王梓钧

174【菊花般的爱情】

    “你过来!”褚玉凤朝工地上的一个中国官员勾勾手指。??

    那官员屁颠颠跑过来,矮着身子讨好道:“褚军座真是爱民如子,这么冷的天也来视察工地。”

    褚玉凤问:“你叫啥名字?”

    那官员连忙应道:“卑职是直隶省水利局技正……”

    “行了行了,直说你叫啥名字!”褚玉凤不耐烦地打断。

    “卑职刘光达。”官员道。

    “嗯,俺记住了,刘光达是吧,”褚玉凤点点头,指着不远处的廖雅泉问,“那个女人是什么来头?跟洋人有啥关系?”

    刘光达笑着解释道:“她叫廖雅泉,是山东逃难过来的大学生,目前担任‘海委会’翻译,跟洋人没啥关系。”

    “哦,没关系就好,”褚玉凤对此非常满意,挥手道,“你去吧,好好做工程,干得好本军座大大有赏。”

    刘光达欣喜若狂,他是天津水利局技正(相当于后世河北省水利厅总工程师),早年在日本留学,回国后由于没有靠山,被分配到清水衙门水利局。

    水利局在和平年月自然油水丰厚,可惜如今是乱世,军阀们根本没空兴修水利。像刘光达这种技术官僚,那就混得更加凄惨,这次的海河整治工程需要他来跑腿,但银子却不能进他的口袋。

    褚玉凤挥手让他离开,刘光达却不肯放过这次机会,一直跟在褚玉凤身后四五步陪同。

    褚玉凤也懒得理这人,低声问跟班:“大眼儿,你来给俺出出主意,该咋把这个女娃弄到手?”

    叫大眼儿的跟班嚣张地说:“二爷看上她,那是她的福分,直接把人带回府上就是!”

    “影响不太好吧。”褚玉凤笑眯眯地搓手,已经有些意动。

    跟在后边的刘光达立即出声道:“不可,军座!她毕竟是海委会的翻译,事情闹大了不好。”

    褚玉凤琢磨道:“也对,毕竟这丫头跟洋人打过交道。依你看,俺该咋办?”

    刘光达立即化身狗腿子,奸猾地笑道:“军座,你现在是海河整治工程的中方负责人。不如把廖雅泉调过来,给您担任事务秘书,如此水到渠成,也没人敢说闲话。”

    “秘书?”褚玉凤乐道,“哈哈,对,秘书。老子还没秘书呢,身边尽是些大老爷们儿当副官。今天俺也开开洋荤,弄个女大学生当秘书,出门办事也有面子。”

    刘光达拍马屁道:“军座是啥身份?早就该有随身秘书了!”

    褚玉凤满意地说:“你小子不错,是个会办事的。改天我就给你们局长打招呼,至少也要升你当个副局长。”

    “军座大恩,卑职没齿难忘!”刘光达噗通一声跪下,感激涕零地大喊这个职位,相当于后世河北省水利厅副厅长啊!虽然官职并没提升多少,但油水却更加丰厚。

    ……

    廖雅泉很郁闷,她接近周赫煊的第一步计划已经失败,现在被调去给褚玉凤当秘书,更是将她的后续计划全部打乱。

    褚玉凤是啥样人,廖雅泉早打听清楚了,自然知道对方在打什么主意。

    “咚咚咚!”

    廖雅泉捧着文件夹敲门。

    “进来!”

    褚玉凤端端正正坐在办公室里,他平常都是待在自个儿家,或者留宿在天宝班的。今天为了“照顾”女秘书,才破天荒地跑来督办公署办公。

    “委员长,廖雅泉前来报道。”廖雅泉朗声说道,她喊的是褚玉凤在“海委会”的职务。

    褚玉凤立即起身去拉廖雅泉的手,笑道:“喊委员长多见外,以后就叫老爷。”

    廖雅泉退身避开,羞怒道:“委员长请自重!”

    “好,自重,俺自重。”褚玉凤搓手笑道。

    他还真没玩过女大学生,此刻见廖雅泉一身政府职员的工作装,模样英姿飒爽,跟以前睡过的女子截然不同。就连廖雅泉生气怒的样子,都让褚玉凤觉得格外娇俏,心痒得好像有几万条虫子在爬。

    廖雅泉板着脸问:“委员长有什么工作指示?”

    褚玉凤说:“没啥指示,你以后跟在俺身边就行。对了,今天下午俺要去听曲儿,到时候你陪我去吧。”

    “抱歉,我是公职人员,不负责私人事务。”廖雅泉反驳说。

    褚玉凤笑道:“啥公职私职,以后你就是俺秘书,俺去哪儿,你就要跟着去哪儿。”

    廖雅泉郁闷说:“恕难从命。”

    “哎呀,你这个小娘皮,还跟俺来这套,撩得老爷我心里起火。”褚玉凤心痒难耐,对方越是拒绝,他就越有征服**。

    廖雅泉冷言道:“委员长如果没有公事要办,那我就先告退了。”

    “急个啥,先陪老爷耍耍。”褚玉凤说着就朝廖雅泉扑去。

    廖雅泉眼中闪过厌恶之色,突然抬腿踢向褚玉凤裆部,恨不得让这混蛋断子绝孙。不过关键时刻她突然收腿,敏捷无比地闪身避开,换上一副娇媚的笑脸说:“委员长,你急什么?人家最讨厌你这样的,半点情趣都没有。”

    “情趣?”褚玉凤扑了个空,也不生气,哈哈笑道,“跟老爷上了床,你就知道啥叫情趣了。”

    “真是个大老粗,连情趣都不懂,”廖雅泉娇声笑骂,“人家好歹是大学生,现在都讲究自由恋爱。委员长要是喜欢我,那就该正儿八经地来追求。写写情书啊,送送玫瑰啊,请我去逛街看电影啊,这才叫有情趣。”

    褚玉凤不耐烦道:“那多麻烦,直接上床不就好。放心吧,只要你跟了俺,俺就纳你做姨太太,保证你以后吃香的喝辣的。”

    两人一追一躲,围着办公桌跑圈圈,廖雅泉娇笑道:“所以说你是大老粗啊,连自由恋爱都不知道。你要真的喜欢我,就该跟那些进步青年学学。得我的身子容易,得我的心可就难了。”

    褚玉凤跟廖雅泉的爱情观明显有偏差,他说:“俺要你的心干啥,有身子就足够了。”

    廖雅泉咯咯直笑:“你还有没有点追求?女人满大街都是,要上床还不容易。像我这种进步女学生,如果死心塌地的跟着你,帮你出谋划策,帮你生儿育女,那才算是真本事。咱们以后的儿子,我也会好好教他读书,当个正经的读书人,上坟时见了祖宗你也有面子啊。”

    “啊?”褚玉凤像是被打开了新世界大门,拍脑袋说,“也对啊,娶个女大学生当老婆,以后生儿子也做读书人,这敢情好!你快说,咋才能真心跟俺过日子?”

    廖雅泉得意道:“刚才不是说了吗?先自由恋爱,写情书啊,送玫瑰花啊,这叫摩登时尚。”

    褚玉凤摸着自己的脑门道:“行,俺就跟你搞那个摩登时尚。”

    廖雅泉说:“委员长,那我就先走了。”

    “走吧走吧,你出去的时候,把大眼儿……就是门口守着那个混蛋,把他给俺叫进来。”褚玉凤吩咐道。

    廖雅泉含笑而出,很快褚玉凤的跟班大眼儿进屋了,问道:“二爷,有什么事吩咐?”

    褚玉凤立即命令道:“快帮俺写封情书,再让人弄些玫瑰花来!”

    “情书?”大眼儿满头雾水。

    “叫你写你就写,快点!”褚玉凤呵斥道。

    “可我不会啊。”大眼儿委屈道。

    褚玉凤吹胡子瞪眼:“你他娘的,还说自己上过学堂,连情书都不会写,要你有什么用!”

    大眼儿膝盖一软直接跪地,连连磕头:“二爷,我马上找人帮你写情书!”

    “还不快去!”褚玉凤急得拍桌子。

    片刻之后,大眼儿从督办公署请来一位留洋高材生。

    褚玉凤说:“你他娘的,快帮我写封情书。可要写好点,人家女孩子是会英文的大学生,情书水平不够要遭笑话。

    那人懒得动脑筋,直接帮褚玉凤抄了一英文情诗奉上。

    褚玉凤看了之后大怒:“你写的什么鸟东西,糊弄鬼呢!”

    那人笑道:“军座,你说女方会英文,所以我用英文写了一篇,这样才显得有诚意。”

    “倒是哈,”褚玉凤觉得有理,对跟班道,“大眼儿,给我打赏1块大洋!”

    情书是准备好了,可惜这时节没有玫瑰花,黄菊花、白菊花倒是挺多。特别是黄菊花,冬天的郊外漫山遍野都是,褚玉凤让手下士兵开车去弄了一大堆。

    褚玉凤又找明白人,问了些关于自由恋爱的注意事项。他专门等到下班时间,兜里揣着情书,手捧着一簇野生黄菊花,站在督办公署门口耐心等待。

    刚开始褚玉凤还不耐烦,但等着等着,他居然生出一种少年情怀,颇为享受追求异性的恋爱感觉。

    咱褚二爷动春心了!

    见廖雅泉从公署大门走出,褚玉凤连忙整理衣袖,捧着野生黄菊花跑上去:“小姐,一起去喝咖啡,然后去看电影行不?”

    廖雅泉看着那些菊花哭笑不得,忍着笑意接过来,冷冷道:“走吧。”

    褚玉凤像个跟班一样追上去,掏出情书说:“情书,情书给忘了,你快拆开看看!”

    接下来好几天,褚玉凤被廖雅泉耍得团团转。他居然不生气,而且还乐在其中,活像个情窦初开的愣头青。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