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王梓钧

204【惨案】

    中华广播公司。

    已经快到午饭时间,播音室里却还忙碌着。

    一男一女两个南开大学的学生,正在播送着学术节目。

    今天讲的是化学科普知识:“世界上万事万物,都是由元素构成的。像我们赖以生存的水,便是有氧元素和氢元素组成。早在1869年,沙俄化学家门捷列夫就发明了元素周期表……”

    张乐怡拆阅完读者来信,笑着问周赫煊:“这种科学知识,真的有人听吗?内容太过粗浅,学生们早就知道,老百姓又听不懂。”

    周赫煊解释说:“这种节目,主要是播给小孩子听的。也许此时此刻,就有个十二三岁的孩子,听了广播后对化学产生兴趣,几十年后成为中国伟大的化学家。”

    “这样说来,还真是很有意义。”张乐怡点头道。

    周赫煊笑着说:“我们不是在做生意,而是在做事业。”

    张乐怡把读者来信都整理好,有些犹豫地说:“周大哥,我……我想做播音员,我觉得蛮有意思的。”

    周赫煊好笑道:“行啊,今天下午的节目就你来播。等你能应付自如了,干脆《晚七点闲话》也让你主持,我正好能抽空休息。”

    “我真的可以吗?”张乐怡对此颇为积极,但又怕播音时出差错。

    周赫煊安慰说:“试试不就知道,倒是我在旁边帮你守着。”

    “叮铃铃!”

    屋内的电话突然响起。

    “喂,这里是中华广播电台。”张乐怡接起电话道。

    电话里传来焦急的声音:“我是胡政之,让周先生听电话,急事!”

    张乐怡把听筒递给周赫煊:“找你的。”

    “喂,我是周赫煊,请讲。”周赫煊道。

    胡政之语速奇快地说:“明诚,济南发生屠杀时间,日本兵见到中国人就杀。我们派去济南的记者也被打伤了,他如今躲在电报局不敢出门。”

    “我知道了,”周赫煊暗自叹息一声,问道,“你能联系到北伐军的济南交涉署吗?”

    胡政之问:“你想做什么?”

    周赫煊说:“如果能联系到对方,请告知蔡公时先生,让他务必带人撤离交涉署,日本人有可能对交涉署动手。”

    “不会吧?”胡政之不可置信道,“交涉署里可都是外交人员,日本人气焰再嚣张,也总不可能枉顾国际法,对外交人员下手。”

    “你照办就是。”周赫煊用命令的语气说道。

    胡政之挂上电话,始终不敢相信周赫煊刚才所言。

    就连古人都知道,两国交战不斩来使,更何况现代文明社会。日本人如果敢对外交人员下手,必然会受到国际谴责,国家形象也会一落千丈。

    胡政之焦躁地在办公室走来走去,如今济南情况危险,《大公报》的记者根本不敢上街。在不知道具体情况之下,天津这边无法做新闻报道,只能耐心等消息了。

    又过了半个钟头,胡政之心烦意乱,终于忍不住出门前往电报局。

    《大公报》的记者就躲在电报局中,很快就收到胡政之发来的信息。电报内容让记者十分震惊,他立即借用电报局的电话打给电话局,让电话局转接北伐军交涉署。

    ……

    蔡公时早年曾追孙中山,参加过同盟会,历经辛亥革命、护法运动等各种运动,1916年还创办了北平民国大学。

    北伐期间,蔡公时担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占地政务委员,兼外交处主任。

    日本人将山东视为自己的势力范围,4月份就调兵进入山东,而北伐军是5月1日占领济南的。

    入城当天,便有北伐士兵被日本兵杀害。

    常凯申认为日本人想故意挑起争端,为避免扩大事态,他尽量与日方交涉,同时约束麾下士兵不得随意离营。

    蔡公时昨天刚到济南交涉署,就是为了解决此事,但日方人员根本不理他。

    “叮铃铃!”

    守在电话机旁的蔡公时,听到铃声立即拿起听筒,他还以为是日本人打来的:“喂,这里是北伐军济南交涉署,我是蔡公时。”

    “蔡主任你好,我是《大公报》记者刘志予。”对面回应道。

    《大公报》记者是什么鬼?

    蔡公时没好气道:“现在我没空接受采访,你改天再打来吧。”

    “蔡主任别挂电话!”刘志予连忙喊道,“我这里有重要情报告知。”

    蔡公时耐着性子说:“请讲。”

    刘志予道:“据可靠消息,日本人要对交涉处动手,请你马上带人撤离。现在日本兵正满城杀人,只有军营是安全的,你要小心。”

    “我知道了,多谢提醒。”蔡公时说完就挂断,他可不信日本人敢杀外交官。

    及至下午时分。

    蔡公时多次致电日本驻济南领事馆,但根本无人接听电话。他等不及提前约时间了,直接带人出门,准备去日本领事馆当面交涉。

    可还没走出大门,外面就传来汽车引擎声,接着便是一连串的跑步声响。

    蔡公时让人打开门一看,只见外头已经架起机枪,到处都是日本兵他们被包围了。

    “他们想干什么?”交涉署庶务张麟书诧异道。

    蔡公时眉头紧皱,低声自语道:“这些日本人,不会真的疯了吧?”

    交涉署参议张鸿渐踏出大门两步,对面的日本兵立即大喊:“此地已被划为军管区,再敢踏前一步,立即击毙!”

    “回来!”

    蔡公时命令道,交涉署不管何时都是安全的,离开这里就说不准了,被日本兵打死都没地方说理。

    众外交官憋闷不已,但他们都是书生,对此毫无办法。

    城内的日军暴行还在继续,他们只要遇见中国人就杀,就连平民百姓都不放过。有些日本兵甚至冲入中国商铺和民宅,杀光里面的中国人后,顺手将财物抢劫一空。

    直至晚上九点。

    突然有个日本军官带兵闯入交涉署,喝令道:“全部绑起来!”

    蔡公时大怒:“汝等想干什么?这里是交涉署,是外交机构,立刻给我出去!”

    日本军官冷笑不语,静静地看着士兵捆绑中国外交官。

    蔡公时用日语斥责道:“汝等不明外交礼仪,一味无礼蛮干!此次贵国出兵济南,说是保护侨民,为何借隙寻衅,肆行狂妄,做出种种无理之举动!实非文明国所宜出此!”

    日本军官面色狰狞,走到蔡公时跟前,突然一巴掌扇出,打得蔡公时鼻血直流。

    蔡公时也不用外交文明词汇了,怒斥道:“你们这些强盗!我早就看透你们了。现在我以一个中国人的身份,痛斥你们这些强盗!”

    “很好,”日本军官挥挥手,下令道,“割掉他的鼻子和耳朵。”

    两个日本兵将蔡公时架住,另一人举起刺刀,很快将蔡公时割耳切鼻,顿时鲜血狂喷,惨不忍睹。

    “哈哈哈哈!”

    日本兵见此情形,大声狂笑,与禽兽无异。

    蔡公时却没被吓倒,他虎目圆睁,大声怒骂道:“日本强盗,禽兽不如。此种国耻,何时能雪!”

    “王八蛋!”

    “日本强盗,你们来吧,老子不怕。”

    “天灭日本,我在阴曹地府等着你们!”

    “……”

    其他外交官一个个义愤填膺,面对日本人的枪口,他们全都怒吼痛骂起来。

    日本军官指着张麟书:“你骂得最大声,我听到了,我会好好伺候你的。”

    日本兵一拥而上,将张麟书的耳鼻割下,又斩断他的四肢。文质彬彬的外交官,瞬间就被日本兵削成人棍。

    这些混蛋还不解气,把众外交官的绑绳砍断,三人一组拖到交涉署院内,乱枪扫射打死。

    “哈哈哈哈!”

    杀完人,日本兵大笑着扬长而去。

    而在尸体当中,一个身影艰难爬起,步履蹒跚地往外逃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