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王梓钧

221【买房】

    从驴驹河返回天津,一路顺风顺水,只出了点小意外。

    赵云祥派出去探路的士兵,跟几个半夜摸黑的私盐贩子撞个正着。双方都吓了一跳,私盐贩子以为他们是缉私营的,扔下两百多斤私盐就跑,让人哭笑不得。

    民国初年,由于海关被洋人控制,盐税占了中央税收的很大比重。

    全国盐税约占中央税收的24%,而长芦盐税又占了全国盐税的24%。所以说,褚玉璞一截留长芦盐税银子,立即把北洋政府财政弄崩溃。

    整个河南、河北私盐情况很严重,特别是天津地区。

    这里的土地多为盐碱地,春秋两季气候干燥时,非常适合制造土盐和硝盐。由于盐碱地庄稼收成不好,农民纷纷把地闲置,刮土林晒以造硝土私盐。

    这种私盐味道苦涩,难以下咽,但胜在价格便宜,是底层穷苦百姓的首选。

    “给人留下吧,都不容易。”周赫煊看着路边的盐袋子笑道。他以前还想过,运用科学方法帮天津农民治理盐碱地,可了解到实际情况后,立即打消了这个计划。

    治理盐碱地投入太大,而且特别麻烦,农民自然更愿意刮土晒盐。

    赵云祥偷偷把一把票据塞到周赫煊手里,低声说:“周先生,这48万是你的。”

    周赫煊埋头细数,发现总共有61万。

    也即是说,赵云祥截留下26万大洋,跟周赫煊每人平分13万,这些钱不会让孙良诚知道。

    另有七万现大洋,则分给50位出力的士兵,每人能分到1400块,够他们当十年兵了,还得是不被长官扣军饷的情况下。

    这事就算被孙良诚知道,他也不会说啥,因为这家伙能白捡72万。

    众人等待天亮,安稳通过租界关卡。

    赵云祥把受伤的士兵和褚南湘送进医院,便回到旅店跟手下分银子,一个个乐得喜笑颜开。

    周赫煊回到租屋,廖雅泉立即迎上来,问道:“周大哥,你这么快就回来了?”

    “北大想留我多住两天,我拒绝了。”周赫煊笑道,他这次消失的借口,是说要去北平看朋友。

    廖雅泉自然是不信的,她亲眼看到周赫煊从山东来了几十个兵回来。可惜她属于长期潜伏间谍,不能随时跟踪打探,心中十分好奇周赫煊这两天都干了些什么。

    “乐怡呢?”周赫煊问。

    “张姐姐还在电台。”廖雅泉道。

    “那你在家待着吧,我出去一趟。”周赫煊说。

    “哦。”廖雅泉只能答应。

    周赫煊手握巨款,左思右想不敢放在家中。于是直奔洋行,花钱租下一个银行保险箱,专门用来存放银票。

    存完东西,周赫煊开始琢磨着如何花钱。

    这年头比较流行玩金融债券,周赫煊可不想去沾,里面的水太深了。他还是老老实实当寓公适合,先买几栋房子再说。

    打定主意,周赫煊立即找来房屋中介,直说道:“我想在租界买住宅,哪里有合适的?”

    中介是个30多岁的年轻人,戴着眼镜斯斯文文,他笑着说:“周先生,在英租界的海大道买房最方便,而且价钱也比较实惠。”

    “你讲讲具体情况。”周赫煊道。

    中介详细介绍道:“英租界海大道毗邻墙子河,隔壁就是法租界。东边早年为美租界,后来并入英租界后,长期得不到开发,地皮一直闲置着。前几年沙俄闹革命,大量沙俄贵族逃难至天津。英国先农公司和天主教会瞅准商机,在此地区开发兴建大片住宅和铺面,形成白俄人聚集的小白楼商品区。”

    “也就是说,如果我在那边买房子,邻居都是白俄人?”周赫煊问。

    中介笑道:“那些白俄贵族惯会享受,又不事生产,坐吃空山哪里能长久?这还没几年呢,一个个就把钱用光,穷得是叮当响。小白楼商品区里近半数的房子,如今都等待出售,你付了钱马上就能搬进去住。”

    周赫煊皱眉道:“听你这么说,那地方似乎有点偏?”

    中介连忙解释:“以前是比较偏僻,不过这两年繁华得多了。旁边有礼和洋行、先农公司、启新洋灰公司、基督教女青年会,保证安全便利。先农公司你知道吧?美国候选总统胡弗,都是先农公司的股东!”

    “先农公司不是英国企业吗?跟美国候选总统也能扯上关系?”周赫煊笑道。

    中介笑嘻嘻地说:“那我就不清楚了。”

    ……

    第二天早晨,周赫煊故意撇下廖雅泉,把张乐怡叫上一起去看房子。

    “这里的洋楼很贵吧,你钱够吗?”张乐怡家就是专门修别墅的,她知道里面的行情。

    “够的,我这两年写文章也赚到些稿费,”周赫煊指着那一片小白楼,有些装逼地说,“现在住的那几间租屋,实在有些太窄了。你要是喜欢,随便选两栋就是。”

    张乐怡惊道:“买两栋啊?”

    “挑吧,没事的。”周赫煊还想买几个临街铺面收租子。

    房屋中介在旁边赔笑道:“周先生真是豪气!你要是手里有余钱,我建议多买几栋。北伐军就要占领天津了,租界的洋人都有些害怕,最近房价一直在跌。”

    张乐怡挑来选去,最后选中一栋三层小白楼,楼上楼下总共18间房(不含卫生间),还附带有草坪和小花园。

    “这栋楼多少?”周赫煊问。

    中介笑道:“房主要价五万。”

    “太贵了,最多三万。”张乐怡张口就杀价四成。

    中介有些无语:“这位小姐,十年前你在这里买房子,三万能买两栋。但现在不一样了,周边的地皮都被开发出来,这片的房价自然跟着涨。”

    “我家就是专门修洋楼的,你别蒙我,”张乐怡摆出内行的架势,“你说个最低价吧。”

    中介咬牙道:“4万8,再低得跟房主商量。”

    张乐怡说:“那就把房主叫来!”

    当那个白俄贵族房主出现后,周赫煊终于见识到张乐怡的本事。

    张乐怡吃定了对方没钱想卖房,居然把5万元的房子砍成3万5,白俄房主签字的时候只想哭。

    周赫煊大乐,又花钱买下几间临街铺面,反正钱多,闲着也是闲着。

    还没等他们搬入新居,东北那边就传来消息张作霖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