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王梓钧

248【情敌】

    就在农矿部帮忙推广人力收割机时,常凯申、吴稚晖、张静江等人,也终于从北平回到南京国党即将召开五中全会。

    而此时此刻,虞洽卿也在上海开会。

    上海商界代表齐聚一堂,召开各行各业联席会议,筹划赴(南)京请愿活动。

    作为常凯申的北伐最大金主,以及铁杆支持者,虞洽卿这次要搞事,他在会议上说:“此行(赴京请愿)名为请愿,实为监督。当革命军来上海时,我们商界人士竭力协助。现在北伐胜利了,他们反而不顾商民的痛苦,这是违反最初的革命宗旨的……现在洋货税轻、国货重征、洋船保护、国轮擅扣。以前每车货物纳税30元,现在增加至900元。贷款利率各国最高六厘,日本低至四厘,中国起码是一分……国民政府以国民为主体,我等商民利益也需要保护,此次请愿代表越多越好!”

    这帮商人疯了,他们要跟常凯申硬刚。

    原因很多,主要可以归纳为两点:第一,以陈德征为急先锋的上海党部,正在肆无忌惮地对上海总商会下手;第二,国党吃相太难看,兔子急了也咬人,这帮商人属于狗急跳墙。

    就在北伐的最后两三个月,常凯申由于军费不足,居然玩敲诈勒索,强行逼迫以中国银行为首的金融界人士筹款。张君劢的四弟张公权,如今是中国银行的总裁,被筹措军费的事逼得彻夜难眠。

    上个月,常凯申这套敲诈玩法甚至搞到了北平。他强令北平某私营银行贷款,对方不同意,结果直接下令罚款十万元莫须有罪名。

    当初资本家们支持北伐,那是希望打倒横征暴敛的军阀,同时也想玩政治投资赚取更大回报。可常凯申回报他们的,却是要霸占上海总商会,贪得无厌地一次又一次敲诈钱财填补军费空缺。

    “阿德哥,祝你们马到成功!”宋子文抱拳笑道。

    “多谢吉言!”虞洽卿说。

    没错,背后支持并怂恿上海商人请愿的,正是常凯申的小舅子宋子文。

    说来很玄乎,常凯申的小舅子,怂恿常凯申最大的金主,在国党开五中全会的关键时刻闹事。

    这究竟什么情况?

    很简单,宋子文想要整顿政府财政和金融市场,必须获得江浙财团的支持。双方的利益诉求是一致的,从而联合起来,逼迫常凯申做出让步。

    你以为宋子文真心为国?

    呵呵,个人利益而已,他想真正的把国家财政大权掌握在自己手中。

    等再过十年,宋子文就会联合常凯申,利用币值改革等手段,把江浙财团的几大银行给霸占。

    金融家、大商人们,以为能够控制国民政府,结果却是被政府控制,最后落得一点发言权都没有。

    宋子文此时支持江浙财团和上海商人,甚至一点顾忌都没有。他居然和请愿团结伴而行,共同坐火车前往南京宋子文是去开五中全会的。

    周赫煊、张乐怡正好也是坐的这趟车。

    宋子文看到张乐怡的瞬间,脸色就阴沉下来。他很喜欢这个女人,不管是容貌姿色,还是思想谈吐都很对他胃口,而且张乐怡的父母也在撮合,这本就是板上钉钉的婚事。

    万万没想到,张乐怡居然离家出走了!

    张乐怡看到宋子文也颇为惊讶,但很快镇定下来,而且微笑着问候:“UnleSong,你好。”

    “你好,”宋子文勉强笑了笑,指着周赫煊问,“这位是?”

    张乐怡主动挽着周赫煊的手臂介绍:“这是我未婚夫周赫煊。煊哥,这是UnleSong,我父亲的朋友。”

    周赫煊贱贱地笑道:“宋部长你好。”

    宋子文终于知道是谁给自己“戴绿帽子”了,他强忍着郁闷和愤怒,和周赫煊握手说:“原来是周先生,久仰大名!”

    “彼此彼此。”周赫煊说。

    虞洽卿显然不知他们的矛盾,笑着赞赏道:“周先生可是位大发明家,他发明的人力收割机,真乃利国利民的好东西。”

    周赫煊谦虚道:“我就出出主意,具体的研发工作,都是北大科研部负责的。”

    “那也很了不起啊,发明创造嘛,最重要的就是有新想法。”虞洽卿对周赫煊的印象非常好。

    周赫煊笑道:“阿德哥的褒奖,我是受宠若惊啊。”

    虞洽卿嘿嘿笑道:“我最佩服的,还是周先生敢跟陈德征对着干,而且还逼迫姓陈的做出让步。”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从这个角度而言,周赫煊和虞洽卿绝对算朋友。

    陈德征已经怼了虞洽卿好几回,把虞洽卿气得不轻。当然,双方现在还没彻底撕破脸,等到年底才好看,那时虞洽卿恨不得把陈德征活活掐死。

    周赫煊说:“阿德哥才是真的让人佩服,白手起家闯出偌大的事业,而且还不忘为国为民。”

    “哪里哪里,”虞洽卿笑道,“我就是有几个臭钱而已,比不得周先生思想救国。”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互相吹捧,让宋子文气不打一处来。他终于忍不住问道:“周先生,你这次去南京有什么要事吗?”

    周赫煊道:“我是去庐山,跟乐怡的父母商量婚事的。”

    好嘛,不说还好,宋子文听了更加憋屈。

    宋子文是有情伤的,当年他苦恋盛七小姐,两人情投意合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庄夫人(盛母)也对宋子文印象极佳。

    于是乎,庄夫人派管家去打听宋子文的情况,管家回来禀报说:“宋家原是广东人,他父亲以前是教堂里拉琴的,给洋人跑腿儿才发迹。盛宫保的女儿,怎么能嫁给这样的人家?”

    门不当,户不对,婚事落空了。

    宋子文心里一直装着盛七小姐,以至于三十多岁了还没结婚。好不容易看上张乐怡,结果又遇到这种事情,你说宋子文有多愤怒?

    周赫煊心想:宋先生,你还是回去找盛七小姐吧。人家盛七小姐还等着你呢,都快30岁的老姑娘了,为了你一直没有出嫁。

    对盛七小姐而言,历史上的宋子文也是个负心汉:说好了事业有成回来娶我,结果整整等待十三年,等来的却是你跟别人结婚的消息。

    抵达南京后,周赫煊和张乐怡坐船而去。

    宋子文看着滔滔江水,突然想起曾经的恋人。

    离别那天,盛七小姐掏出一把金叶子,硬塞进穷困落魄的宋子文手中,她说:“我等你回来!”

    然而直到现在,宋子文都没回去。

    如今盛家正在闹着分家产,三位盛公子联合起来,排挤七小姐和八小姐。

    此事宋子文是知道的,历史上他已经有了新欢,因此让姐姐出面帮盛七小姐打官司。但现在嘛……

    或许,这次开完会就该回去了。

    两人的感情且不提,宋子文打算回去帮盛七小姐争家产。

    周赫煊无意当中,帮了凄苦的盛七小姐一个大忙,让她11年的苦等没有白费历史上等了15年,宋子文结婚两年后她才嫁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