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王梓钧

249【上门】

    九江自古为七省通衢,舟车要冲。

    第二次鸦片战争后,这里被划为通商口岸,洋人渐渐地多起来,工商业和贸易经济更加繁荣。张乐怡的父亲张谋之,就是靠结交洋人做买办起家,后来又帮洋人修房子成为大富豪。

    二人带着孙家兄弟,在九江太古码头下船,又坐着黄包车向南而行。

    行不多远,张乐怡就惊讶地对黄包车夫说:“咦,你走错路了。”

    “没错,是走这边,”车夫乐呵呵道,“龙开河上新修了一座大铁桥,现在过河可方便多了,不用走远路绕弯子。”

    那座大铁桥转眼就到了,张乐怡突然笑起来:“煊哥,我想到了,这座桥就是我大哥设计的。”

    “你大哥?”周赫煊稍感讶异。

    “是啊,我大哥和二哥都是剑桥毕业的高材生,”张乐怡得意地指着桥说,“去年我离开九江时,我大哥才刚把图纸画出来,没想到现在连桥都建好了。”

    周赫煊不知道的是,历史上张乐怡的二哥,此时正是九江市的市长,也是九江设市后的第一任市长。

    九江有名的大中路、双峰路,都是张家二哥做市长时,亲自主持设计并修建的。

    但由于张乐怡私奔跑路,张家并没有搭上宋子文的关系,导致张家二哥没像历史上那样做市长,仅仅只当了九江民政建设局的局长。

    车夫听到两人的对话,崇敬地说:“原来是张家小姐,今天我可遇到了贵人。”

    周赫煊调侃道:“乐怡,看来你们张家在九江很有名啊。”

    不等张乐怡回应,车夫就抢着说:“那可不,九江人谁不认识张老板?不说张老板,张家二公子也是大好人。双峰路那边,每到夏天长江水都会倒灌莲花池,莲花池里的水又漫到路上,下场暴雨就要内涝成灾。张二公子做了建设局长,当即拍板要改造双峰路,现在正忙着搬迁房屋呢,听说还要修什么下水道。”

    周赫煊听了这话,心头立即明了。

    旧城区市政改造!

    这可是赚钱的大买卖啊,张家就是搞房地产的。张二公子又是建设局长,肯定把工程承包给自己家,白花花的银子大把大把的赚。

    张家土豪不解释。

    在车夫絮絮叨叨的胡侃中,众人终于抵达目的地。

    庐山那边属于避暑别墅,张家真正的大宅位于九江甘棠湖畔。

    那是一栋三层西式建筑,占地面积很大,典型的花园洋房。不但如此,站在楼上还能饱览湖光山色,远比周赫煊在天津的小洋楼给力。

    一路上,张乐怡都在指着沿途建筑做介绍,什么生命活水医院大楼、美孚油库办公楼等等等等,全是咱张家负责修建的。

    到了甘棠湖畔,张乐怡又指着张家隔壁的花园洋房说:“那是金叔叔家。金叔叔和我爸爸是老朋友,他们家的长女,还是我妈妈帮忙抱养来的。”

    张乐怡口中的金叔叔,正是九江巨富金浩如。

    张谋之是修房子的,而金浩如则是卖建材的,两人都是学徒出身,在生意上颇多往来。

    如今金浩如已经创办华康商行,把江西航运公司和多家电厂的燃煤经销权掌握在手,还获得全国各地的名牌水泥、香烟、肥皂、面粉、日用电器的江西独家经营权,并涉足仓储、水电安装等领域。

    金、张两家合作颇为默契,比如现在,张家负责改造双峰路和大中路,而金家则帮忙在两条新路上招商设店,联手打造商业街。

    经过金家的洋房后,黄包车在张家门口停下。

    孙永浩跑去按门铃,很快里面就有人问:“谁呀?”

    张乐怡上前说:“七叔,是我!”

    “三小姐?”

    大铁门立即开启,走出个五六十岁的老者,喜滋滋地说:“三小姐,你可算回来了,夫人一直在念叨你。”

    张乐怡介绍说:“七叔,这是我未婚夫周赫煊。”

    周赫煊点头笑道:“七叔好。”

    “呃……姑爷好,”老者惊讶地看了周赫煊一眼,随即低声说道,“三小姐,你怎么能这样草率?提前打个招呼啊,老爷那里恐怕不好过关。”

    张乐怡问:“我爸在家吗?”

    老者说道:“老爷在外面谈生意,家里只有老夫人、四少爷、五少爷和小少爷,四小姐也放假回家了,五小姐在隔壁跟金家大小姐在玩。”

    张家的兄弟姊妹很多,男丁属于“远”字辈,分别叫“东、西、南、北、模、范”。女孩儿则叫“安、如、乐、德、满”,张乐怡在姐妹当中排行老三。

    听老者这么一说,张乐怡心情更加忐忑,带着周赫煊像做贼般进入大门。

    众人刚走到楼下客厅,突然蹦出个十四五岁的少女,惊喜道:“三姐,你终于回来……啊!!!!!”说着说着,少女似乎认出周赫煊,以高达9o分贝的声音尖叫,“周先生,周先生,你是周先生!”

    张乐怡笑着介绍说:“这是我四妹德怡。”

    “德怡你好,”周赫煊问道,“你认识我?”

    张德怡兴奋道:“我当然认识你。上次周先生在中西女中演讲的时候,我就坐在下面听。我本来还想找你要签名,可惜人太多,根本挤不过去。”

    张家的家风还是不错的,而且很重视教育。张家大哥、二哥都是剑桥毕业,三哥如今也在国外留学,至于张家的五个女人,今后个个都是大学毕业。

    这在重男轻女的民国,非常难能可贵。

    周赫煊让孙永振打开箱子,从里面取出一支金笔说:“德怡,初次见面,一点小礼物请收下。”

    “谢谢,”张德怡喜滋滋地接过金笔,“周先生,你上次讲得可真好。你说的那个‘四自美德’,都快变成中西女中的校训了……咦,不对!”

    张德怡似乎反应有点慢,她狐疑地看看姐姐,又看看周赫煊,终于反应过来道:“周先生,你该不会是我的未来姐夫吧?”

    周赫煊笑道:“还得二老同意才行。”

    “啊,太棒了,”张德怡欢呼雀跃,她兴奋地说,“等开学以后,我要告诉同学,周先生是我姐夫!”

    显然,用不着周赫煊多说什么,张家四小姐已经搞定。

    不过真正的困难在后头。

    “一个女孩子,大呼小叫的像什么?”张老夫人缓步下楼,教训女儿之后,又把目光投在周赫煊身上。

    “妈。”张乐怡紧张地喊。

    周赫煊上前敬礼道:“伯母好。”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