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王梓钧

263【北大校花】

    故宫。

    周赫煊把玩着白玉扳指,径直踏步往里走。

    “站住,”立即有工作人员大喊,“要参观先买票!”

    周赫煊笑道:“老兄,我是来找人的。”

    工作人员说:“少给我装蒜,想逃票的我见多了,就算你找人也得买票。”

    “好吧,多少钱一张?”周赫煊问。

    工作人员道:“最近涨价了,门票要5角。”

    周赫煊掏钱取票后问:“马衡马先生在哪边?”

    “你真是来找人的?”工作人员诧异地问。

    “你说呢?”周赫煊好笑道。

    工作人员连忙说:“那我让人带你进去,这皇宫很大,一不小心就迷路了。”

    上辈子,周赫煊游玩过故宫好几次,如今也算故地重游。不过这回可真新鲜,一切都是原汁原味的,看不到任何现代设施,只有走进某些屋内,才能发现安装有电灯。

    此时故宫博物院的院长虽是易培基,但正副院长都在南方,真正主持日常事务的,反而是故宫维持委员会的常委马衡。

    见到马衡时,这位先生正在整理文物条目。

    周赫煊抱拳笑道:“叔平先生,别来无恙啊!”

    马衡惊讶地抬头道:“周校长,你怎么来了?”

    周赫煊开玩笑说:“我来抓你回北大教书的,还不赶快跟我走!”

    “北大复课了?”马衡问。

    “就快了,”周赫煊拿出白玉扳指,笑道,“我这趟是来献宝的,你登记一下。”

    马衡接过扳指,瞟了眼沁色说:“这是陪葬品啊,而且是刚出土的。”

    周赫煊如实说道:“这个玉扳指,是孙殿英从乾隆手指上扒下来的。他拿来贿赂我,想让《大公报》不再报道盗墓之事。”

    “这个混蛋,尽干缺德事,”马衡骂了一句,才郑重地说,“先生见宝物而不动私心,马衡佩服。”

    “别佩服我,我是懒得沾上一身骚而已。”周赫煊笑言。

    这是真话,连孙殿英行贿常凯申九龙宝剑这种事,今后都要全部曝光出来。

    以孙殿英的大嘴巴,指不定哪天就会说:周赫煊啊,我送了他一个扳指,他当场就收下了。

    周赫煊现在有钱,几十万大洋在银行里存着,犯不着因为这点东西背污名。就算他要搞文物收藏,直接找孙殿英买就是,姓孙的正着急着销赃呢,价钱便宜得很。

    马衡立即带周赫煊去档案室,又找来两个同事做见证。他将玉扳指的情况详细写下,三人分别在档案表上签名盖手印,接着又让周赫煊签名,这才完成捐献程序。

    周赫煊感到非常满意,这帮人都是纯粹的文物保护者。等抗日战争爆发,也是他们费尽千辛万苦,将故宫的珍宝千里转运到大西南甚至有人为此而丧命。

    等他们将乾隆白玉扳指归档后,周赫煊才对马衡说:“叔平先生,明日北大复课,你愿意回去教书吗?”

    马衡想了想,为难道:“故宫这边现在由我负责,实在是有些忙。如果回去教书的话,一天最多只能上一堂课。”

    “一堂课也可以,”周赫煊感叹说,“实不相瞒,北大的学生代表多方奔走,现在也只说服20多位老师复课。好些老师见复课无望,都辞职去了别的学校。”

    “那明天我一定到!”马衡拍着胸脯保证。

    周赫煊留在故宫当中,一直等到马衡下班,才跟他结伴而行回北大。

    马衡还兼着北大教授职务,全家都住在北大附近的民房里,暂时还没搬到故宫那边。

    所以说北大穷呢,连学校宿舍都没几间,而且住宿条件极为恶劣。学生宿舍八个人一间房,冬天冷得不要不要,暖气自然是没有的,学生们要自己烧煤球炉子过冬。

    稍微有点钱的北大学生,都是在外面租房住。景山东街、沙滩一带的民房民居,你随便敲开哪个屋,开门的有一半都是北大学生,还有几个是北大老师。

    只有周赫煊这样的校长,才能在北大住单间。

    人家清华就不一样,高富帅啊,教授们住的是前清王府宅院。朱自清如果在北大教书,是肯定写不出《荷塘月色》的,最多写一篇《东街夜色》出来。

    北师大倒是很有趣,包吃包住,连饭钱都全免。而且吃得还不错,六菜一汤,教师、职员和学生在同一个食堂用餐,因此当时的北师大又被称为“吃饭大学”。

    李石曾强行把九所公立大学并校,却没有考虑过这些大学的具体情况不同。比如食宿条件迥异,比如学费相差甚远,并校之后该以谁为标准?

    北师大这种师范学校是免学费的,并校之后怎么办?难道师范专业不收费,北大这种非师范专业要收费吗?

    同一所大学,为什么待遇不同?

    如果都不收费,那就违反了教育法规,你让其他地方的学校和学生情何以堪?

    有时候搞改革,不仅要考虑大方向,这种小细节也必须兼顾,否则绝对无法成功。

    两人坐黄包车路过东街时,马衡说道:“周校长,去我家吃顿便饭吧。”

    “不了,我找一家餐馆即可。”周赫煊笑道。他今晚要住在北大,明天还有几十个记者要来,筹划准备着搞一桩大新闻。

    “走吧走吧,家里吃多方便。”马衡硬拉着周赫煊回家。

    让周赫煊无语的是,马衡居然把他拉到马裕藻家蹭饭……说好的回自己家吃呢!

    马衡共有10个子女,但此时都留在上海那边,他自己则在北平住租屋过单身汉生活。

    马衡的老丈人是超级有钱的,上海响当当的五金大王。因此马衡一生衣食无忧,有大量的空闲时间研究古董文物,被于右任赞誉为“金石第一人”。

    可惜婚姻有些不幸福,马衡的夫人早早沾染恶习,十几岁便开始打麻将、抽大烟,而且娇生惯养,脾气暴躁。马衡估计是跟老婆过不下去了,才常年待在北平不回去。

    “二哥,你看谁来了?”马衡笑着推门而入。

    屋内一个少女笑盈盈道:“原来是周先生!周先生你好,我叫马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