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王梓钧

279【震惊:女婿要上天!】

    法租界,贝当路,国际礼拜堂。

    这是上海最大的教堂之一,三年前落成,大堂可容纳7oo人。

    台下坐着徐志摩、胡适、梁实秋、徐悲鸿、张嘉铸、沈从文、6小曼等年轻朋友,还有张乐怡的亲戚朋友,以及她在上海读中学时的同学。

    上了年纪,或者比较有身份的宾客,都没有来教堂观礼。

    因为在西式基督教婚礼后,还要在饭店举办一场中式婚礼。这属于民国特色,既追求西方事务,又保留着传统风俗。比如去年常凯申和宋三小姐结婚时,就是先西式,后中式,面面俱到。

    周赫煊一身西装革履,在牧师的引导下进行宣誓:“我愿意张乐怡小姐成为我的妻子,从今以后互相拥有、互相扶持,无论是好是坏、富裕或贫穷、疾病还是健康,都彼此相爱、彼此珍惜,直到死亡才能将我们分开。”

    张乐怡低头甜笑,跟着宣誓道:“我愿意周赫煊先生成为我的丈夫,从今以后……直到死亡才能将我们分开。”

    “在主的见证下,我宣布,眼前的这对新人结为合法夫妻,”这个牧师就比较给力,不想订婚时那样繁琐,他微笑道,“现在,新郎可以吻你的新娘了!”

    “亲一个,亲一个!”

    “接吻,接吻!”

    “……”

    台下的年轻人不停起哄,其中张嘉铸喊得最大声。

    周赫煊将张乐怡搂在怀里,俯身吻住她的红唇,在尖叫和掌声中结束西式婚礼。

    随后,众人集体前往大华饭店,那边还有一场在等着。

    周赫煊换上大红色的马褂和男式襦裙,张乐怡则穿着红色旗袍外面套红袄,静坐在休息室里等待出场。

    临近傍晚,各路宾客开始6续赶来。

    张谋之亲自站在大门口迎接,他从九江带来老仆陈汉,则负责登记宾客姓名和收礼。

    只见一个模样寒酸的老头,带着他的小脚老婆过来。

    张谋之本来没当回事,却听《大公报》上海分社记者林则栋小声说:“这是大名鼎鼎的章太炎张先生,以及他的妻子汤国梨女士。”

    张谋之肃然起敬,连忙抱拳道:“感谢太炎先生携夫人,前来参加小婿、小女的婚礼。”

    “好说!”章太炎顺手扔了个礼盒在红绸桌子上。

    张家老仆陈汉,立即用毛笔写下“章太炎”字样的纸条,往那礼品盒上一贴。

    章太炎夫妇进去后,很快又有几个年轻人过来,林则栋介绍说:“这几位是著名画家徐悲鸿、汪亚尘、刘海粟,以及著名戏剧家唐槐秋先生。”

    张谋之只听说过徐悲鸿,他抱拳笑道:“感谢诸位先生,前来参加小婿、小女的婚礼。”

    几人连忙抱拳行礼,留下礼物结伴入内。

    突然又来个中年公子哥,大冬天还摇着把扇子。他直接把扇子扔礼桌上,说道:“我身上的钱用完了,这把扇子就当时新婚礼物吧。”

    张谋之心中鄙视不已,这尼玛来打秋风混吃混喝的啊。

    只听林则栋介绍道:“这位是袁世凯的公子、青帮大字辈人物袁克文。”

    袁世凯的公子?

    张谋之吃惊不已,连忙拜见:“感谢袁公子大驾光临!”

    袁克文都懒得看张谋之一眼,大摇大摆地往里走。

    张谋之正郁闷着呢,又听林则栋说:“这两位是南京政府农矿部长易培基先生,及其夫人。”

    “易部长您好,感谢易部长大驾光临!”张谋之姿态放得更低。

    “这两位是国学家王国维的公子王潜明先生及其夫人。”

    “这位是上海总商会会长虞洽卿先生。”

    “这位是商务印书馆大股东、总经理夏鹏先生。”

    “这位是《小说月报》总编叶圣陶先生。”

    “这位是《申报》老板史量才先生。”

    “这位是《良友画报》总编梁得所先生。”

    “这位是著名军事家蒋百里先生。”

    “这位是著名学生张君劢先生。”

    “这位是……”

    张谋之的脑袋已经开始晕了,他现自己大大低估了女婿的人脉。来的这些宾客当中,最差也是什么著名学者、著名画家、著名诗人。

    至于袁世凯的公子、《申报》老板、商务印书馆老板,还有易培基、虞洽卿这些政商界大人物的出现,更是完全出乎张谋之的预料。

    自己的那个女婿真是交游广阔啊!

    然而震撼还没结束,只听林则栋继续介绍道:“这三位是英国驻华公使杰里逊先生,英国皇家国际问题研究所主任汤因比先生,以及他的助理维罗妮卡女士。”

    什么英国皇家国际问题研究所,张谋之听都没听说过。但英国驻华公使他却知道,那可是大人物啊,居然也亲自来参加他女儿的婚礼,这让张谋之感觉面子十足。

    不仅是面子问题,张谋之属于买办出身,他已经在思考如何跟英国驻华公使搭上关系了。

    然而,让张谋之完全懵逼的是,法国驻华公使和美国驻华公使居然也相继到场我那女婿是要上天啊!

    其实今天的很多宾客,周赫煊只是象征性的出请柬,来不来纯看对方的心情。

    英国公使是跟汤因比结伴而来的,美国公使到场,是因为周赫煊在美国很有名气,而法国公使则是受法国驻天津领事的影响,对周赫煊颇感兴趣。

    周赫煊跟这三位,事实上连面都没见过。

    但别人不知道啊,一看三个国家的公使齐聚婚礼现场,都对周赫煊的影响力感到极为震惊。

    认识的,或不认识的大人物、名人们相继出现,到最后张谋之已经感到麻木。他觉得,就算是常凯申带着老婆现身,自己也不会太过激动了。

    可是

    林则栋突然说:“这两位是南京政府内政部长阎锡山先生,及其夫人徐竹青女士。”

    我草!

    张谋之浑身打了个激灵,脸部肌肉僵硬地笑道:“感谢阎部长和阎夫人大驾光临!”

    林奕手执钢笔问道:“请问贵客尊姓大名?”

    “”

    两人手执绸带连接的大红花,端端正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