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王梓钧

284【年鉴学派创始人】

    斯特拉斯堡市,隶属于阿尔萨斯大区,位于德国和法国边境。

    这里的历史变迁很复杂,它原本属于神圣罗马帝国,后来并入法国,接着又被德国占有,一战后又被法国抢回来。

    记性好的朋友,应该还对中学历史课本中的凡尔赛合约有印象,其中一个条款就是:德国把阿尔萨斯—洛林地区割让给法国。

    吕西安·费弗尔,此时就在斯特拉斯堡大学当教授。

    他最近正在筹备创办一本杂志,叫做《经济社会史年鉴》。我们以未来者的视角来看,这份杂志开创了年鉴学派,改变了世界史学界的面貌,为现代史学的展做出了卓越贡献。

    好吧,说起来很牛逼,但此时的吕西安·费弗尔还属于“非主流”。

    二十世纪2o年代的欧洲史学界,主流派别为“新史学”实证主义史学。

    这种史学流派兴起于19世纪后期,当时自然科学爆式进步,科学家们取得了一个又一个的重要成果。整个西方社会,都陷入对科学的无限崇拜当中,史学家们也不例外,

    于是乎,有人提议把自然科学的方法,运用到历史研究当中。通过各种心理分析,以及对事物之间有机联系的关注,用来揭示隐藏在历史活动背后的规律。

    说得更直白一点,就是把所有历史都分为“地理时间”、“社会时间”和“个人时间”三大要素。史学家们利用自然科学思维,总结出一套“科学公式”,研究历史的时候往“公式”里套即可。

    实证主义史学思想有其先进性,促使传统史料去伪存真,让历史研究更加严谨。但局限性同样很大,史学家们这么搞下去,导致史学朝着自然科学靠拢,忽视了历史研究的独特性。

    自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整个欧洲的思想界、史学界、文学界,都充斥着颓废、迷茫和反叛,从而酝酿出多种多样的新流派。

    质疑实证主义史学的声音越来越大,但暂时还无法将它推翻,吕西安·费弗尔就是反对者中的积极分子。

    “杂志稿件还没收齐吗?”马克·布洛赫走进办公室问。

    吕西安·费弗尔笑道:“还有一份在邮寄途中,可能最近几天就能收到。”

    马克·布洛赫苦恼地说:“我前后联系了五家出版社和行商,没人愿意帮忙行我们的杂志。”

    “很正常,”吕西安·费弗尔比喻道,“实证主义史学是风车,我们就像不自量力的唐吉坷德,很难得到主流群体的重视。”

    “那怎么办?”马克·布洛赫问。

    吕西安·费弗尔说:“去巴黎吧,我跟阿歇特出版社的小路易打过交道,或许他能帮忙行杂志。”

    等到周末,两人把杂志创刊号的内容编好,拿着粗糙印刷的样刊结伴前往巴黎。

    ……

    2o世纪2o年代,被西方世界称为“疯狂的2o年代”。

    特别是法国这边,一战的糟糕状况已经结束,经济在2o年代全面复苏,呈现出耀眼的繁荣景象。

    但战争带来的心灵创伤,却刻在每个人骨子里。于是有钱人尽情享乐,颇有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意味。而艺术家、思想家和文学家们,则各种反叛传统,创造出乱七八糟的新流派。

    穷人们也顾不上闹革命,虽然他们过得比以前还困难,但劫后余生让人更加珍惜生活。而且到2o年代末期,社会经济的全面复苏,也让底层人民稍稍有了点希望。

    这似乎是一个盛世!

    吕西安·费弗尔与马克·布洛赫两人,行走在巴黎街头,看着那车水马龙的繁荣景象,心情变得好了许多。

    由于阿歇特出版社在巴黎西郊,时间太晚赶不上,他们干脆在旅店住下。

    此刻已是半下午,费弗尔闲得无聊,于是提议去逛书店,布洛赫欣然同意。

    跟美国那边情况一样,2o年代的法国出版业也正处于繁荣时期,每年出版的图书数量接近2万种。

    由于是周末,逛书店的人特别多。

    费弗尔直奔文史类的书架,刚刚走近,便看到一整排新书:《大国崛起》、《枪炮、细菌与钢铁》、《菊与刀》、《神女》、《狗官》。

    整整五部,除了武侠小说外,周赫煊的作品几乎全在这里。

    法国佬玩得够嗨啊,完全不怕卖不掉!

    费弗尔对周赫煊印象深刻,他还把《大国崛起》的部分残篇,郑重推荐给自己的学生读过。

    一看到书脊上的作者名,费佛尔立即惊喜地取下。

    只见《大国崛起》的扉页上,有一篇《费加罗报》记者勒戈夫写的作者简介,甚至还配有周赫煊的半身照:周赫煊,中国人,1898年出生。童年时期流落东南亚,跟随美国传教士学习英文。少年时浪迹美国,在多所大学旁听。1916—1926年间,环游世界,出入各国图书馆、档案馆搜寻资料。现为中国高等学府北大的校长,以其卓越的史学和文学才华名震远东地区。

    “噢,上帝!他居然才岁,真是太年轻了。”费弗尔不由惊叹道。

    “怎么了?”布洛赫走过来问。

    费弗尔指着书架上那一排作品,笑道:“中国周的著作。”

    “写《大国崛起》那个中国周?”布洛赫惊喜地说。

    《大国崛起》的残篇早已流传欧洲,研究历史的学者或多或少都听说过。而这本书里表达出的治史观点,正好和费弗尔、布洛赫不谋而合。

    两人开创的年鉴学派,主张融合地理学、经济学、社会学、心理学、人类学和语言学等各种科学,将这些糅汇在一起研究历史。

    这不正是《大国崛起》的叙史方法吗?

    所以在几十年后,世界史学界普遍认为,在费弗尔和布洛赫开创年鉴学派之前,年鉴学派就已经有大成之作,即《大国崛起》。

    也因此,周赫煊被称为“年鉴学派先驱”、“年鉴学派奠基人”。

    但也有不同的观点,许多历史学家就认为,《大国崛起》并非年鉴学派著作,而是成熟的现代史学著作,那是完全越时代的作品。

    费弗尔和布洛赫只随便翻了几页,就各自抱着一套周赫煊作品去结账。

    费弗尔甚至决定修改杂志创刊号内容,加入一篇《大国崛起》的评论文章。他们创办杂志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推翻当下流行的实证主义史学,而周赫煊的《大国崛起》属于最强有力的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