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王梓钧

289【急电】

    一般而言,影响力越大的奖项,其评选的过程就越复杂,而且耗时旷日持久。龚古尔小说奖的评选历时半年,而诺贝尔文学奖的评选,则长达整整一年时间。

    去年九月份,诺贝尔委员会就向具有提名资格的机构或个人寄出了提名邀请信。美国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在收到候选人提名邀请信后,选择了周赫煊做为提名候选人,并联系美国出版商制作提名资料。

    今年一月底,提名候选人时间截止。

    诺贝尔委员会要花两个月时间,从数百个候选人提名当中,筛选出15—20人做为初步候选人,并把名单提交给瑞典文学院。

    接着,又要花一个月时间,从这15—20人当中,选出5名最终候选人出来。

    六月至八月份,瑞典文学院的成员,要花三个月时间,阅读5名最终候选人的全部作品,诺贝尔委员会还要准备单独的评选报告。

    到九月份,瑞典文学院成员开始讨论,评价比较候选人的优点和贡献。

    直至十月初,瑞典文学院成员开始投票表决,获奖者的得票必须超过半数才算有效。

    接着就是准备颁奖礼,到12月中旬才开始正式颁奖。

    周赫煊不仅不知道自己成为诺贝尔文学奖的数百名候选人之一,甚至连他的作品在法国引起轰动都不知道,消息从欧洲传到中国,至少也要一个月以上。

    由于张谋之想在上海发展,周赫煊只能带着老丈人去四处拜访。反正他只负责引荐,至于能攀上谁的关系,就要看张谋之自己的能力了。

    “陈管家,又停水了。”府上的佣人前来回报。

    “停水了就去找送水工啊,”老管家陈汉郁闷地说,“这上海真是的,连九江都不如,三天两头断自来水。”

    周赫煊正好跟老丈人一起从外面回来,听到管家的抱怨,他笑着解释说:“法租界自来水厂的工人正在闹罢工,估计一时半会儿解决不了,家里还是多备着饮水好。”

    “姑爷说的是,我这就去安排。”陈汉恭敬道。

    张谋之摇头说:“水厂工人提的要求也太不像话了,居然想涨一倍的工资,法国人怎么可能答应?”

    周赫煊解释道:“听说法租界水厂已经好几年没涨工资了,这些年物价又涨得厉害,北伐到现在银元更是连续贬值,涨一倍薪水也算合情合理。”

    不止他们在发牢骚,整个上海法租界都怨声载道。

    人可以三天不吃饭,但却不能三天不喝水,最近断水断得让人欲仙欲死。

    此事连上海市长都惊动了,派人苦劝协商无果,最后市长只能亲自登门拜访杜月笙,希望杜月笙能够出面解决。

    杜月笙因为前段时间的鸦片走私案,正和上海市长闹得很僵。此次他趁机摆谱,市政府出面联络好几次,又许下不少好处,杜月笙才终于答应帮忙。

    别看只是个帮会头子,但杜月笙在上海还真有手段,在他的联络沟通下,水厂工人罢工事件圆满解决。法租界水厂同意给工人涨75%的工资,但罢工期间的工资不承认支付,这些钱由杜月笙自己掏腰包垫付给工人。

    虽然花了些钱,但杜月笙好处占大了。此事办下来,法国人欠了他人情,上海市政府欠了他人情,水厂的工人也纷纷夸赞杜老板仁义。

    “贤婿,你说我在上海该做什么生意好?”张谋之还没有确定发展项目,他说,“我的老本行是做买办和房产,但这两个行业,在上海的竞争太激烈了。咱们初来乍到,根本争不过别人啊。”

    周赫煊笑道:“爸爸,你相信我吗?”

    “当然信!”张谋之连忙说。他现在深知女婿的厉害,连阎锡山阎部长都要上门问计,虞洽卿、徐申如这种商界名流也对女婿青睐有加,没点能耐是不可能的。

    周赫煊说:“现在什么都别做,再等几个月去美国发财。”

    “美国?”张谋之惊讶道。

    周赫煊解释道:“据我推测,美国很快就要爆发经济危机了,到时候不管是买空做金融,还是买设备和人员建厂,都是一本万利的生意。”

    “真的?”张谋之将信将疑。

    周赫煊笑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张谋之皱眉苦思,良久之后才说:“那我就再等几个月,到时候一起去美国看看。”

    翁婿俩相处得还算比较愉快,周赫煊把“魅蔻”内衣的江西独家代理权,也交给了张家来运作。如今虽然山寨内衣很多,但“魅蔻”却是牌子货,上层名流女眷们只认“先生内衣”。

    由于政府保护专利不作为,周赫煊跟徐申如、张嘉铸商量后,已经决定改变经营策略。“魅蔻”今后只做中高档内衣,把低端市场让出来给那些杂牌子去争。

    周赫煊也想发明其他的赚钱玩意儿,可绞尽脑汁都想不出来该做什么。味精早就被日本人发明了,丝袜虽然很赚钱,但技术太过复杂,没有石油化工基础的中国搞不出来。

    这年头,越是利润高的独家发明,其风险性就越大。

    像云南白药的创始人曲焕章,就是被民国政府给活活逼死的。抗战爆发后,政府号召商人捐款,曲焕章认捐一架飞机都没用,非要他捐30万才行。曲焕章根本拿不出这么多现金,于是被关押起来。

    就在这时,中央国医馆馆长焦易堂向他发出邀请,让曲焕章去国医馆做事。曲焕章以为遇到救星,连忙跑去重庆,结果却被要求交出云南白药药方,由焦易堂私人控股的中华制药厂进行生产。

    这明显就是精心设下的局,只为霸占云南白药药方。曲焕章拒不答应,结果遭到软禁,最终绝食而死。

    要知道,曲焕章经营商场、官场30多年,也是认识许多大人物的,根本不缺政治保护伞。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谁让他手里有宝贝呢,被人盯上了只有死路一条。

    想清楚这个,周赫煊立刻就没兴趣搞独家发明了。

    翁婿两人在聊商场之事时,佣人突然拿着电报纸进来说:“姑爷,北平急电!”

    电报纸上只有八个字:协和医院,任公病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