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王梓钧

299【战火再起】

    所谓的国术馆,其实有些类似于后世的武校。

    就拿天津县国术馆来说,设有三年毕业的普通班,半年毕业的成班,还有自选课程的简易班,每种班类的学费都不一样。

    刚刚开馆这天,只有两个学生报名。等李县长、曾局长等人离开后,整个国术馆显得极为冷清。

    一堆老师大眼瞪小眼,完全找不到事做,只能各自练拳耍刀枪棍棒。

    周赫煊感觉很有意思,站在旁边看老师教那两个学生练拳,结果让他大失所望。老师甚至连套路都没教,啰里吧嗦说了一堆拳术传承和功法理论,然后就让学生站桩。

    世人熟悉的马步,就是桩法的其中一种。

    眼下两个学生,练的则是形意拳三体式,并非如马步那般一动不动,属于活桩。

    周赫煊好奇地问薛颠:“练桩有什么用?”

    “桩法是基本功,用处很多,”薛颠解释道,“比如活动关节筋骨,协调肌肉脉络,熟悉力方式。最重要的作用,就是让练习者站得更稳,不易摔倒。不管是在战场上,还是行走江湖,真正生死相搏的时候,一旦摔倒就只能等死。”

    “原来是这样。”周赫煊点头微笑。

    后世的mma擂台上,巴西柔术曾一度称霸世界。但那也只是擂台而已,真正在战场或者街头格斗,想躺到地面上制敌纯属找死。

    周赫煊让孙家兄弟出场,陪国术馆的两个教练过过手,然后请薛颠点评。

    薛颠皱眉说:“周先生,你这两个护卫,似乎所学不成体系。形意拳当中又带着八卦步,还掺杂着各种野路子。”

    孙永振汗颜道:“额们是偷学的武艺,师父只教了些套路和桩法,剩下的全靠自己琢磨。至于那些野招式,是每次打完架后,额自己瞎想出来的。”

    “那你也算奇才了,”薛颠惊讶道,“就去年的全国武术大赛来说,你打进预赛是完全没问题的。如果挥得好,说不定还能拿到个中等评价。至于优等评价,你想都别想,因为你的招法漏洞太多,遇到真正的高手就会抓瞎。以后就跟着我练吧,先把你的基础补齐。”

    “谢师叔!”孙永振拉着弟弟跪下磕头。

    薛颠装逼无比的负手而立,然后咳嗽道:“起来吧,去报名交学费。”

    周赫煊狂汗,武术大师也要吃饭啊。

    说起来,如今天津武术界的扛把子,当属“形意八卦”的创始人张占魁。

    这门拳法融合了形意拳和八卦掌的优点,打起来以凶悍霸道闻名,门下弟子屡屡在各种大赛中取得好成绩。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赵道新,今年底的浙江武术大赛上,赵道新荣获第十三名的好成绩。而那时他仅仅21岁,拜在张占魁门下只学了几个月。

    这位可真属于新人啊,以前根本没练过武的。可见所谓传统武术需要长年修炼才能出功夫,都特么是扯淡。

    正因为门下弟子众多且牛逼,所以从拳术名家到江湖艺人,但凡想在天津搞武术活动,都必须经过张占魁的允许,被人称之为“赛天霸”。

    张占魁如今年事已高,属于德高望重的老爷子。但他却破天荒的跟薛颠拜把子结义,要知道薛颠才4o岁出头啊,足以说明薛颠并非浪得虚名。

    再过些年,张占魁因患食道癌晚景凄凉,薛颠每个月拿出自己一半的收入去接济义兄。可见这人虽然狂妄爱装逼,但还是很讲义气的。

    孙永振就这么隔三差五地跑来国术馆,跟在薛颠身边学武,回到家里连吃饭时都在站桩,简直已经痴狂了。

    孙永浩刚好相反,他更喜欢练枪,不管是手枪还是步枪都玩得转。这家伙还迷上了开车,每次出门都央求着司机让他开,就算没机会开车,也坐在副驾驶位过干瘾。

    天津县国术馆那边,周赫煊就去过一次,他可没兴趣学武练拳。

    孟小冬就快足月生产了,周赫煊最近整天都在家陪着,没事练练书法、写写文章,周五再去清华大学上一堂课,日子过得倒也潇洒自在。

    说起清华,校长罗家伦如今也遇到麻烦。

    清华大学虽然已经改为国立学府,但还得靠美国庚款提供教育经费,有资格经手款项的一些洋人和华人被任命为校董。而罗家伦经过调查,现庚款基金存在账目亏空,几十万大洋不知去向。

    罗家伦虽没有朱湘那么极端,但也有些愤青属性。他不但要求彻查贪污,且还要搞教务改革,从制度上来杜绝贪污现象。

    清华大学董事会成员坚决反对,这要是真改革了,他们以后上哪儿弄钱去?

    于是乎,校董们串联对罗家伦不满的师生,起声讨校长的运动,把罗家伦逼得提出辞职。

    钱啊,只要沾上钱,就没几个人能保持清白之身。

    那些校董一个个德高望重,深受师生们敬佩,可谁又能料到,他们暗中贪污学校经费呢?

    北方还算安宁,可南方已经战火再起。

    就在天津国术馆成立的前几天,蒋桂战争正式爆,随后的仗打得非常滑稽。

    先是桂系将领何键宣布拥护常凯申,接着李明瑞和杨腾辉又阵前倒戈。战争只爆了几天,李宗仁、白崇禧手下的三位大将,便已经被常凯申用钱买通,还打个屁啊!

    开战仅一个星期时间,李宗仁、白崇禧就放弃武汉,朝鄂西方向败逃。

    面对如此形式,北边的冯玉祥有些懵逼说好的一起反蒋呢,老子这边还没开打,你们咋就已经崩盘了?

    与此同时,胡适和陈德征两人,终于在上海开始互怼了。

    胡适这次异常愤怒,因为陈德征积极为国党独裁张目,触犯了他心中的自由理念。胡适连续表数篇文章,甚至公开质疑孙中山的理论,遭到国党御用文人的疯狂攻击。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除了徐志摩他们的《新月》杂志,再没有报刊敢登载胡适的文章。周赫煊的《大公报》也不敢,一旦刊登出来,必然遭到查禁。

    就在孟小冬即将生孩子时,法国那边的消息终于传回亚洲。不仅是中国,就连日本、菲律宾、越南、新加坡等地,都知道周先生的作品在欧洲引起轰动,甚至西贡总督都在拜读《大国崛起》和《枪炮》等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