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王梓钧

303【偶遇】

    转眼女儿即将满月,周赫煊足足想了十多个名字,但都觉得不甚满意。

    无奈之下,周赫煊只能找帮手。比如王国维、陈寅恪等国学大师,就是极好的取名人选,他们取的名字既有内涵又有逼格。

    又是一个星期五,周赫煊坐着火车前往清华教书,顺道拜访几位大师。

    司机开车将周赫煊和孙家兄弟送到车站,三人刚刚下车,便看到一辆黄包车飞奔而来。

    鲁迅提着个大箱子,在初夏的微风中点燃香烟,然后独自拎箱步入火车站。

    长衫、平头、一字胡,外貌特征鲜明。

    周赫煊一眼就在人群中认出鲁迅,他笑着走过去打招呼道:“周先生你好!”

    “你是?”鲁迅诧异地回头。

    “我也姓周,我叫周赫煊。”周赫煊笑道。

    鲁迅颇有些惊喜,握手道:“久仰大名,幸会。”

    周赫煊问:“周先生这是要去北平?”

    鲁迅点头道:“老母身体有恙,我过来探望一下。”

    鲁迅离开北平以后,一直在掏钱供养母亲和发妻,这些账单后来还被研究者公布出来。

    仅在四月份,鲁迅母亲的药费支出就有六次,还买了好几只老母鸡(炖鸡汤),可见身体健康状况不容乐观。

    鲁迅吓得连忙北上,不仅是给母亲探病,还要把许广平怀孕的消息告知,利用此事来给母亲冲冲喜。

    孙永浩帮着去买火车票,顺便把鲁迅那份也买了。

    鲁迅并未推辞,站在候车室等待时说:“你那本《枪炮、细菌与钢铁》的最后一章,究竟想表达什么?”

    “个人见解而已。”周赫煊笑道。

    鲁迅直接问道:“你是支持常凯申独裁统治的?”

    “你觉得呢?”周赫煊反问道。

    “似乎又不太像。”鲁迅皱眉道。

    周赫煊毫不掩饰地说:“我对常凯申的评价只有八个字:独裁无能,民主无量。这样的人,统治一省绰绰有余,想要治理整个中国,他还没那个能力。”

    “独裁无能,民主无量……”鲁迅细细琢磨着这句话。

    周赫煊笑道:“看常凯申最近两年的做法,就知道他想跟意大利的墨索里尼一样搞独裁统治。但很可惜,他连国党都无法完全控制,更别提各地的军阀。他的惯用伎俩,无非是暗杀、收买、拉帮结派、携公徇私,比起国家领袖,他更像是帮会头子。这样的人,我怎么可能支持他?”

    鲁迅比较认可周赫煊的这番评价,他疑惑道:“那你怎么在书中说,中国应该一党专政、党内民主?”

    周赫煊苦笑道:“不管你是否同意,但常凯申是如今最有能力让中国统一的人,即便是名义上的统一。有了统一的中国政府,才能有效的实行国际外交,让中国的国际地位正常化。比如收回海关、租界和领事裁判权。也只有统一的中国政府,才能对内实行各领域改革,颁布完善的法律条令,发展国家经济和工农商业。常凯申是不可能搞多党制的,只能寄希望于党内民主了。”

    周赫煊没法拿后世的中国来做解释,只能着眼于眼前形式。

    “这样的统一,不要也罢!”鲁迅听了显然有些生气。他无比憎恶常凯申,因为他有几个好朋友,就丧生在常凯申清党的屠刀下。

    周赫煊摇头说:“当有外敌入侵,中国陷入生死存亡之际,拥有统一的政府难能可贵。即便这个政府腐败无能,但至少能够凝聚人心,号召中国人进行抵抗。”

    “外敌?”鲁迅想起周赫煊的《菊与刀》,“你真的认为,日本人敢帽世界之大不韪,对中国悍然发起入侵?”

    周赫煊笑道:“日本在满蒙权益的基础,是所谓关东州的租借地,也即中国的旅顺和大连。这些是从俄国人手里接收的,公文上只有25年的短租期。在1934年租界地到期之前,日本人要么退出东北,要么入侵中国,没有第三种可能。以周先生对日本人的了解,你觉得他们会如何选择?”

    鲁迅抽着烟,默然无语。

    他还是首次听说,日本占领的旅顺和大连是有租期的,而且只有五年就到期了。

    鲁迅有很多日本朋友,对日本了解非常深刻。在他看来,日本不可能放弃既得利益,必然会在1934年以前,对中国东北采取武力入侵手段。

    一路无话,鲁迅在火车上疯狂抽烟,烟雾缭绕把旁边人熏得够呛。

    直至抵达北平车站,鲁迅才对周赫煊说:“或许,东北事务能够通过外交手段解决,并不一定要诉诸战争。”

    周赫煊感慨道:“中国马上就要打内战了,这场内战,或许就是日本入侵东北的契机。如果奉军入关,关东军正好趁虚而入,就算奉军不入关,关东军多半也会进攻,只不过时间早晚而已。”

    “你太武断了,未来的事,谁又能料得准?”鲁迅还是心存侥幸,他不敢想象中日爆发战争的可怕后果。

    “拭目以待吧。”周赫煊懒得再说。

    几人离开车站,立在马路边上等黄包车,结果等了好半天也见不到影子。

    周赫煊找路人打听,才知道北平的黄包车夫正在闹罢工。

    自从北伐胜利、迁都南京后,北平便迅速衰败下来,可说是百业凋零。不到两年时间,北平的店铺倒闭1500多家,市面上一片萧条。

    黄包车夫外有电车竞争,内有车行剥削,再加上大环境萧条,已经快无法度日了。他们只能联合起来搞罢工,希望车行降低份子钱,否则根本不能养活家人。

    此时北平那帮当官的,根本就没想过,也没有能力把北平发展好。

    因为情况太过复杂!

    北平名义上是阎锡山的地盘,但市长却是冯玉祥的人,阎锡山只任命了公安局长。另有社会局长和卫生局长,分别由常凯申两口子推荐任用。土地局长是白崇禧的人,公用局长是国党元老派的人,财政局长以前是冯玉祥的军需处长……

    可以说,小小的北平市政府,就是当今民国混乱政局的缩影。

    市长何其巩倒想有所作为,但他已经被架空,前几天刚刚称病不再上班。

    顺便一提,李石曾每个月30万元的教育经费也被断了。

    当初阎锡山挪用天津关税和盐税银子,以北平市政府财政的名义发放教育款。可就在一个月以前,南京政府和洋人达成协议,硬生生地把天津海关和长芦盐署抢到手。

    阎锡山失去一大财源后,哪还愿意做赔本买卖?郁闷之下便断掉了北平大学区的教育经费。

    李石曾又没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