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王梓钧

309【三只狐狸】

    6月22日,北大学生突然通电全国,宣布自行恢复北大校名。

    南北教育界莫名惊诧,但政府官方却出奇的沉默,居然没有站出来斥责这种无视政府的行为。

    6月23日,李石曾南下路过天津,顺道至三乐堂拜访周赫煊。这位老先生面容憔悴,眼睛里尽是血丝,整个人状态都非常萎靡。

    周赫煊亲自为他倒茶,问道:“石曾先生这是要回南京?”

    “嗯,”李石曾点点头,说道,“去南京讨要筹建北平研究院的经费。”

    李石曾绝口不提北平大学区和国立九校,显然是承认自己的教改彻底失败,他以后的精力,估计都会放在北平研究院吧。

    不管李石曾在教改过程中犯了多少错误,但他的为人还是值得敬佩的。

    没有李石曾和蔡元培等人,积极推动留法勤工俭学运动,中国就会失去一大批留法高材生,包括我党的几位开国伟人。没有李石曾组建北平研究院,并通过自己在法国教育界的关系,积极筹划设立原子研究所,新中国制造原子弹或许就更加困难。

    李石曾这趟来找周赫煊,也是为了公事,他问道:“年底我可能要去一趟法国,不知明诚是否愿意同行?”

    “去法国做什么?”周赫煊问。

    李石曾说:“我在法国巴斯德学院还有点人脉,打算联系对方展开学术合作。巴斯德学院在生物领域很有成就,对我们即将设立的生物研究所大有帮助。至于史学研究所,就需要明诚帮忙了,你在法国历史学界影响力巨大。希望能说服一两个法国历史学术结构,或者一些历史权威专家进行合作交流。”

    巴斯德学院非常牛逼,开创了微生物生理学,发现了狂犬病疫苗,发明了“巴氏消毒法”,在治理鼠疫、黄热病等研究中也做出了杰出贡献。至周赫煊穿越前,这个研究机构先后有8位科学家,获得了诺贝尔医学奖。

    戴高乐将军曾说:“在法国有三样东西千万不要去动,即法兰西学院、巴斯德学院和埃菲尔铁塔。”

    后世的中科院,能在生物研究领域跻身世界顶尖水平,就是北平研究院与巴斯德研究院的合作中打下的基础。

    严格说来,李石曾的积极奔走,对未来中国学术界影响巨大,只是鲜为人知而已。

    周赫煊仔细思考道:“我大概在八月份的时候,会去一趟美国,至少要十一月份才离开。到时直接横渡大西洋去欧洲,我们在法国汇合吧。”

    “那此事就拜托明诚了,告辞!”李石曾起身与周赫煊握手道。

    周赫煊问:“石曾先生这就要走?”

    李石曾苦笑:“中午12点的船票,我还得赶去南京要钱。”

    “我派车送送你吧。”周赫煊感慨地说。

    李石曾是真想做事,可惜掣肘太多,最大的问题是要不到钱。

    蔡元培就要圆滑识趣得多,抱上了常凯申的大腿。两人一起筹建研究院,结果蔡元培的中央研究院已经建成,李石曾的北平研究院却连资金都没着落。

    周赫煊亲自把李石曾送到码头,这才摇头叹息着返回。

    北平的局势太过复杂,国内所有派系势力互相倾轧。以李石曾的天真性情,他一头扎进北平这个大酱缸,成事的难度可想而知,能办好北平研究院已经极为难得了。

    周赫煊在码头送走李石曾,第二天又送走朱湘,这位愤青老兄终于去美国留学了,不知道能不能顺利完成学业。

    南北的局势也在不断恶化中,冯玉祥和常凯申上个月便已经开战。

    冯玉祥自任西北路权党救**总司令,号召各地军阀一起反蒋。然而根本没人理会他,就连他自己的属下韩复榘、石友三也跳反了,公开打出旗号支持中央(常凯申)。

    这跟之前的蒋桂大战如出一辙,两边刚刚开战,常凯申便把敌方大将收买反水。

    冯玉祥也算自作自受,西北军是在一个团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所有将领都是冯玉祥的老部下。他治军带着强烈的家长作风,部下都已经做省主席、省督军了,冯玉祥还动辄当众斥骂,跟教训儿子、孙子一样。

    有时候冯玉祥脾气来了,甚至一巴掌扇过去,这换谁能够忍受?

    再加上西北军很穷,好多时候发不起军饷。常凯申的银票递过去,自然会有人愿意被收买,偏偏冯玉祥还认为手下将领个个对他赤胆忠心。

    韩复榘、石友三临阵反水后,冯玉祥立即懵逼,心知单靠自己干不过常凯申。他连续给阎锡山、张学良发了好几封电报,结果都没得到确切答复。

    无奈之下,冯玉祥只得亲自跑去山西,找阎锡山商量反蒋大事,并愿意奉阎锡山为“带头大哥”。

    阎锡山到此时还想着做生意,好酒好菜地招待冯玉祥,实际上却是变相软禁。他居然以此为筹码,跟常凯申展开隔空谈判,妄图和平解决战事,并从中捞取好处。

    常凯申一看冯玉祥被控制,立即亲自到北平,并派吴稚晖、赵戴文、孔祥熙带亲笔信去太原,邀请阎锡山来北平商讨西北军善后事宜。

    李石曾离开天津的第七天,常凯申、阎锡山二人在北平正式会晤。

    经过讨价还价,常凯申任命阎锡山为海陆空军副总司令,相当于此时中国的第二把交椅。阎锡山为此沾沾自喜,觉得占了大便宜,拍胸脯保证会解决西北军问题。

    阎锡山不但把冯玉祥给卖了,而且还不想丢名声,对外宣称是为了国家和平,并非是卖友求荣。他还通电全国,希望冯玉祥能够谅解,不要因此事而责怪他。

    冯玉祥看到电报的时候,估计气得想吐血吧。

    阎锡山做戏做全套,为了彰显自己一心为公。他称病辞职,并召集部下开会,说要跟冯玉祥一起出国留洋,无比为难地说:“牺牲前约,自古所难。然使有裨于国家,无背信意,山非拘泥,亦不必争此小节。”

    说得多好听啊,我是为了国家,才不拘泥于小节,做出背信弃义的事情来。

    冯玉祥虽然被软禁,但为了不彻底激怒西北军将领,阎锡山允许他可以对外通电报。

    冯玉祥也是只千年老狐狸,他不动声色的好吃好喝着,却密令手下投靠常凯申,表示西北军愿意接受中央改编,顺便还找常凯申要了一大笔军饷。

    常凯申一看西北军服软,认为各个击破的计划已经实现,于是决定召开第二次编遣会议,把矛头对准了刚刚还哥俩好的阎锡山。

    阎锡山阴沟里翻船,感觉这笔买卖亏大发了,于是又调转头来联合冯玉祥。冯玉祥正有此意,两人一拍即合,终于捐弃前嫌,合作反蒋。

    现在轮到常凯申头疼了,如果他见好就收,是能够成功解决西北军的,现在却是不打仗都不行。

    这帮兵头子,都是一肚子坏水儿啊,从没考虑过国家利益。

    破防盗完美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