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王梓钧

320【五洲洪门】

    美国的股灾还未结束,可怕的连锁反应已经开始发生了。

    当周赫煊、张谋之离开纽约,准备前往旧金山的时候,这座城市的每家银行门口都排着取款长队。疯狂的挤兑潮,导致大量中小型银行倒闭,就连一些大银行都周转困难。

    银行的接连倒闭,又导致许多工厂破产关门,接着是工人失业,美国百姓普遍陷入贫困当中。国民消费能力锐减,致使工农业品更加卖不出去,资本家和农场主大量销毁“过剩”产品。

    恐怖的大萧条时代来临……

    纽约开始流行一首儿歌:梅隆拉响汽笛,胡佛敲起丧钟。华尔街发出信号,美国往地狱里冲!

    麦克这个家伙还是很有能力的,居然趁机发“国难财”。他把出版社的一半现金,全部用于报纸宣传,纽约各大报纸纷纷刊登出大标题:《大国崛起》预测成功,美国正面临一场前所未有的经济危机!

    经此一提醒,美国人终于回想起来,周赫煊早在两三年前,就写书预言了美国的大股灾,以及股灾带来的更严重后果。

    甚至,周赫煊连股灾的大致时间,都预测得非常准确。

    《华尔街日报》还在死鸭子嘴硬,说股灾的影响只是暂时的,美国经济很快就能恢复,周赫煊说的大萧条纯属危言耸听。

    《纽约时报》却对周赫煊的预言表示惊叹:“虽然情况让人难以接受,但毋庸置疑,周赫煊先生在著作中对于大萧条的预言,很有可能真实发生。这位来自远东的学者,就像一个拥有超能力的占卜师,提前揭示了即将降临在美国的灾难。”

    到后来,甚至都不用麦克再出钱联系报纸了,全美各地的诸多报纸自发地进行报道,甚至有人称周赫煊为“远东巫师”、“魔鬼预言者”。

    然后让人啼笑皆非的一幕出现了

    就在整个美国图书市场萎靡不振时,周赫煊的《大国崛起》逆势狂卖。甚至有破产的街头流浪者,饿着肚子买书来读,只想知道自己是如何沦落到今天的下场。

    11月3日,《大国崛起》在美国卖出8000册;11月4日,《大国崛起》的单日销量突破1万;11月5日,《大国崛起》日销量飙升至3万……直到元旦节来临前,《大国崛起》在美国的月销量达到恐怖的32万册。

    如果说,在股灾降临前,梅兰芳是最受美国百姓追捧的中国人。那么,现在一提起中国,美国人首先想到的就是周赫煊。

    短短几天时间内,周赫煊已经在美国家喻户晓。以至于有些愚夫愚妇道听途说,认为是周赫煊带来了这场股灾,把周赫煊的名字当成魔鬼来吓唬小孩儿。

    当得知周赫煊此时就在美国,包括哈弗大学、普林斯顿大学、耶鲁大学、斯坦福大学在内的诸多学校,纷纷发来讲学邀请函,还有几所大学直接请他去做名誉教授的。

    旧金山,唐人街。

    当周赫煊坐着洪门派来的小轿车,从火车站抵达这里时,五洲洪门的龙头老大司徒美堂,亲自拄着拐杖带人迎接。

    超过3000名华人守在街道两旁,想要目睹周赫煊这个预测了股灾的大学者。不仅美国当地报纸派记者来拍照采访,就连一些美国白人,也好奇地跑来见识周赫煊长啥模样。

    张谋之看着街上的盛况,不禁感叹道:“就算是中山先生来旧金山,恐怕也就这个排场了。”

    汽车停稳,周赫煊还没动手,已经有洪门弟子跑来拉开车门。

    周赫煊抬步下车,只见一个胡子花白的老者迎面而来,他立即抱拳说:“司徒老先生太热情了,使不得!”

    “使得,使得,”司徒美堂哈哈笑道,“周先生可是为中国人长脸了,现在谁喊敢说中国人笨?咱们的大学者连股灾都能提前预测。就在前几天,还有个鬼佬问我,想知道中国是不是有神秘的占卜巫术。哈哈哈哈哈!”

    周赫煊跟着笑道:“老先生可以向他推荐《易经》。”

    “你还别说,咱唐人街上算命的,这些日子的生意倒是好了许多。”司徒美堂乐道。

    周赫煊说:“那我也算是为在美国的同胞贡献力量了。”

    两人寒暄几句,司徒美堂伸手引路道:“周先生,请!”

    “不敢当,您走前面。”周赫煊连忙推辞。

    司徒美堂没有再扭捏,而是执着周赫煊的手,并排朝里面的大堂走。

    一个美国白人突然冲上来,对拦住他的洪门弟子说:“我是《旧金山纪事报》的记者,想要采访周先生,麻烦让我进去!”

    司徒美堂皱了皱眉,回头吩咐:“放他进来吧。”

    众人进入洪门大堂,等诸位坐定后,司徒美堂亲自为周赫煊做介绍:“周先生,这位是芝加哥安良堂香主阮本万。”

    周赫煊立即抱拳问候:“阮香主好!”

    “周先生,有礼了。”阮本万抱拳回礼。

    司徒美堂又介绍:“这位是纽约安良堂香主李圣策。”

    “李香主好!”

    “周先生好。”

    “这位是……”

    司徒美堂陆陆续续介绍了20多人,让周赫煊惊讶的是,除了洪门的副龙头有事未归外,整个美国洪门各堂的香主居然都到齐了。另外,还有一些洪门元帅、总管、护堂、红棍、纸扇,也纷纷上前与周赫煊见礼。

    周赫煊感慨道:“司徒先生,赫煊何德何能,能让洪门兄弟如此劳师动众。”

    “哈哈哈,”司徒美堂笑着摆手,“无妨的,就算我不说,大家也想来见识见识,大学者周先生到底是不是三头六臂。”

    周赫煊看了眼那个白人,问道:“这位记者先生……”

    司徒美堂直接对记者说:“你先采访吧,结束之后请离开,我们还有要事商议。”

    那白人记者头脑发热闯进来,现在已经有些后悔了,他是进了帮会窝子啊!万一这些黑(和谐)帮分子不高兴,顺手给他几颗子弹,那可就倒大霉了。

    白人记者战战兢兢地对周赫煊说:“周先生你好,我是《旧金山纪事报》的记者杰森·康纳,很高兴能够采访到你。”

    “康纳先生你好,有什么问题请讲吧。”周赫煊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