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民国之文豪崛起 王梓钧

321【新服】

    杰森·康纳问:“你为什么能够准确预测到股灾发生?”

    周赫煊笑道:“这个问题,你可以去买一本《大国崛起》,应该能找到答案。”

    “那么换一个问法,你为什么预言股灾会带来经济危机,而且是世界性的经济危机?”杰森·康纳说。

    “关于这点,我在《大国崛起》中也有阐述。既然你现在问起,那我就说得明白些吧,”周赫煊说,“事实上,经济危机在去年就有征兆了,美国早就处于产业萧条状态。”

    杰森·康纳惊讶道:“为什么这样说?股灾之前,美国经济一直很繁荣啊。”

    “那只是虚假繁荣,”周赫煊笑道,“我们先来陈述一些事实,因为苏联大肆贱卖木材,美国的去年木材价格大跌。而在今年,加拿大的小麦生产过量,导致美国政府强迫压低国内所有谷物类农产品的价格。这两个例子并非特例,近几年来美国农产品的价格一直在下降。这说明什么?说明美国的农产品供过于求,不好卖了。”

    杰森·康纳仔细想想,点头道:“确实是这样。这几年的食品价格也在降低,但我觉得这是件好事,食物便宜了,就连街头流浪汉都能吃饱饭。”

    周赫煊笑了笑,没有反驳对方的观点,继续道:“再来说说工业方面,这十年来,美国工业总产值增加了50%,乍看之下确实很繁荣,但这个繁荣隐藏着危机。美国工业产值在增长,工人数量却在减少,因为新机器让生产效率大大提高,美国的失业人口数量一直在增加。失业率大增,农产品价格降低,导致工人和农民的收入和购买力不断下降。前几年美国国内市场繁荣,是依靠分期付款带来的虚假景象。房子、汽车、收音机、家具、家用电器……这些东西,美国人都喜欢分期付款。你知道这种情况,一旦遇上股灾,会发生什么后果吗?”

    “什么后果?”杰森·康纳下意识问。

    “经济危机,然后是长达数年的大萧条。”周赫煊说。

    杰森·康纳一边记录,一边询问道:“麻烦你说得详细易懂些。”

    周赫煊说:“美国绝大多数财富,掌握在少数资本家手里。底层人民,其实是很贫困的,只能依靠分期付款的方式购买商品。这导致很多人都是负资产,欠着银行一大笔钱。股灾爆发后的景象你也看到了,现在每家银行门口都是挤兑人群,银行入不敷出,平民又无法归还贷款,最后是银行和平民双双破产。银行破产,会导致工厂公司的资金链断裂,平民破产,会大大削弱国内产品市场。最后的结果是,即便没破产的农场和工厂,他们生产出的产品也卖不出,最后只能宣告停工或破产。”

    杰森·康纳说:“比如农场主把牛奶倒进密西西比河?”

    “是的,卖不出去的产品只能销毁,如果免费供应的话,就更没人出钱买他们的产品了,”周赫煊点头道,“美国依旧很富裕,农产品和工业产品堆积如山,物资丰富得让全世界都羡慕。但这些财富都是资本家的,普通平民无钱购买。于是资本家因为产品积压而破产,平民因为找不到工作而破产。说这么多,可以归纳为一句话:产品过剩,财富分配失衡。”

    杰森·康纳又问:“有什么解决方法吗?”

    周赫煊笑道:“这个问题,应该美国国务院的官员们考虑。我能说的只有这么多,采访都到这里吧。”

    杰森·康纳起身握手道:“感谢您接受采访,再见!”

    等这个记者离开后,大堂里顿时热闹起来,洪门弟子望着周赫煊连声赞叹。

    司徒美堂笑道:“周先生真是博学多才,把美国的现状几句话就说清楚了,连我这个老头子都听得明明白白。”

    芝加哥分堂的香主阮本万赞道:“周赫煊这本事没得说,国之大才啊!换成前清时候,便是宰相也做得,可以跟曾中堂、李中堂比肩!”

    “阮香主说笑了,我可不能跟李中堂比。”周赫煊摆手道。

    “谁说不能比,我看就可以!”纽约分堂的李圣策说。

    阮本万又问:“周先生如今在国内,身居何职啊?”

    周赫煊说:“一介白身,没有当官。”

    “那真是可惜了,埋没人才。”李圣策感叹道。

    司徒美堂出声问道:“周先生为何不做官?”

    周赫煊无奈摇头:“在中国做官,首先要会做人。这人做得太精了,反而不能做事。为做官而做官,这官我是不想做的,太累了。”

    司徒美堂听明白其中意思,显得有些失望,紧接着又问:“周先生,在你看来,中国何时可以富强起来?”

    周赫煊说:“等打赢了日本,就是中国开始崛起之时。”

    “中日之间还要打仗?”司徒美堂惊问道。

    周赫煊笑着朝堂下招手,孙永振立即提来箱子。周赫煊拿出一本《菊与刀》说:“这是憋人拙作,里面有中国和日本必然爆发战争的原因,写得清清楚楚。还请司徒先生斧正。”

    “定当拜读,”司徒美堂郑重地接过来,随即问,“听说周先生愿意加入洪门?”

    周赫煊点头道:“正有此意,还请先生接纳。”

    司徒美堂问洪门众人道:“我欲接纳周先生为五洲洪门新福,可有人不同意?”

    “轰!”

    大堂里瞬间哗然,但由于司徒美堂威望太高,根本没人敢反对。

    洪门内部结构复杂、等级分明,共有9等,细分为30多级。

    严格来说,孙中山的洪门元帅职务,属于第二等的最高级别。而周赫煊现在要做的洪门新福,属于第一等的最末级。

    仅以级别而论,周赫煊在洪门的地位,比孙中山还要高。

    但等级并不意味着权利,比如第一等的“制皇”,排名就比龙头老大还高。但“制皇”相当于太上皇,专门留给退休的龙头大爷的,有职而无权,说话管不管用全凭面子。

    周赫煊的“新福”同样如此,专门为洪门立过大功的人设立,比如给洪门捐过巨款,比如给洪门摆平过麻烦,相当于非常有面子有地位的客卿。

    孙中山的洪门元帅虽然排第二等,却有权利开山立堂,可以调动洪门的部分资源。

    当然,即便只是说起来好听的客卿,但“新服”一职依旧非常稀有,非立下大功者不授。因为在洪门聚会时,“新服”是跟龙头、副龙头、总管、护堂等人平起平坐的,就连阮本万、李圣策这些香主,见到“新服”都要恭敬行礼。

    司徒美堂笑道:“既然没人反对,那就另择吉日,举行周先生的入门仪式。”